Google+ Followers

Friday, April 18, 2014

悼念加巴星,初生之犊被送入“虎口”


1992年尾,生平第一次见加巴星,传说中的猛虎,是在我初入行不久。
一般行规,负责采访加巴星的记者往往都是资深、精通深奥英语而又具有一定程度以上的法律知识的。没想到我这只初生之犊,这么快就被采访主任王平松 Heng Peng Seong 送入“虎口”!




那场加巴星的新闻记者会,是在他位於大咯巷的律师楼里。小小的会议室挤得水泄不通,各语文报章、电台、电视台都出动文字记者及摄影记者。
当时加巴星发表的是修改国家宪法的课题。事缘新山苏丹阿布巴卡钩球队教练道格拉斯(Douglas Gomez)报警,指控遭到柔佛州苏丹殴打。时任首相马哈迪力求修宪撤销统治者豁免被控权,事件引发轩然大波。
加巴星在记者会上引经据典,时而把声调提高愤怒,时而翻查书典。我第一次看到那本厚厚的马来联邦宪法,深奥难懂的法律词汇、还有现场严正凝结的气氛,加上他那慑人的眼神及有力的演词,让初出茅芦的我脑袋一片空白,滔滔伟论更是讲得我满天冒星!
所幸后来多靠其他媒体资深记者对我的不吝指导,才茅塞顿开,把修宪新闻完成。

加巴星可说是我们那个年代记者的法律老师。我们常会在高庭碰到加巴星,接触多了已不再被他的虎威慑住,他也会在休庭时和法庭工作人员及记者有说有笑,有时还会向我们进一步讲解法律条文。
1998年安华案件在首都高庭开审,我也和他们南下,天天在高庭内见识及领略他的辩才雄魄。
除了太太掌管律师楼的日常大小事,加巴星也栽培儿女们接班。他在槟城和首都各有律师楼,因为手上接案太多,他时常奔走於槟隆之间,而且都是开夜车,一早直接驶到高庭。也可能因为这样,如果交通出现状况,他就会迟到。承审法官、检控官、被告、证人、亲属、媒体、法庭职员、庭警往往都需要等正在赶路的他抵达之后才能开庭。可是,大家就是不会责怪他,还愿意等着听他的辩词。

他的人生大部份时间都花在法律上争取正义和平等,也造成他的选区选民对他的怨言。我就多次接到该区选民投诉他,指他30年不曾服务选民,也不重视服务队及民生问题,选民根本见不到本区代议士。我告诉这些投诉者说,你们投选的是一个人民英雄、国家级的立法者、是一个勇於站在正义台上大声讲良知的话的领袖; 民生的问题,就为了国家正义的大我而委曲一些小我吧!

虽然加巴星是个摒弃头巾的“阿星哥”,他的锡克族民族观念还是很强。在现在这么普遍的跨族结婚的年代,他还守旧地要求孩子们嫁娶本族人。锡族人本就不多,这也间接减少了他们结婚对象的遴选机会。

在目前污烟瘴气的政坛上,加巴星是极少数重量级领袖中,持有道德操守、坚定原则、有内涵、讲真话及深得我敬重的。没想到长期在南北大道上开夜车奔驰办案的日落洞之虎,最终也在路上结束了他一生南征北伐的斗争。愿他安息!


*加巴星是他生前自己选的中文名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