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Saturday, April 24, 1999

「花园」与「植物园」的分别

特别报导


(槟城廿四日讯)槟城植物园内的花草树木还不致於像外界所谣传般枯萎及死亡!
总监林文忠驳斥时解释说,在乾旱的季节,树木难免会呈现乾枯落叶的自然现象,但这绝不是外人所说的“濒临死亡”。
「对植物生态学有认识的人都知道,树木都会在季节转换期间,脱剥皮,间竭性休息,当气候恢复时,它又会生气盎然地开枝散地青葱一片。」
虽然目前是槟州数十年来面临最乾旱的季节,他深信,靠着植物园内全体园丁的爱心灌溉及照顾,再配以?人的珍惜,花草树木依然是充满生机的。
他披露,植物园向来是槟岛雨量最充足的地区,灌溉水源也都是由园内溪水支流,近来该溪水已几乎乾沽,因此,当局只进行选择性浇水予确实需要水份的植物。此外,由於水压已调低,自动喷洒系统亦无法操作。
庆幸的是,植物园还有一个地下水源,即在两座山间的低洼区。他表示,植物园管理局所有员工都全力以赴,设法维持每一棵花草树木的生命,若到情况危急,将会进行挖掘水井工程,以取水浇木。
他解释说,盘根老树向来都是不需要浇水的,因为这些树根又壮又深入地底,自动会汲取地下水。
备受当局关注的是花草灌木类及棕榈类,每日浇水两回。而较脆弱的品种亦已被迁移入植物室内。

林文忠总监也反驳外人的“植物园员工疏忽造成树木枯死”等指责,他说,园内的每一寸土地都有员工们的足迹与汗水,也有他们的爱心与看顾。
「尽管近期备受无谓的争议与批评,全体员工都在难过心情中,继续耕耘,与世无争。」

一些自认的“环保份子”的单位,较早前在媒体大作文章,无的放矢地谴责植物园,却不明白园内的实际情况,让林文忠总监及职工们心痛不已。
针对一些人士批评植物园内没有“花团锦簇”的景象时,他说,这些人分不清「花园」与「植物园」的分别。
花园是百花齐放的园地,只需要花儿朵朵展而笑靥迎人。而植物园却是进行植物研究、教育、幼苗繁殖、培植奇花异草及供应花草品种的休盻性园地。
槟城植物园亦是全马唯一的植物天堂
。


Thursday, April 15, 1999

我不服气!


采访外记
————
我不服气!
—————

吉隆坡凌晨5时30分,天空一片漆黑寂静,我与摄记毛文龙,准备动身出发。
这不是普通的清晨,今天是我国司法册上的一个高温点,开审了77天的安华渎职案,终於在今日下判。前副首相安华的命运,将在今天定夺了。
消息说附近会发生暴动,心中难免不安,我们还是镇定以待,整装待发。
约有200位来自国内外的传媒,包括文字记者及摄影记者,散布在高庭建筑物范围内。一眼望去,更以金发碧眼、西装笔挺的外国传媒阵容最为醒目。
打听一下,得悉近百名外国传媒於昨晚陆续盠入首都高庭范围内驻守,部份更在高庭附近过夜。难怪本地传媒於今晨6时开始纷纷抵达时,高头大马、先声夺人的洋佬洋妞们已排在前头。
庭警以「先到、先排队、先入庭」的方式,将国内外文字记者都列在同一个队伍内。结果,排在前头的是昨夜已来到高庭的外国新面孔,反而是「常客」本地记者多被抛在後。
到了8时30分,庭内的45个记者席已坐满,其中33个竟是外国媒体,只有12名本地记者成功挤进高庭,一些还是靠关半途插队的。门外还有逾30位记者望门兴叹。

法庭没有让「本案传媒采访名单」册上的记者入庭,反而让没有事先申请采访及没有我国新闻部发出合法采访证件的外国传媒入庭,教本地传媒愤怒不已,外国传媒「巴闭」了。

上午9时开审後,一夥人仍不放弃与庭警争论,也表示不介意坐地上或站墙边,还是无法入庭。庭警主任亲自向门外的我们一一握手致歉,还指示手下搬张长鮇让我们坐,仍然难以平息怒火。
今日被拒於高庭门外的本地传媒,包括国内3大语文报章及国营RTM的电台记者及电视台记者。
外国传媒这种先声夺人的恣态,不只剥夺了本地传媒采访的机会,也间接影响安华家属及群众的入庭机会。嘿嘿,难道外国传媒是不可得罪的?!

阵容强大的警察部队与联邦後备队,镇暴行动相当奏效,含药水炮每喷射一次,群众都避之则吉。然而,他们对待摄影记者的态度,也一样不客气,数度吵得面红耳赤。

我不服气,并不是因为高庭判决了安华6年刑期,而是庭警对记者的处理不当,让我今晨排队站等了数小时之後,却错失了这历史性的一刻!

安华的判决


(吉隆坡十四日讯)前副首相安华在冷静的情况下,被此间高庭判决6年刑期,且不得暂缓执行。
当高庭承审法官拿督奥克斯汀保罗於今早宣判安华的4项渎职罪名成立及刑罚之後,庭内的安华家属激动落泪。
较後,在押返加影监狱前,安华也有机会与他们一一相拥。
安华在闻判後向传媒表示,尽管原先他本人预测将被判2至4年,现在闻判6年也不感惊讶,因为这并没有什有差别。
他问传媒们:「你们惊奇吗?我倒不惊奇。」

法官宣判说,安华面对的4项渎职控状皆告罪成,每项各被判入监6年,不过,刑期同时执行,由今日开始计算。
安华的首席辩护律师拉惹阿兹起身表示,一般刑期均由被捕日算起,本案被告安华在被捕後,因为不获保外,已被扣长达半年多,因而要求高庭加以考虑有关刑期的计算。
不过,法官回拒说:「别对此作出申请,放置一边。」



(吉隆坡十四日讯)辩方首席律师拉惹阿兹今早闻判後即刻申请将刑期暂缓执行,不过,仍被法官驳回。
这意味着,在等待上诉期间,安华仍是无法获保外,而其6年刑期於今日开始即刻执行。
此外,法官拿督奥克斯汀保罗也备妥了一本厚达394页的书面判词,不过,他完全没有宣读其判词内容。
较早时,法官在作出宣判前表示,他是经过慎重考虑了本案的所有证词之後,认为控方已证有了没有任何足以挑起合理疑点,而宣告被告罪名成立,?在下判之前,允许辩方作10分钟的求情。
高庭内一度发生争论,因为安华坚持要亲自求情,而法官认为应由律师代为求情更为恰当。

不过,拉惹阿兹律师认为应该留个机会予安华,在简短时间内亲自求情。
安华飞快地读出一份已写好的求情书,不过,间中有提及政治阴谋的论点时,皆被法官及控方总检察长中断为「与本案无关」。(安华的求情书另录)
总检察长丹斯里莫达表示,安华滥用了法庭程序,作其政治意见的发表,是对本庭的不尊重。
控方说,根控方援引的1970年紧急(必须权力)法令第22条第2(1)条文之下,最高刑罚是每项控状不超过14年监禁或罚款2万零吉,本案被告安华曾经是国家第2号领导人,曾经在国会提呈及通过防止贪污法令,曾经是一名国家领袖、副首相及财政部长,却知法犯法及滥用职权,犯下罪行,罪加一等,建议予以替重罚。
总检察长丹斯里莫达引用一句马来谚语“把希望寄皏在鋔笆上,鋔笆却吃掉了稻米”,形容安华的行径甚至是“毁掉了稻田”。
控方建议本高庭将安华的第1项及第3项罪名同时执行,第2及第4项则另外执行。
最後,高庭法官说,辩方一再提起的阴谋论,皆与本案无关。安华是个虔诚教徒,他已给予安华能力范围之内的最好的刑罚,即4项罪名的6年刑期同时执行。



(吉隆坡十四日讯) 高庭法官拿督奥克斯汀保罗在其厚达394页的书面判词中指出,他在研读本案的控辩双方的供词之後,发现控方的证词是理无可疑及无可置疑的,辩方也无法挑起控方证词上的疑点。
他举例说,辩方曾经要求将乌米及阿兹占告发书中的签名拿去让文件鉴定专家证明是否属於他们的亲笔签名。不过,法官认为,证明文件签署的最好方法是有关人士的供词。「在这方面,阿兹占已亲口证实他有签署该告发书,这个证词没有受到挑战。」
法官指出,因此,辩方无法挑起控方证词上的任何的疑点。
他在书面判词中认为,辩方在整个引证上,都没有挑起被告指示拿督莫哈末赛及拿督阿米尔以取得乌米及阿兹占的签名的任何疑点。



(吉隆坡十四日讯)安华前机要秘书阿兹敏硕士与家人共偕出庭。阿兹敏闻判後,眼眶红湿,显见主仆情谊之深。
较後他在庭外对记者说,刚成立的公正党?不会为了这个判决而气馁,反之将激发他们去进一步争取政府与政治的公正体制。




(吉隆坡十四日讯)外国传媒先声夺人,本地传媒被剥夺入庭机会!
本案开审77天以来,每日皆留有30个传媒席,因此,只要是名字有在本案传媒名单上的记者,都固定保有一席位。
由昨晚开始,近百名外国传媒陆续盠入首都高庭范围内,其中部份更在高庭附近过夜。本地传媒於今日清晨6时开始纷纷抵达时,只见高头大马的洋佬洋妞们已排在前头。
为应付今日下判日的媒体拥挤现象,高庭特别准备了45个记者席,却仍然远远超出预算。
今早列队时,庭警原本指示传媒分开国内外两个行列,即本地传媒及外国传媒各获一半的位子。不过,外国传媒表示抗议,因为他们的人数比本地传媒还要多,而且又都比本地传媒更早到达。
最後,庭警主任陈国良决定以「先到、先排队、先入庭」的方式,将国内外传媒列在同一个队伍内。结果,排在前头的都是昨夜已在高庭的外国传媒,本地记者多被抛在後头。
到了8时30分,庭内的45位记者席已坐满,其中33个竟是外国传媒,只有12名本地记者成功挤进高庭,一些还是靠「朋党主义」关半途插队的。
被拒於门外的记者仍有30人左右,其中8人为本地传媒,包括国营RTM及各语文报章都望门兴叹。
本地传媒向来都是在该法庭「本案采访名单册」之内,庭警竟然让外国传媒的新鲜面孔进入,而掉本地传媒,大家的不满、愤怒、失望都到了极点,不断地与庭警展开争执,也表示不计较坐在地上或是站在墙边,只求可以挤入庭内。
可是,庭警入庭看看後说,实在没有办法,因为安华的家属今天也来得特别多,更有10位左右家属也无法入庭。
属於政府经营的RTM的电台与电视台记者均被拒於门外,一番抗议之後,最後终於勉强腾出一位空位让RTM记者入庭。
至於排队在公众席的,更不必说了,他们是必须等「家属席」及「传媒席」有剩馀时,才有机会进入高庭。不过,今早数百名在外守候的公众不死心,依然排着长长的人龙,让场面更加壮观。

Tuesday, April 6, 1999

民政「老佛爷」


(槟城四日讯)小辈掀起大战,民政「老佛爷」不欲发言。
民政党创党元老、前任全国党主席及州首长敦林苍佑医生保持一惯退休後的低调作风,对於挑战派形容敦林“默许”让吴清德出来向许子根丢下战书的说法,始终不愿发表任何意见及立场。
在面对媒体的询问时,79高龄的敦林苍佑以「忙」为理由,拒绝本报记者的多项问题。
敦林身边的人士透露,这数来,敦林的办公室气氛没有分别,不见有任何党要上门见他或是通过电话与他联络。
敦林苍佑一向都深具威信及个人威严,此番两位展开撕杀的幼辈,均是来自槟州的将领,一般相信,如果敦林苍佑肯在这个关键时刻出面说一句话,或可平息一场激战。

毕竟林苍佑是民政党的创党人之一,这场「博士之战」如果演变至失控的话,或可能足以将民政党的江山“毁於一旦”,相信他也不想看到民政党自我分裂的地步。
敦林苍佑医生当年与一群战友创办民政党,从在野到加入成为国阵成员党的一份子,领导槟州21年,是我国政坛上非常突出的雄才家及策略家,才智高超、政见精辟,学识修养都达到一般人之上的水平。

敦林享有「槟州发展之父」的美誉,他的首长接班人许子根曾经这样表扬过敦林的功绩说,如果没有敦林过去21年在槟州打下的基础,槟州就没有今天,显见敦林的备受尊敬。
1990年大选把他从高峰滑落谷底,敦林并没有眷恋高位的璀灿,反而乐於过着盻哉乐哉的平淡生活。
退休後,他弃政从商,身任多家挂牌公司的董事要职,盻时依然可以享受人生。
今年初,政坛盛传敦林苍佑有意重出江湖及「七人帮」成员的风波,敦林也不加以发言。
较後在一个场合上被记者追问时,以其泰然的处事之风范,开口说「我会坚守我的诺言」,宣称早已从政坛全面引退。

主流派内的异议份子

本报评论:雨秋


正当许吴之战打得炽热之际,政坛传出「拿督江真诚博士明显地重投当权派」的说法,值得玩味的是:江真诚离弃过当权派吗?
无可否认,民政党近来的多番风雨中,江真诚是两派互相拉拢的实力派主将,他的任何一个行动,都足以左右整个党选的局势。
这些年来,民政党每每发生内部纷争或是派系之斗,江真诚的动向最惹人注目。这主要乃归於他平日的言行表现,都予人留下“违抗主命”的印象,难免将他归类於挑战派的行列。
不过,他总是立场不明朗,往往到了最後才“投回”主流。

举凡异议份士都会被归纳为挑战派,尽管江真诚的动向却告诉别人他不是。
记得上届党选当拿督庄智雅攻打拿督斯里林敬益医生的时刻,民政闹得满城风雨,党内裂分为两大阵营,双方骂战一来一往。那个时候,许多人都以为凭着江真诚与许子根的微妙关系,他肯定会倾向庄派来对抗林派及许子根。

不过,一言不发的江真诚站在林敬益的身边“不离不弃”,由始至终,他没有在庄派的活动里出现,也没有为庄派说过一句话。可是,他还是被列为挑战派的大将。
今年初,前任州联委会主席拿督陈锦华公然促请许子根下台,引发民政党有史以来最大的地震,数天後,江真诚以书面向许子根呈辞州行政议员职位及闹失踪一天,引爆第二枚民政炸弹。党内外都因为这件事,把江真诚明确地列在当权派以外。不料,经全国主席林敬益及许子根的挽留,江真诚在隔天收回了辞函,又回到了主流。


党内出现“紧张局势”时,江真诚都强调本身的“孤军”及发表个人见解,他不与任何一派同声同气,包括否认早前盛传他将与吴清德结盟向许子根挑战的说法。
在党争课题上,两造出现骂战时,江真诚总是保持沉默,不会帮任何一方说话,甚至还劝请双方停止无谓的对骂。他的作风,与一般党员的“歌功颂德”背道而驰,也起着制衡两派极端化的作用。
实际上,江真诚时常都在扮演着民政党内的「和事佬」角色,尤其是他时常在举办活动时,把两派人马拉拢在一起“团圆”。
今年华人农新年「新春联欢会」是陈锦华公开促许子根下的风波闹发之後,首次的民政党活动,也是当权派与元老派互展势力的时机,行动皆受各方垂注。江真诚以日落洞区部主席的身份,在该区部新春联欢会上极力“拉近”许陈的距离,最终他的心意却白费了,曾经亦师亦友的陈许俩人,距离越来越远。
最近,他更是在烽火连天的党选时刻,举行「光辉五月慈善演唱会」,把两派党要聚集在一起,尽管心底有多少的尴尬,表面上仍是一片和气地载歌载舞,为党选高热降温。

有一个不可抹煞的可能性是,此番两雄撕杀的结果必造成一死一活,活的也必遍体遴伤,那个时候,才是民政党下一轮战的延续。
无可否认,在任何时候,江真诚都是一头不容忽视的黑马。尽管他在党最高领导层内是不愿訽伏於任何一派的将领,不过,善於组织的他自有强盛的基层阵容在背後支持。
与其一昧将江真诚列为挑战人马,倒不如形容他为“当权派内的?议份士”更为恰当。更明确一点的说法是,他不是个完全顺服的主流派。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