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Monday, October 26, 1998

失去安全感的日子

这是一个谣言的季节。
一会儿传说大桥关闭,一会儿传来某某政要去世,一会儿传出主要粮食中断,一会儿又传闻渡轮翻覆,一会儿更传来某某高楼即将倒塌....

种种传言,越传越可怕,越传越逼真,也越传越广泛。说的人头头是道,听的人津津有味,传的人煞有其事。

有不少读者听了传言,心里不安,拨电话来本报询问。采访部同事们接听这类查证电话,也接到手软,不断重覆又重覆同样的回答及解释。

一些读者甚至说,“什麽?你们记者不知道咩?大桥的建筑结构有问题,现在吹大风,所以快点关闭不让车子过桥砮!”
其实,从语气听来,他并不是想向记者求证真相,而是转告记者他所听来的消息再加上他自己的「精辟见解」。你说,是不是好气又好笑?

说到来,「拉妮娜」效应都还没降临,而且气象局至今也无法预测它的严重程度究竟将有多深远,人民的恐惧症就已先告发作了。

这种以讹传讹的作法,证明人民除了关心时事,也还有闲情逸致去胡思乱想,胡言乱语。

正如首席部长丹斯里许子根博士所说的,我们绝对鼓励及赞同人民作好一切能力范围内的准备功夫,包括把重要文件及物品搬放到安全的地方以及作足各项防范措施,以保住人命财物。
但是,人民却一窝蜂去抢购食品贮存,造成货源短缺,价格高涨。更甚的是,种种无中生有的传闻也随着满天飞,为社会制造了不少的恐慌,生活失去了安全感。
「拉妮娜」在本区域的效应究竟会有多威多危,到今天为止仍没有人可以给予肯定的答覆。
但是,人吓人的情况就已不断发生,造成人民慌乱,失去安全感。警方是不是也可以引用内
安法令去逮捕这些破坏社会安宁的造谣者?

Friday, October 23, 1998

最亲者最痛


刚听到一位癌症主治医生的告白,去年,他的胞姐发现患上癌症时,已是无法医治的末期,他束手无策,只能眼巴巴地见她作垂死挣扎,直到去世。

想起年前另一位专科医生的憾事,在手术台上救人无数的他,竟救不了自己深爱妻子的一截大肠,最终让她的内肠渐渐吞蚀掉了生命。

这种蚀心的痛,岂止是一个「憾」字了得?

一般人都无法承受至亲的人所带来的心灵与精神上的折磨,更何况自己苦学的专业知识也救不了亲人时,我相信他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个遗憾。

生命中总有许多缺憾,每个人都常会埋怨一些人生得失。但是,我想,再多的抱怨,也没有一样比失去「情」更悲更痛。

电视的交通广告最让人印象深刻,只因为一念之差,肇祸者从此就与最亲的人永别。

生离死别是人生最大的痛楚,所有的问题都可以有解决的方案,唯有「情」,最让人剪不断、理还乱。

如果那个人不是你所在乎的、你曾用心付出的、或是与你血脉相连的,他所发生的任何事均与你毫不相干,你大可以置之不理,何必为他牵动心绪?何必为他心痛?流?何必为他肝肠寸断?

前副首相安华依布拉欣的夫人旺阿兹莎医生,向来是丈夫背後那弱不禁风的低调女人,是什麽让她摇身一变成为坚强的政改运动接班人,在大庭广众为夫高声申怨?

曾看到有些孩子,因为双亲没有顺从他的要求与意愿,任性地以自杀要胁。他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体发肤是由父母所授予的?

人,不该只一昧为自己个人利益着想,把「我」看得太重。许多时候,因为自己的自私行为及态度,而让身边的人痛苦,永远抱着缺憾。

所以,自杀的人啊,请在脑筋动起这个念头之前,回头想想自己的家人及身边亲人,你的生命可以就此了断,但留给他们的却是绵绵无期的痛苦与遗憾......

请记得,重至草管生命,轻至刺心的话语,都足以让身边亲爱的人,蒙受无限的伤害。

因为,所有的事情,最痛的往往不是自己,而是身边最亲的人!

Tuesday, October 13, 1998

安华下台之後的延续战

随着安华事件发生以来,警方采取各项措施制止局势进一步暴乱,包括引用内安法令、停止发出公众场所集会准证,甚至於驻守在任何可能引发暴乱的场面,可见当局力压局势的高度戒备。

被开除职位及党藉事件之後,安华私邸每晚都人群攒动,支持及聆听安华精彩演说的庞大人潮与声势,让警方不得不提高防备。不过,警方及镇暴队并没有出现在他的住家范围内,只在主要出入口设路障。
较後,安华「终於」在内安法令下被捕,支持者情绪高昂,示威、沿街游行抗议,也在首都法庭外围聚,这时,警界倾巢而出镇压激动的人群。
这是我国建国以来,最大宗的政治变动,而且是发生於国内最大的政党巫统,军警界不能轻视牵涉的人数。

尽管处在众叛亲离的时刻,安华的数位亲信及支持者都陆续在内安法令下被捕,包括全国巫青团长拿督查希、森美兰巫青团长罗斯南及多位巫青团中坚份子,一些也被开除党藉。而「音讯全无」一段时日的槟州巫青团团长阿都拉欣博士,原来是联袂其他安华支持者到邻国展开宣传运动,发表马哈迪政府的不民主言论,希望获得外国的支持力量。

此外,警方对於安华支持者的反应绝不掉以轻心,据了解,在马来歌星的歌友会、超市大平卖等人群拥挤的地方,都派出大批警员及镇暴队现场驻守。相信在场既使有一些「蠢蠢欲动」的示威份子,也不敢轻举妄动。
另一方面,巫统最高理事也巡回全国各州展开解释会,向各地党员及基层领袖讲述安华事件始末及呼吁团结支持马哈迪的领导。
这是安华下台之後的延续战,尽管声势强弱悬殊,双方仍在彼此拉锯。而大马的军警界是否可以保持独立性及威信,都是这场党战的主要关键。

Tuesday, October 6, 1998

让我无故惹上官司的一则报导

章瑛在州议会内发表这项新闻,甚至还复印及分发有关大学的回函给我们为证。
不料,此文一刊出之后,当事人马上起诉章瑛及各报记者对他作出毁谤,让我无故惹上官司,所幸公司聘请了律师为我抗辩。


wec\1006g.txt
黄幼君

(槟城十日讯)槟州管弦交响乐队及合唱团客卿教练的学历资格,今日傍晚在州议会内受到质疑!
反对党州议员章瑛女士在休会演词时说,在接到针对该名教练的多次投诉後,她向该教练所拥有的学位的大学发出询问,从电子邮件中得到两所大学的答覆。
「LEEDS大学考试部表示大学的学生记录内没有他的记录,而YORK大学的音乐学院表示该名学生只读了3个月就退学,也没有取得任何文凭。」

章瑛州议员在州议会内揭露她的这番调查结果,表示该名英藉指挥在学术资格上有欺骗之嫌,她质问州政府及拿督纪碧真行政议员,为何聘请他时没有审核文凭?仰或已知道而对他特别宽待?

较後时,负责掌管该团的拿督纪碧真行政议员在州立法议会无限期休会後,对报界表示,为示公平,州政府将把该名教练所呈交的各大学文凭副本,寄回各有关大学查证。
「如果这名客卿教练的确有伪造假文凭之嫌,我们当将采取纪律行动对付他。否则的话,章瑛就应向他道歉。」
纪碧真也说,以槟州管弦交响乐团的高水准来说,一般学员都有很高的音乐造诣,如果教练的学历资格有误,肯定早就洞察得知。更重要的是,在他的管教之下,该团的表现让人刮目相看。

另一方面,提及有关女家长投诉的教练欧打学生事件及数封匿名信时,她指出,经当局的调查,得知一切都是一名女家长所肇的风波,而且相信这名家长与教练有私人恩怨,加以渲染破坏。
纪碧真在回答时说,这些针对该名教练的指责都是没有根据的,而当局延长聘用他的原因是
至今找不到一个真正合格的全职指挥,每月只收取4千零吉薪金,而且成功提高该交响乐团的音乐水平。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