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Thursday, February 27, 1997

人财两失

英英是个小康之家的独生女,可是,自从与男友祺分手後,她仅有的身家已流失了一半以上。

环境养成了她的千金小姐脾气,无理取闹、难以与人相处。从中学至踏入社会,君君看着她在情场兜兜转转了几圈,才
终於与祺正式成了一对。

祺是穷家子,工作不安定,当初俩人开始拖手仔时,已不被人看好,因为实在没有几个男人,能够低声下气去忍受她那河东狮吼般的控制与操纵 。

奇怪的是,英英与祺的关系竟然维持了四年,俩人出双入对,虽然英英每次在众人面前发威,丢尽祺的尊严,他也忍气吞声,不发一言。君君以为,英英终於找到一个接纳她的有缘人。

大家发现,自从与英英在一起之後,祺学习驾驶,出入以车代步,穿戴名牌,享尽物质荣华富贵,花钱似一般公子哥儿般绰阔。
後来,祺要创业,英英立刻掏出资本,也藉着父亲在社会的地位,为祺广召客户,打开市场。
业务蒸蒸日上,祺的交际范围益广,他的眼界宽了,开始体会「自我」的重要,对英英的态度也一百巴仙转变,不再服从。
祺在外边有了千依百顺的又青春的新女友,他想尽办法捌掉死缠烂打的英英。尽管英英再如何哭闹及威逼地耍性子,也阻止不了祺坚定的去意。
祺走了,不只人离开,也带走了英英过去多年在他身上的投资,生意、轿车以及一切衣食住行的供应。

人财两失,英英原本以为藉着钱可以控制男人服服贴贴在身边,任她使唤,可是,竟让她血本无归....。

Wednesday, February 26, 1997

另一种的人财两失

谈起惠惠的生命历程,让人动容得落泪。

君君虽然与她并不十分熟络,对她的际遇,也寄予无限的同情。

中学时期,惠惠就与邻校的立恋爱了。小两口毕业以後,立在一家工厂任职主管,惠惠则在一间商行担任书记,平淡而温馨。

君君在想,如果当初他俩满足於安定的生活,人财两失的悲剧或许是可以避免的。

那时,为了将来有更美好丰裕的日子,立与惠惠商量了之後,决定「比翼双飞」到台湾赚取一笔钱,返马後结婚及开创自己的事业。
初到台湾跳飞机时,立在建筑工场挑梁,惠惠在纺织厂车衣,生活虽挤迫,他俩苦中作乐,相依为命,经过考验的感情一日千里。
在台湾两年,俩人省吃俭用,果然存了一笔钜大的积蓄。就在他俩准备收拾背襄回国时,立在台北一场雨夜交通意外中丧生了。
孤身的惠惠,面对骤变,在异地为立的身後事奔波。

惠惠返马时,闻讯的旧同学们都赶着去接机,当然不是衣锦还乡的盛况,而是一个憔悴的女人,抱着一瓮的骨灰,哭丧着脸回来,令在场者无不心酸同掬一把泪。

比翼双飞去,断羽单身返,惠惠虽已博得成家立业的本钱,却失去了至爱与人生的目标。
爱郎不在了,空有一笔共同奋斗而来钱财,更叫人断肠啊!

休养了几个月,惠惠抹干眼泪,决定重新生活。她利用与立同甘共苦存下的这一笔血泪钱,
投资经营小型生意,半年後,却因为欠缺经验不善管理而血本无归。

可怜的惠惠,郎财两失,对人生抱持着灰色的黯淡,没了希望。

她的梦、她的未来,煞那间都已溶化在浩瀚的泪海中,慢慢沉落海底。
幸好,在她面对人生重重打击时,家人都一直是她心灵支持的力量,推动她,扶持她,使她不致於在失去了爱情及财资後,一无所有。

今天的惠惠,在一家工厂任职,过着当初她不想过的平淡生活。
心,却再也掀不起任何的涟漪....。

Sunday, February 23, 1997

欠缺嫁人的冲动

哪一个少女不梦想自己披白纱,做个最美丽动人的新娘?

婷婷也曾经编织过这样的美梦,可是,踏入社会工作之後,她的白纱梦就醒了。

她对君君说,新时代女性未必要嫁人,婚姻更不是女人的一切。
不过,她绝对不是那种抗拒爱情的女人。这些年来,她先先後後谈了数次的恋爱,飞扬的日子不曾寂寞过,却没有兴起寻觅归宿的念头。

君君取笑她对爱情没有责任心,只谈恋爱不结婚。婷婷立即辩护说,每一次的恋爱,她都用尽全心全意地认真投入,无奈就是缺少嫁人的冲动。

对爱情,她特别浪漫感性。对婚姻,她却特别理智冷静。

婷婷追求的是那种若真若幻的爱情,一相识就天旋地转的感觉。她说,她的爱情是「纯正」的,不渗杂其他门当户对的条件。

她要求的是双方认真投入的火花,而不讲究对方的学识背景、家庭环境、经济基础、年龄、宗教等外在因素。

也因此,每一段恋情,每一个男朋友,都在相处日久後,火花灭熄之後,就玩完了。

婷婷说,是她主动提出分手的,因为她不能忍受少了激情火花的爱情,更何况是少入婚姻的重重约缚。

一般人恋爱的目的是结婚,婷婷了解到她的爱情只能在抛开一切现实的事物之外,才可以寻找得到,因此,再美的新娘白纱都难以挑起她结婚的冲动。

君君对於她独特的爱情观,不敢说有什麽反对,不过,倒觉得这种作法会伤害到许多人。

虽然她不是玩世不恭,可是,对爱情始终不能忠一持久的心态,就是缺少了真诚。

爱的火花是难以一辈子持久不灭的,男女亲密关系当然先由火花来开始,而往後紧系俩人之间的,就应该是强稳的感情为根基。

Monday, February 17, 1997

台上风光。台下泪痕


她信心十足地伫立在台上,以清脆的嗓声,抑扬顿挫地朗朗发言。
美丽的贞娜,是今日城中的红牌司仪,精通多语,在许多场合都可见到她的风采及听到她动
人的声音。

有她在的场面,绝不出现冷清,善於口舌的她,无论是独当一面,或是与男司仪搭挡,都让
在场者如沐春风,让主办当局满意收场。

可是,落幕之後,贞娜总是一个人骑着她的「巴苏拉」摩多,孤单单地踏在回家的路上。

当人潮退散,这才是贞娜真正清醒的时候,卸下那职业性的台上面具。

她告诉君君,每一个寂寞冷清的夜晚,她都会慢慢地细嚼,今日的生活,是不是当初的年少
任性所承受的代价?

君君记得,少年十八时的她,像一朵清丽的花,在校园中绽放骄人的丰姿。

这样的一朵名花,蜜蜂蝴蝶苍蝇紧紧环绕身边。贞娜就在这一大群献殷勤的雄性昆虫之中,
被一名年纪较大的异族男性所迷惑,陷入爱情的棉花阵内。

由於这名异族男性不务正业,空得一张油腔滑调的咀巴,这段「畸恋」被家人朋友同学强力
反对,她变得无法自拔,学业一落千丈。

爱得无助的贞娜,曾经一度在学校晕倒,略懂急救常识的君君从旁加以协助,在学校护理室
内陪伴,也谱出了一段至今仍多年不渝的友谊。

君君永远无法忘记,当贞娜虚弱地悄悄告之她,异族男友每次与她发生性行为之後强逼她服
食杀蟑丸(传统的马来避孕古方),导致她娇柔的身体不胜负荷的时候,君君的心有多麽的
惊憾与难过。

後来,贞娜鼓起勇气离开这一个玩弄她的初恋情怀的男人时,她发现怀了孕。

一向学业成续表现优越的贞娜,因为遇人不淑,留下生命中难以磨灭的遗憾。她不只没有继
续学业,反而离开了家庭,在社会中凭着个人的才华,独立抚养这一个没有父亲、混合种族
身份的孩子。

今天,贞娜是城中的名女人,大家只看到她台上的风光,却看不到她台下的泪痕。

Wednesday, February 5, 1997

不安份的智慧


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安份的女子。

求学时代,宝宝已是校中著名的坏女孩,读的是女校,可是,交往密切的都是校外的男生。

当君君与所有的同学都在挑灯埋头抱书啃背时,她却流连迪斯哥舞厅,夜夜笙歌。

在同龄少女之中,宝宝虽然没有皎好出色的样貌,可是发育良好,曲线玲珑有致,加上一副
好交际的口才,成了男生堆中的蜜糖。

等候初级教育文凭成绩放榜时,她交友更是「广阔」,甚至一度珠胎暗结,害得妈妈气极败
坏,携带她前往相熟的医生进行人工流产,心里暗惊这个女儿的未来肯定是完蛋了。

可是,凭着天赋的聪明,平日没什用心?书的她,也挤进了本地大学,毕业後顺理成章成了
一名专业人士。

正当大家期待着这只盛开的七彩蝴蝶正展翅飞翔在花花世界丛中时,令君君及众人掉眼镜的
是,宝宝宣布嫁人的消息。

更叫人惊讶的是,新郎哥只是一名毫不起眼、学识也比不上宝宝的男人。

私底下,宝宝对满腹疑惑的君君说,「我自知自己的性格难以安服在一个男人身边,所以,
我宁愿选择一个样样均比不上我的男人,他将无从过问我的行动及一切,继续放任我自由。
」

婚後,宝宝像所有女性般为人妻母,可是,连她自己也承认本身绝不是一名贤妻良母。

她继续外边的风花雪月,交际生活比婚前更为灿烂,毫不收銂当年的豪放姿态。

白天,她旋在众男同事群中,打情骂俏。夜晚,她化着浓鮊,风骚地出现在迪斯歌酒廊欢
饮,笑醉在酒客的怀中。

这个被她选中的男人,却乖乖地留在家中看顾孩子,打理家事,一声抱怨也没有。

她用她的智慧,做了个一生都不安份的女人。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