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Saturday, May 27, 2000

体坛盛会靠赌风吹?


我们绝对相信有一群对体坛真正留意及关心的华裔运动迷。但是,更多的却是赌迷! 他们关心赛果多於赛情、留意成绩多过於运动员的技术进度。


第八届马运会今日正式在槟州鸣锣掀战,这乃是第一次在北马州属内举行的大型运动会。一般预料,本届马运会应该会在北马、尤其是东道主槟城扬起一股轰轰烈烈的体育热。
等待了这一段日子,马运会的迎接热潮依然不见,除了道路两旁的美化及周围具体的视听宣传效果之外,民间支持马运会的精神似乎都保持淡静状态。
为马运会而感到紧张、兴奋的,仍只限於涉及的体育团体单位及个人。在民间很难引起共鸣,更尤其是华社族群。
马运会轮值在槟举行,本是槟城子民之幸。可是槟城人民及华社这种不以实际行动给予精神上支持的行径,却让人失望与无奈。
到目前为止,马运会的热潮还未在槟城的华社扬起气氛。大家的街头话题更热衷於讨论的是:‘林良实为什么辞官’、‘槟华堂的新帮主’以及‘槟商会的特大是否会如期召开’等等。
反观友族同胞们,却已兴致勃勃地计划着要如何去赛场、要观赏哪一场赛会、哪一项目最赛情激烈等等。

无可否认,每回国内有举行球类赛会时,马来友胞们总会结伴搭火车、坐客货车等,浩浩荡荡地出发前往捧场。但是,华裔同胞就不会这么做。你若问他们「神经,这有什么好看? !」
当然,我们绝对相信有一群对体坛真正留意及关心的华裔运动迷。但是,更多的却是赌迷! 他们关心赛果多於赛情、留意成绩多过於运动员的技术进度。
他们可以为了十万八千里远以外的足球赛而废寝忘食,夜半起身追看直播,也可以为无关痛痒的国家而呼叫呐喊,与人争辩。说穿了,你认为他们是关心体坛、还是关心自己下注的赌局?

回忆起当年我国羽球选手成功从羽坛霸主印尼手中夺回汤姆斯杯之後,举国上下即刮起羽球旋风,街头巷尾都有小孩在挥动球拍,家长们希望孩子可以被训练成明日之羽球彗星,不只为国争光,更是名成利就,洋楼房车地皮样样齐全的英雄。
可是,随着我国羽球队这数年的退色表现,大家对於羽球的热度也降了温。你说,上述家长们是协助国家发掘体坛新秀、还是期望孩子名利双收?

从近年来各项体坛赛会的观众及民间反应看来,总给人一种忽略了体育精神的感觉,即是:有‘着数’的,好反应;没‘着数’的,睬你都傻!
马运会主办单位为了鼓励人民踊跃观赏各项赛会,不只作足宣传功夫,还从昨日开始至6月4日的所有赛会皆设定了免费入场,希望可以藉此吸引更多人前往各赛场打气。此外,更以一间公寓单位作为首奖,加上其他丰厚诱人的奖品作号召,举办入场观众抽奖大赛。与此同时,许多私人机构也纷纷举办了马运金牌榜猜奖竞赛,这些努力是否可以取得奏效、加强民间的支持,很快的,再过数天就可以揭晓。
外州的支持者经已先後抵达槟州,全力支持他们的代表。远至柔佛的,也组万人团北上打气助兴。身为东道主的槟州,如果人民没有现身捧场,岂不汗颜?

华人啊华人,请革除这种「凡事必向钱看」的陋习,别继续让社会对我们的族群抱着这种不佳的印象。
拿出你们的热情,共同推动及发扬体育精神吧!

Saturday, May 20, 2000

血的教训


病黎除了必须焦虑於自己的病情及昂贵的医疗费之外,如今更添多了一层的心理负担,深怕「输血染爱滋」的厄运分分钟降临在自己的身上。究竟在这之前,有没有发生过类似的疏忽? 有没有发生了却被某一方刻意隐瞒或掩盖? 输血恶梦,教人不寒而栗!


日得拉一名妇女因月经失血过多,到医院求诊时被输入二品特的血浆来补充。不料,在数天後接到院方的通知,怀疑有关输入她体内的血浆带有爱滋病毒,促她返回医院作进一步的检验,果然让她及至亲们晴天吡叻。染有爱滋病毒的血,竟已在她体内流动着!

换言之,这名妇女在接受输血时,被输入了有爱滋病毒的血,从此,她也成了爱滋友之一。
任谁也不甘心,一个亮丽的生命竟然因为人为的疏忽,而必须付上惨重的代价。她通过著名律师惹迪星向高庭入禀诉讼状,列明院方、卫生部及大马政府为答辩人,并索赏一亿零吉。

这宗震憾性的乌龙悲剧,引起医学界、法律界及公众的关注。
一般认为,既使这名妇女起诉胜利,获得一亿零吉的赔赏,也不能挽回已成事实的不幸。此外,有人计算,如果政府及卫生部败诉,为了这个疏忽,大马全体纳税人每人平均大约需要分担五零吉。公仆的失职,让纳税人来分担赔赏,这说得过去吗?

纵然不论诉讼的胜输,一亿零吉始终换不回一条健康的生命。
在往後的日子里,她将受尽肉体上的痛苦来对抗爱滋,亲人们也同样面对精神上的煎熬,全家生活素质下滑,这一切折磨岂是金钱所可以补赏的?

这宗疏忽事件,经也导致其他必须进行输血的人士产生恶梦连连。这些病黎除了必须焦虑於自己的病情及昂贵的医疗费之外,如今更添多了一层的心理负担,深怕「输血染爱滋」的厄运分分钟降临在自己的身上。

其实,近年的彻底提升医疗水准、改善服务态度及增添先进设备,加上经济风暴的间接影响,我国的政府医院才开始获得人民的信心。这一场发生在首相本身选区内的输血失误事件,再一次让政府医院失去其公信力,可谓功亏一溃。

有人说,肇祸的日得拉医院发现其疏忽之後,何不索性将错就错,保持缄默,免得承担如此重大的责任。
在这方面,我们必须对勇於认错的该院,有起码的欣慰,毕竟,他们在发现输血事件出差错之後,即刻通知当事人,并及时给予抗爱滋药丸。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他们还保有医务人员的医德,没有对失责之错加以隐瞒。否则的话,有关不幸的妇女可能会在接受输血之後,接二连三地失去抵抗力,身体健康每况愈下,却还病得‘莫明其妙’,更可能引来周围的闲言闲语。

此外,本案也延伸出了另一项疑问:究竟在本案之前,有没有发生过类似的疏忽?
有没有发生了而被某一方刻意隐瞒或掩盖? 想到这里,不禁让人不寒而栗。

卫生部在吸取了这次的教训之後,应该更严格规定所有的政府及私人医院、甚至私人药房的病房仪器及针药品,以及一切医疗程序,都符合卫生标准及清洁安全。否则的话,一纸ISO品质管制证书,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Friday, May 12, 2000

巫统重新上路

世纪交接的时候,巫统面临了一场接一场的考验与重击,先有安华事件的连串效应,再来就是全国大选中受到有史以来最惨痛的挫败,勉强保住国会执政党大哥的地位。
这些事件的考验与震撼力,已成为巫统史上无法抹去的一段历史记载,虽然伤感无奈,却也从中起着激发党员士气的作用。
虽然第一及第二把交椅仍然没有竞选地顺利蝉联,不过,从此次副主席三个职位九名候选人的竞选成绩看来,却显示了党内上下代表们,经已通过是次的党选,痛思痛一番,带来强烈的讯息。

求变的时刻已来临,改革是求变的第一步。要如何迈开脚步跨出这一大步,巫统全体党员们是否都已作好准备迎接及适应改革? 中选後身居高位的党要们又是否可以成为带领政治潮流的先锋?
三位中选的副主席,重复了1993年的「宏愿队伍」班底。纳吉、泰益及慕尤汀本届皆在不受看好的情况下,冲破重围,爆了冷门地再度坐上第三交椅,重回主流。
灰论如何,诚如巫统全国主席马哈迪在巫统大会上开幕时所说,有党职并不保证有官职,而有官职者也不会因失党职而丢官。因此,一般预料,首相的内阁在短期内仍然是不会有什么重组行动的。
这三头再度进入主流的黑马之中,谁又会成为跨世纪新一代领导层的接棒人呢?
无可否认,随着一连串的风波之後,巫统党领导层正致力於持续性地铲除朋党主义及裙带风,以期给人一种焕然一新的干净廉洁面貌。
马哈迪已不止一次说过这将是他的最後一次任期,那么,他的接班人是否有足够的份量,来制衡党内逐渐分裂的暗流?

因此,巫统新世纪领导人除了是延续後马哈迪时代的政策,克服对内对外的各类挑战,也身负更大的民族使命,团结起思变的新马来人。
尤其是青年族群间思想涂毒行动日逾严重的资讯时代,要大刀阔斧改革,实在不易。

主流派与非主流派的斗争,在任何时候都无所不在,包括风平浪静的时候,更何况是在热烈高谈接班人的时刻。
世纪末险些面临分裂的巫统,经过这一大改选之後,党员是否有从中学习到,唯有团结一致延续党的斗争目标,才能够
希望经过这一场党选之後,将如浴火凤凰般重生,否则的话,在下一届大选可能将面临主要敌手回教党与公正党的更严竣挑战。

身为代表我国巫裔同胞力量的巫统,目前该是整装待发。重新上路的时候了!

Thursday, May 11, 2000

手足口症


(槟城五日讯)尽管侵袭新加坡及泰国的夺命手足口症并未见蔓延至我国,家长们依然受促采取防范措施,切勿掉以轻心。
於今年6月刚卸任的前大马儿科专科医生协会会长许壮端医生受询时,劝请家长及托儿所、幼儿园的负责人注重环境清洁卫生,避免及减少细菌的传染机会。
他说,凡是众人聚集的地方,都是细菌的温床,包括泳池及游戏场,家长们更应避免把孩子带到这些地方去。
他说,一旦发现孩童的病情徵兆相似手足口症,应赶紧送往查验及就医。如果发现得早,辨别其病症之後,得症下药,是可以阻止其恶化的。

另一方面,槟城卫生局副主任阿兹米医生表示该局已全面戒备,严格监视病症,也向家长灌输卫生意识,确保本区域不受手足口症的威胁。
槟州卫生局经於今年初设立了「手足口症行动室」,以严密监视该病症的案宗进展。
据悉,我国各州的卫生局自从1997年东马两州发生类似手足口症的柯刹奇症,夺走数十名孩童性命之後,经已展开戒备及防范,以防类似病症卷土重来,再夺无辜小童之性命。
当时,这些病症也侵袭台湾及槟城,所幸情况较为稳定。
这一回手足口症虽未在我国暴发,但芙蓉於上个月发生一宗疑是手足口症而去世的案宗,惟许医生表示该案的调查报告至今未出炉,因此尚不能确定。

手足口症其实是相当普遍的儿童病,通过传染的方式,侵袭年龄幼小的孩童,尤其是抵抗力尚弱的年龄小过5岁的幼童。
不过,这些病症与病毒就像感冒一样,由无数不同的病毒造成。由於病毒不同,其恶性也各有差异,严重的还会致命。
许壮端医生透露,一般上,造成手足口症的病毒并不带恶性,患者都在很快的时间内恢复。不过,这回侵袭新泰两国的手足口症的病毒,相信是带有毒性的,才会在短时间内恶化及致命。

柯刹奇症及EV71等类似的病症虽各由不同的病毒所造成的,但其徵兆十分相似,都是手足口症的其中一种。

Saturday, May 6, 2000

新资讯时代街景


街边巨型荧光幕很快将逐渐取代传统的板面大招牌,成为未来的街景。身为新科技时代的资讯人类,届时无论是否可以集中精神在路上驾驶,也得习惯及适应它的存在,就像‘每家最终皆有一台电脑’一样的事实。


再过半个月,大马运动会将首度在槟隆重举行,为了迎接这个体坛盛会,州内上下无不引劲长盼、雀跃万分。
不要以为运动会只吸引和牵涉政府相关部门与体育组织。其实,它的背後也需要其他的策划、筹备和参与,如青年团体、制服团体、志愿工作人员、救护人员、赞助商、选手村及善食的安排等等。唯有靠着共同的付出,才能造就一个配合无间的群体盛会。
在讲求现代化的时代,体坛盛事更极为依赖高科技。我们需要高科技来计算时间成绩、准备赛场、直播赛情、公布成绩,甚至於,开幕仪式的状观场面,背後也有赖於高科技的策划与配合。

在热切期待第八届马运会到来的一百天前,槟州开始有了一座倒数赛会日子的巨型荧光幕,傲然竖立於车水马龙的光大摩天楼的前方。
这座象征着高科技时代的‘街边装潢物’,让州内的许多人兴奋不已,每当路过,不忘举头观望,尤其是在入夜时分,大荧幕的光茫,更闪烁着无限的辉煌。

不过,该巨型荧幕亦引起部份人士的抗议,尤以槟州消费人协会的反对最为激烈。消协认为,被装置在市中心交通枢纽的有关巨型荧光幕,其不断变动更换的荧幕画面,将分散驾驶者的注意力与集中力,严重影响路人的精神情绪,甚至可能肇发公路车祸及意外。
槟州政府并没有因为消协反对而将之拆除。反之,丁福南行政议员更声称,这座位於光大外策略性地点的大荧幕,并非只是纯为了配合马运会的到来。反之,它将会一直在那里扮演着传达资讯的道具。
因此,相信在未来一段不短的日子,类似的巨型荧光幕,不但不会被拆除,反而会纷纷在各重要地点竖立,成为本地未来的街景。

其实,这类街景在其他大都市都早已是见惯不怪的了。
著名的纽约时代广场(『TIMES SQUARE』),多年来在每一个大节日都聚满数以万计的人群,在那儿欢呼倒数,热情迎接着特别日子的到来。
这座巨型的电子荧光幕,相信是全球首个最具代表性的巨型电子荧光幕吧!时代广场的电子大荧幕,还不断地在固定的时间转播各地的景物及讯息。
至於欧美及日韩等先进国也不逞多让,在都市的主要街道两旁,举目都可见到与高楼并排的巨型荧幕,向过路者发布着各类资讯。
可以想像,在发展急速的槟州,街边巨型荧幕很快地将逐渐取代传统的板面大招牌。它那生动的画面,将肩负着传达资讯的重任,相信终有一日将成为槟州的街景。
只要它保持着传达资讯的宗旨,身为新科技时代的资讯人类,无论是否可以集中精神在路上驾驶,也得习惯及适应它的存在,就像‘每家最终皆有一台电脑’一样的事实。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