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Saturday, February 27, 1999

幽默又古蛊的招牌笑容


(吉隆坡廿六日讯)安华今早笑容特别灿烂,是不是缠身的官司已露出曙光?
由於今早过了9时法官仍未入庭,庭内的 静气氛也开始炽热起来,大家坐在公众席上交谈,安华与律师及家人也洽商案情。
过後,安华走近公众席,隔着围栏,与坐在最前排的外国传媒有说有笑,还一度高兴得用手拍打木栏杆。
这是安华被捕之後,第一次看他笑得那麽灿烂。在过去,这是他幽默又古蛊的招牌笑容。

或许笑声过大,安华即刻被在旁监视的政治部警官口头警告,使他又沉静了下来。
安华在庭内的每个行动,平均都有5个武吉阿曼政治部警官跟随在侧。
坐在犯人栏内的安华,也两度把律师交给他有关他的报导的书本,举起手来挥舞。

Thursday, February 25, 1999

失窃4百万零吉?

(槟城廿四日讯)安华今早在高庭完成他的自辩阶段时,声称在其官邸失窃4百万零吉的事,乃是警方及总检察署联合捏造的部份企图。
他以辩方第一证人的身份,接受律师弗南多的盘问时说,我只是在此案开审後,在控方证人拿督阿米尔(武吉阿曼前政治部副总监)於供证时提到,我才得知有金4百万零吉失窃的事。

安华郑重强调,他从未遗失这笔数额的钱财,也未曾在任何场所向人作此投诉或报案。
安华表示,他曾经就其官邸的保安问题与保镖祖阿斯南提及,一些文件可能被窥及零钱可能失窃,他将此事传达予警方高层。
他告诉高庭,阿兹莎曾告诉他,有些钱曾从官邸失窃,但不超过2千零吉,不过,他也从未对此事向警方报案。
律师问他:谁是阿兹莎?
「我亲爱的太太。」安华答时转头回望坐在观众席的太太。
控方证人拿督阿米尔在去年11月向此间高庭供证指称,警方接获安华投报在官邸失窃4百万零吉,安华也要求在其官邸装置电话录音器。不过,有关证词今日被安华指为警方捏造,驳回其证词。
本案已进入第59天审讯,安华在证人栏内自辩完毕後,回到犯人栏,由辩方第二证人前保镖祖阿斯南助理警监继续。



片:
KLA389 安华夫人及儿女走入法庭。
KLA388 主要辩护律师拉惹阿兹、弗南多及古巴赞星在庭外小休时商讨「战情」。





(槟城廿四日讯)高庭法官再度颁布谕令,禁止传媒报导本案第二辩方证人所说及的安华与前总警长拉欣诺的对话内容。
法官拿督奥克斯汀保罗今日中午休庭前,发出这道谕令。
本案第二辩方证人祖阿斯南助理警监,於1997年至1998年任职安华的保镖。
他在高庭由弗南多律师的引导下,作出供证。
证人提到去年8月间,前总警长丹斯里拉欣诺曾经联袂全国刑事调查总监拿督耶谷到安华的办公室,在耶谷先行离去後,拉欣诺对安华说..............
证人供词至此时,法官谕令国内外传媒皆不得报导有关安华与拉欣诺的对话内容。

Tuesday, February 23, 1999

你们一定要保护这些可怜的警员

(吉隆坡廿三日讯)安华今日透露在武吉阿曼被扣期间,获得一些警员私下眷顾的“秘密”,?三要求皇家独立调查委员会保护这些警员。
安华说,这些警员很可怜,他们甚至在他(安华)被殴伤之後,变得情绪化痛哭,向他道歉,表示他们无能为力以及难过。
「这些警员告诉我,殴打我的是拉欣诺,当时在场者尚有拿督耶谷及拿督南利,我也答应这些警员将保护他们的身份,以策他们的安全。」
安华今日下午在皇家独立调查庭内供证他在武吉阿曼扣留所被殴之後的情况,当前总检察长

丹斯里阿布达立问他,你既然已受伤昏迷,似乎又对一切人名及他们的警阶都记得很好。
安华反问他:这是个秘密,你要我说出来吗?
安华继续说,他在武吉阿曼被扣期间,从未获持有一枝笔或一张纸,第二天过後,我获得一枝笔及一些纸张,我就在纸上记下。
他也转头向调查委员会要求说,你们一定要保护这些可怜的警员,他们曾给我协助及合作。

Sunday, February 21, 1999

开放日的食客

经济不景,高官显要的新春开放联欢会上,到贺的群众出现前所未有的蜂涌!
趁着新春佳节,各高官显要纷纷举行大团拜及开放日,备有丰富食品招待各界,与民共庆,一片喜气洋洋。这个欢庆节日的传统,尤其是在多元民族的大马,更是一种文化特色。
今年开年以来,从上月的开斋节到本盷的华人农新年,采访了数场的高官开放日,有一个极为明显的现象,即不论有没有受邀,到贺的公众总是特别多。
往年到贺的嘉宾主要都是一群熟口熟面的人物,大家在开放日见面,犹如一场欢聚会,握握手、叙叙旧、聊聊天,好不快乐。
今年前来向高官贺岁的广大群众,有些是举家出动,拖儿带女,携老扶幼,阵容浩大。另有一些是呼朋唤友,成群结队,趁机开胃一番。

在开放日,吃喝时间一到,总见人群一窝蜂地拥挤上前,一片“饥民抢食”的情景立刻出现。这时,不少打扮得一表斯文及衣着光鲜的先生小姐太太叔叔及小朋友,都顾不得礼仪了。
他们有的不依秩序排队、有的摆着座位不走、有的拿了盒子打包、有的吃得狼吞虎矻......
在短短时间内,人生吃相百态都可以一览无遗。更糟糕的是,「表现最杰出」的,往往都是黄皮肤的华裔同胞。
一些高官告诉我,他已预测今年会有较多的宾客到贺,因而多储备食物。想不到,到场的「食客」却比预算超出非常多,造成食物供应不足,也让主人家难堪不已。
许多人都说,因为经济不景,大家能省则省,一餐到一名高官开放日去,一家数口的用餐费,不就可以省下一笔了吗?
大节日嘛,开放日就是公开予群众前来凑兴的,当然不可拒人於外了,高官都无可奈何。

Saturday, February 13, 1999

江真诚辞退州行政议员,民政党雪上加霜

评论:黄幼君


民政党雪上加霜,江真诚对槟州官场意兴阑姗!
州行政议员的官位,无论是在哪一个政党来说,都是许多从政者期待、力争及虎视眈眈的目标之一,毕竟这是州政府的领导核心,江真诚如此这般“放弃”,岂是率性轻言?

拿督江真诚博士本周辞退州行政议员的职位,在党全国主席林敬益、署理主席郭洙镇及州主席许子根的挽留下,虽然已於48小时内收回辞函,已看出他不恋眷槟州的心意。
向来处事深谋远虑的江真诚,或许感觉这几年在槟城无法大展拳脚,施展雄才的抱负,趁着此番党内出现派系斗争,进一步加强他朝向中央的心意。
这些年来,不断有传闻指江真诚「蛟龙不甘雌伏在浅滩游」,将会离开槟州、转向中央发展的说法,当事人都没有加以表明,显示有其存在性。

其实,江真诚的政途是在党中央开始的,1982年他从理大弃教从政的第一步,就是加入民政,担任党全国主席林敬益的政治秘书,这段时期也是形成他日後政治理念的雕塑期。
1990年全国大选他初试啼声,被派在槟州上阵,也基於槟州是民政党唯一的盘根地。此外,由於江真诚在理大任教时,已积极活跃於华社及组织活动,曾经为槟州华人大会堂筹创华堂青年团及华青大队,在槟州有一定的组织势力。

严格说来,江真诚本来就不是槟州的孩子,这位诞生及成长於马六甲的博士,如果说要离开槟州,返回中央发展,也是情有可言的。
这9年来,虽然江真诚在槟州的发展表面上看来一帆风顺,且还连任两届州行政议员,可是,他也经历过曲折的考验及险境,加上夹在当权派与失意派的中间,在许多事项及课题上都立场尴尬,使他更加等待回返中央的日子。
这一点,可以从3年前民政党选时,江真诚宣布角逐全国副主席的职位中看出,他当时清楚地表明「身置槟州,心在中央」的政治目标,已明显地为自己晋身中央领导层铺路。
此外,他昨日发表的文告内容也说明「逐步退出行政议会」,蕴含他离开槟州领导层的心愿。
江真诚这一番「辞职复撤回」之举,在民政党一片冲突不和声中,已挑起党内外的另一层深思。前路如何,各党要之间又会作何处置,有待局势的演变。



(槟城十二日讯)民政党全国副主席拿督江真诚博士行政议员今早发表文告表示已决定撤回较早时退出槟州行政议会的请求。
本报於今日抢先封面报导,江真诚於本盷三向上司槟州首席部长丹斯里许子根博士呈辞,掀起民政党内一波接一波的震?。这篇报导经成为民间关心及热门的新话题。
江真诚博士在一篇文告中表示,基於某些理由,他曾致函许首长要求作适当安排,以期逐步退出槟州行政议会。不过,首席部长已拒绝江博士的要求,认为他应该继续为槟州政府及民政党服务。
此外,文告也表示,民政党全国主席拿督斯里林敬益医生及署理主席拿督郭洙镇也坚持要他留在槟州行政议会中服务。
基於以上人士的强烈挽留,拿督江真诚博士决定撤回较早时离开州行政议会的请求。
此外,他也呼吁全体党员把之间的意见分歧,搁置一边,团结一致继续为国家人民及党作出贡献。
据了解,拿督江自本周三开始,已没有返回位於光大的行政议员办公室上班,「失踪」了两日。他是於今早通过司机,将文告交予特别助理传真各媒体,以作交待。
无论如何,消息说,他将照原定计划於本周日返回马六甲家乡过年,而年初三的新春团拜开放联欢会也没有变动,在民政日落洞区部会所举行。

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

把一撮泥,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
有没有想过,自己动手搓泥,要制作什麽形状,都掌握在自己的掌中。
当你握着亲手制作烘制的陶瓷器,你一定有无比的满足感,这是你花费了一段时间,所设计出来的模式,而搓泥、铸模、凝结以致烘乾,都有你的汗水与心思。

所以,当你看到摆放着的陶瓷器时,请放下一点时间,欣赏这份艺术结晶。
槟城古矦俱乐部(HERITAGE)於今日开始展出「中国现代陶瓷展」,让大家有机欣赏一系列来自中国江西省陶瓷研究所的名家作品。
江西省景德镇以陶瓷闻名於世,这一批精致的作品,也就是出自江西省陶瓷研究所的现代作家的手艺,综合科技与现代艺术内涵,研制而成,曾多次获得国际创作比赛大奖,更受世界许多国家博物馆和珍藏家的垂青。
这次展出的陶瓷花瓶有30个,琳琅满目,装饰方法丰富多彩,有特殊的粉彩、古彩、青花、青花斗彩、墨彩描金、颜色釉及综合设计等,其中蛋?花瓶归为珍品,制作难度高,值得观赏。

Sunday, February 7, 1999

陈锦华的政途史


★政治交差★

本报:黄幼君

拿督陈锦华的政治路途可谓峰回路转,有顺畅大道,更有旋涡低洼,得失有之。
纵横政坛卅馀年,他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主要是敢怒敢言与硬朗的性格,以及满头早生华发的特徵。也因此,「硬汉」及「白毛」是政坛及槟州人民所熟悉而顺口的外号。
就因为头顶上发亮的银发,「白毛」这个小称,在社会上走动的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巫印裔同胞都会「PEK MOH」地称呼他呢!
陈锦华可说是民政党内过去20馀年来,担任最多不同官职的党要,包括州议员、行政议员、上议员、市政局主席、港务局主席等。
当年,他获前首席部长林苍佑的慧眼赏识,由民联党解散後一起创立民政党,披荆斩棘,为民政党在槟州打下巩固江山,被称为建党功臣之一。

陈锦华1938年出生於槟城,锺灵中学毕业後负笈澳洲深造,具专业会计师资格,曾在所得税局任职,活跃於政治、华社、文教及体育。
在政坛上,1969年初试啼声,他即中选为丹绒中区州议员,并於1971年受委进入州行政议会,是前首长敦林苍佑槟州内阁的一名主将。
1978年进入政治生涯的低潮期,陈锦华在牛汝莪区被「日落洞之虎」加巴星打败,1986年被行动党的陈尔奕击败,过後的数届大选他都不再重作冯妇,从此缘悭槟州立法议会。
尽管没有任何官职在身,拿督陈锦华却在1984年的党联委会改选时,於一片不受看好的情况下中选为民政党槟州联委会主席。
在八十年代,他曾与许岳金及林苍佑先後发生过纠纷及政见上的?议,其中与许岳金的「移民风波」最广为人所知,轰动一时。

1991年,由於原任民政党上议员林建安中选为六拜区州议员而辞退上议员之职,依照国阵成员党的传统,拿督陈锦华以民政槟州联委会主席的身份被推接替该上议员空缺。
与此同时,由於槟州政府更改政策,决定由政治人物出掌槟威两个市政局,巫统与民政达致协议各委派一名党领袖。拿督陈锦华再度以槟州民政主席的身份,以及过去的政府行政经验,而获委为槟岛市政局主席。

继60年代的崔耀才之後,他是第一位担任此地方政府高职的华人,当时,市政局犹如一个千苍百孔的烂摊子,累积的内外问题很多,包括行政效率、官员工作态度、以及对外处理事务的散漫,都亟待改善。
面对这样艰巨的挑战,陈锦华以他一贯的敢作敢为性格,大刀阔斧加以整顿,也展开不少计划,恢复市政局的效率,带来一番新气象。
虽然国阵成员党之间强调协商精神,作风硬朗的他,宁可横眉冷对千夫指,也不妥协,因而得罪了不少人,为自己树敌。
1996年1月,任满两届槟岛市政局主席的拿督陈锦华,?冠求去,民政党改以州联委会秘书丁福南医生接任,继续提高地方政府效率及形象。

在酝酿离开市政局期间,陈锦华也经历另一项政途上的考验,即反贪污局调查有关他带团访问姐妹市阿德雷特的机票事件。
针对此事,他当时对记者说:我不怕反贪污局的调查,因为我问心无愧。既然首相委任我出掌港务局,也证明了我的清白。「你认为英明的首相会委任一名涉及滥权的人出任政府行政高职吗?」
他这个槟州港务局主席的职位,虽实权不大,却是我国首相马哈迪的个人指示,取得最高元首的允准後,由交通部长林良实签发委任书。

纵横政坛30年,经过几番风雨後,陈锦华近年已逐步淡出政坛,他於1997年将州联委会主席的棒子移交予首席部长许子根。1998年5月初更掀起一场抨击「民政党领袖不敢对外争取」小风波,?辞去州联委会委任他的顾问要职,只保留被选的中委。
无官一身轻後的陈锦华,曾一再表示“解脱”後的快乐与轻松,从此随心所欲安排退休後的消闲生活。
不过,随着本盷爆发这场「公开促请许子根下」的言论造成巨大回响之後,他被当权派形容为涂污民政党声誉的人,事件演变至今,陈锦华较早时强调的退休意愿,是否保持?


片:
1.万黑丛中一点白,最恰当形容陈锦华那一头早生的华发。
2.当年与安华握手时,陈锦华有否料到安华的政途?
3.丹斯里邱继圃曾经是陈锦华的亲密战友,是林苍佑时期的州行政议员。
4.这幅民政一家亲的温馨画面,会否重现?
5.锦华与子根的关,多年来都十分微妙,亦师亦友亦敌,可谓又爱又恨。
6.两位出色的领袖曾经惺惺相惜,今日却告关破裂,教人遗憾。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