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Friday, June 23, 2000

改选风

又是一场跨世纪的改选季节。选举是民主制度下的最神圣过程;『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人各有志,这也说明了社会的各种心态。


继全国大选之后,又是一场跨世纪的改选季节。
各主要政党及团体都先后纷纷地举行了会员大会及改选;有些顺利移交职权、有些无风无浪地再度连任、一些则闹得满城风雨,甚至搬进法庭对簿公堂,举国皆知。
以政党而言,国阵的主要成员党也在风波中度过,虽然挑战风四面扬起,最终仍是有惊无险,当权派都获得继续领导,没有改朝换代的大变天。
巫统老大老二进一步巩固地位,副主席则由三位黑马胜出。马华及民政这两大华基政党的长兄在挑战声中依然稳坐权席。国大党尽管也面对部份党员挑战,当权派依然紧操职权。行动党的灵魂人物林吉祥终於坐上第一把交椅,带领该党跨世纪。

在社团组织方面,也出现了许多的新旧交替时刻,一场接一场的会员大会及改选相继举行。
正所谓『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人各有志,这也说明了社会的各种心态。
有的团体领导权无人问津,有些却龙争虎斗,好不热闹。於是,候选人、当权派、挑战派、竞选宣言、团队、章程讨论、特大、菜单、合法性、投票权、疑点、等等专用名词都天天见报了。
曾经有一位掌舵某社团多届的主席向我诉苦,“不是我赖着不走,而是没有人要接掌这一个没有盈利的组织呀。我万般推卸,多希望有人愿意来坐。”
这种青黄不接的现象在现今的血缘及地缘性华团组织最为显著。众所周知,类似团体绝对是劳心劳力的付出,而又没有任何回酬的义务与责任。难怪往往只见一群‘ 老头儿’一届又一届地“不劳而获”支撑下去,要退要让却没有人愿意接,说来真是华社的悲哀!
业缘性组织就少有类似情况。因为存在着利害关系,每逢改选,势必你争我斗,法宝尽出,教人眼花撩乱。

选举是民主制度下的最神圣过程,通过众人投选时所赋予的权力,出来领导群众。有竞争才有进步,如果每个大小组织都可以通过正常健康的民主选举,遴选出贤能,何其幸也!

一旦新届理事会接掌之后,华社最习惯把卸任会长委以顾问职位,大有安慰安抚之意。然而,这些身份尴尬的顾问们,是应该要顾要问? 还是不顾不问?
最为欣赏那些由西方国家创立的团体所实施的职权制度。我们何不仿效狮子会、青商会、扶轮社等组织,每届理事,尤其是最高权利的会长职,都不可连任超过两届,以免权力集中於一人身上。
此外,卸任会长(past president)也可以自由再被纳入新届理事会的阵容之内,大家不分上下及来头背景,继续为团体作出贡献。这种群体合作的概念,才不会乖离团体的最初成立宗旨及民主意义。#

Friday, June 16, 2000

止得了痛吗?


奸商赝药之所以层出不穷,“万物皆为药,百吃无害”的观念必须负上很大的责任,尤其是华社最会以行动来发扬这种思想,再加上各类直销业所强调的产品疗法,似乎时时刻刻都在灌输人们一些用药意识,有病无病总喜欢吞服一些所谓的灵丹仙药,以求强身健体之效。



头痛吗?服用班纳杜!
发烧吗?服用班纳杜!
肚痛吗?服用班纳杜!
牙痛吗?服用班纳杜!
以上并非广告宣传语。
班纳杜(PANADOL),已成为本邦人士最为风行的止痛良药,甚至连年纪小小的孩子都会把以上词句对唱得琅琅上口。
班纳杜止痛药(医学名称为PARACETAMOL)早已深入民间,在一般商店、印度摊、咖啡店、中西药店、超市都可以购买得到。

随着日前发生在澳洲的班纳杜药厂被人下毒事件被揭发之后,马新印的班纳杜区域总经销即刻作出声明,本地销售的班纳杜99巴仙是在本地制作,因而不受上述澳洲班纳杜药厂被下毒的事件影响。
在我国,班纳杜是由座落在雪兰莪州淡江的史特灵(STERLING DRUG)药厂负责制作。
班纳杜虽然不如三餐的重要,但人命关天,该总经销的快速澄清是有必要的,否则的话,势必引起消费者的一阵惊慌。
或许是班纳杜在本地的普及化,市场上近年来不断出现的假药中,尤以假班纳杜高居榜首。假班纳杜甚至也鱼目混珠地分销进入零售商的市场,使上述零售商们在不知不觉中,协助奸商公开摆卖赝药。

从外貌看来,赝制班纳杜与原装正牌的班纳杜没有分别,包装及味道也几乎相同,难以分辩真伪,使消费人轻易上当。
从国内贸消部过去数年的突击检举行动显示,市场上奸商赝制假班纳杜,由於需要的空间不大、配备不多、成本也低,他们通常都选择在住家内进行。
教人气愤的是,用以制作假班纳杜的原料,其实只是普通的面粉或木薯粉。试想想,若是病人食用赝制班纳杜,他所吞服的只不过是木薯粉或面粉,又怎会止得了病痛、药到病除呢?
用以治病的药,竟成了害人的物品。这些被检举的奸商,可以在1972年商品说法令下控,一旦罪名成立,可被判罚款最高10万零吉,或监禁3年,或两者兼施。

另一方面,从这些药物中毒及赝药的事件,也不禁启发我们进一步反省我国人民的用药意识。
奸商赝药之所以层出不穷,“万物皆为药,百吃无害”的观念也必须负上很大的责任,尤其是华社最会以行动来发扬这种思想,再加上各类直销业所强调的产品疗法,似乎时时刻刻都在灌输人们一些用药意识,有病无病总喜欢吞服一些所谓的灵丹仙药,以求强身健体之效。
这种把药当仙丹的情形,在政府医院更是常见。许多病人总会在求诊拿药时,“顺便”多拿一些药物,以为多吃药就会保持健康。
近年来各私人医院常举办医学讲座,免费予社会人士聆听及发问,这是一项很好的趋势,藉此提高群众的医学意识。
健康是最大的财富,谁不想拥有一幅强壮健硕的体格? 但是,这并非是靠药物换取的!

Saturday, June 10, 2000

让老师去教吧?!

象牙塔成了充满暴戾的江湖地,污烟瘴气弥漫着学府,这是学校教育的失败? 或是家庭教育的疏忽? 学校是传授知识的管道,家是塑造人格的工厂;只有在良好家教中长大的孩子,才会有健全的人格修养与情操,将来立足社会时掌握正确的待人处世之道。


「这孩子没得救了,最好交给老师去‘教训’...」
「我家的阿X 真不生性,都怪他读的这所学校没有好好教他。」
「阿Y 读女校也这么坏,不知老师怎样教她的? 」
如果每位家长都把教育孩子的责任,完全交到学校师长的身上,依赖及指望师长们帮他教养孩子,那么,只提供衣食住行的‘家’,又与‘空屋’有什么差别呢?

‘家’之所以与‘屋’不同,是因为家有温馨的环境,有让人留恋的记忆,有彼此互相关爱的亲情;而屋子只是一个让我们留宿的地方,一个完全没有血肉之情的四面墙壁,与酒店旅馆实在没有什么差异。
一旦家只剩下屋的空虚,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完全缺乏家庭教育的薰陶,个性难免会孤僻、自私、自大、自闭、自卑、仇恨、流氓性格、愤世妒俗、暴力倾向以及种种心理上的缺陷。


处在叛逆学龄的青少年,一旦遇上小小的波折而又没有分享分担的成熟对象,总会藉着流连夜店来麻醉自己,甚至吞服摇头丸来释放自己的情绪。
一些极端的暴力倾向者,更是在学校内大肆破坏公物、纵火、非礼、偷窃,殴斗、参与私会党活动,使校园成了一片充满武侠暴戾味道的江湖地!
尤以近月来,学生在校园内干案的手法更见猖獗,国内各源流学校都先後发生了类似的校园破坏行为,教人对於现今学生的道德及品行,无不摇头叹息。

象牙塔成了罪案累累的地方,污烟瘴气弥漫着学府,这是学校教育的失败? 或是家庭教育的疏忽?

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绝对是相辅相成的,只有在良好家教中长大的孩子,才会有健全的人格修养与情操,再配以学校教育的循序渐进,孩子将来立足社会时,才可掌握正确的待人处世之道。
如果家长及校方彼此一再推卸,认为教育孩子非己任,导致孩子的精神、心理及前途将受到极大的影响,一而再三发生的罪案,谁又来负起这个社会责任?

养而不教,岂是父母之所为? 如果因为大人的疏忽或放弃,孩子有任何思想举止的错误而造成一定的惩罚或代价,家长也同样必须付上精神体力的折磨。
学校是传授知识的管道,而家却是塑造人格的工厂,家长们应该改变‘孩子到学校去,当然应交由老师去教导’的观念。要有一个思想品德行为健全的孩子,唯有靠着学校与家长的配合,才是有效解决青少年社会问题的途径。

Saturday, June 3, 2000

宗教性政党的犹豫

回教党现有的党员与国州议员皆比主要的华基政党为多,奇怪的是,怎么回教党那么风平浪静,没有争官辞官、没有跳槽骂战、没有派系之斗、甚至连‘指天划地’的街头巷尾巡视也没有?
‘回教的教义是克服及解决问题,而不是去散播问题,使之蔓延得无药可救。’这也解释了沉默的该党与我国传媒的冷淡关系。


回教党第46届代表大会於周五开始假丁加奴举行。该党把本届全国代表大会地点安排在丁加奴,其用意显而易见,当然是挟着本届大选的馀威来扬一扬士气。
在去年十一月的全国大选中,回教党成功结束巫统在丁加奴的执政朝代,以辉煌的战绩一举攻下了东海岸的另一大城池。
此届全国代表大会破天荒在丁加奴举行,预料会有千计的全国代表们前往与会,加上受邀的观察员,相信将是该党空前的盛况。

这些年来,回教党对外始终蒙上一层神秘的纱巾,它给人的表面印象是走极端路线的,那山羊式的胡子、那白色的大头巾、那只剩下两眼的黑袍女人、那恐怖的断肢教法、还有那与街头暴乱纠缠不清的镜头,一切都让华社产生了很大的不安与惧怕。

华社对回教党保持着很大的距离,被它的名字停住了脚步。这股抗拒的心态,及对它的不了解,首推回教党对媒体的冷淡及封闭。

我们只要拿马华、民政、行动党这数个华基政党的活动报导,来与回教党的见报率作一比较,就可以看出其差距。
然而,回教党却是我国的第二大政党,只居在巫统之後,不只执政丹丁两大州,更拥有27名国会议员与98名州议员,可见其潜在的实力绝不能轻视。
回教党现有的党员与国州议员皆比主要的华基政党为多,而且估计四年後的党员人数会达到2百万人之众。奇怪的是,怎么回教党那么风平浪静,没有争官辞官、没有跳槽骂战、没有派系之斗、甚至连‘指天划地’的街头巷尾巡视也没有?
回教党过去与新闻媒体保持距离,造成其神密感更浓厚,也更教非回教徒惧怕。
我们可以看到的是,这一年来,回教党已逐渐地开放、逐渐地走向群众,这也是该党雄心勃勃要在下届大选中取得更佳成绩的主要准备策略。

在昨日代表大会上,回教党长老会主席聂阿兹希望人民了解该党并非极端主义者。他说,回教的教义是克服及解决问题,而不是去散播问题,使之蔓延得无药可救。这也解释了沉默的该党与我国传媒的冷淡关系的理由。
该党青年团团长玛夫奥玛也迈开大步,表示将与非回教徒组织及华裔展开交流,宣扬其政治理念与斗争目标,抹除彼此的成见,有了一番认识之後,再作出理性的分析也不迟。

以宗教来团结及治理国家的成功例子已不少,然而,大马是个实行宗教绝对自由的国家,这是我国最为骄傲的地方。因此,在大马,若要以宗教来凝聚人民的力量,回教党想要打这一场先锋,的确还是需要面对不少的考验与困阻。更何况,在我国现有的主要政党(民族性政党)也常有纠纷起落,回教党这一条路更不易行。
正统的宗教都是教导信徒们向善向正的,如果大家遵循教义,不论是哪一宗教、哪一政党,都可以取得一样的正面良效,为社会带来净化的积极作用。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