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Wednesday, June 23, 1999

联邦法院炸弹惊魂

(槟城廿二日讯)联邦法院建筑物今午传来炸弹惊魂,造成安华案一展再展,各方人马皆虚惊了2小时!
以下为今日下午炸弹惊魂的事发现场记录:
★中午12时30分,位於高庭续审的安华渎职案告一段落,法官、控辩双方及采访人员皆出外午餐。
★1时15分,4名在联邦法院楼上进行维修的油漆工友,发现法庭走廊上有一个保丽龙盒子,以红黑绳子着,尚有一条长绳索拖至建筑物中央,遂通知庭警。
警方初步怀疑有关不明物体为炸弹,出动拆弹专家及消防人员,也疏散庭内所有工作人员,包括职员、律师、主控官、证人及记者。
★1时55分,承审安华渎职案的高庭法官拿督奥克斯汀保罗用完午膳,回到法院,他与控方副检察司苏莱曼在院外洽商之後,同意将本案展延至明日下午,於2时20分乘车离去。
此外,代表苏玛上诉人身保护令的加巴星律师告诉记者,原定今日下午於楼上高庭开审,也因为炸弹惊魂而告展延,过後即与儿子哥宾律师离开。
★2时20分,庭警通知在外排队守候入庭机会的公众人士疏散,因为所有案件已告展期。不过,仍有一些群众不愿离去,等待炸魂事件的真相。
★2时25分,安华的首席辩护律师拉惹阿兹向庭警证实展延,另一名律师古巴赞星向记者宣称本案因炸弹惊魂而展至明日下午续审。
★2时27分,建筑物内传来一声巨响,大家慌乱走避,人挤人,不过,庭警及律师们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麽事。
★2时40分,在法院旁守候及满身汗水的国内外媒体皆蜂盠而至,加上警员及消防员,以被疏散的律师及法庭职员,人群十分热闹。对岸的安华支持者也不断高喊「烈火莫熄」的口号。
★近3时左右,吉隆坡总警长卡玛鲁汀在庭外向新闻界发言後即刻离开。他表示这?非炸弹,而是气象局的一种测验仪器,法院范围内没有危险。
★3时15分,金马警区主任巴基里向新闻界进一步讲解事发经过。

Sunday, June 20, 1999

被告的代表律师“二合一”

(吉隆坡十九日讯)为了方便起见,肛交案两名被告的代表律师“二合一”,意即两名被告将“共用”律师!
由今日开始,本案两名被告的各自代表律师,结合群体力量与智慧,共同为两名被告抗辩,不再“各分彼此”。
换言之,卡巴星从今天开始加入成为首被告安华的代表律师之一,安华律师团的所有成员也同时为第二被告苏玛辩护,而克里斯多福依然是辩方律师团的首席律师。


今早开庭时,在本案中受聘代表第二被告的卡巴星律师起身向法庭申请,以指示首相马哈迪到法庭解释「为何首相藐视法庭而不须入狱」,不过,被控方以卡巴星不是巫统事件主角安华的代表律师为由,不获提出有关口头申请。
代表安华的首席律师克里斯多福则表示稍後再进行申请,先继续证人的盘问阶段。

休息过後,克里斯告诉高庭,在取得当事人安华的同意之下,两名被告的律师将联合在一起,原本只代表苏玛的卡巴星,也加入安华的律师团。而安华的律师也成为苏玛的律师。
不过,法官谕令说,在这种情况下,在盘问控方证人时,辩方只能由一名律师盘问,而不再是两名。

卡巴星申请首相马哈迪入庭

(吉隆坡十九日讯)辩方律师卡巴星今日口头申请,基於我国首相马哈迪有藐视本庭之嫌,要求法官指示马哈迪医生进入本庭作出「为何首相不应被送入监狱」的解释,不过被法官拿督阿里芬驳回。
无论如何,法官允许辩方向高庭入禀正式的申请。
卡巴星提出申请时要求本案法官将马哈迪「送入监狱」,因为首相在昨早9时的巫统大会上的致词,经有藐视本案法庭之嫌。
律师说,首相的致词内容,预先决定本案的裁决,已影响了本案中两名被告面对的公正审讯,尤其是针对首被告安华。
「虽然首相马哈迪的演词没有直接谈及本案第二被告苏玛,不过,这是两名被告的联合审讯,首相的致词影响本案的公正。」
他指出,首相在巫统大会的书面演词中第90及91段,提及本案被告安华的道德及行为使他无法成为党主席及首相,而聆审安华道德行为不当的本案刻正在高庭进行中,因此,首相已犯下了藐视本庭之嫌。
有鉴於此,卡巴星在申请时要求法官指示首相前来本庭,作出解释。
他说,本案法官曾经因为类似的情况而传召曼吉星律师入庭解释,首相与平民在法律上是没有差别的,应该同样地指示马哈迪到来本庭作解释,以示我国司法的公正。


率领控方的全国总检察长丹斯里莫达在反对这项申请时说,安华事件已是众所盷知的事,在之前的4项渎职指控案聆审时也被国内外传媒广泛报导,马哈迪在巫统大会上的说话,只不过是在执行他对党及国家的任务而已。
他认为,作为党主席及大马的首相,马哈迪有权力向党员及大马人民澄清安华被开除官职及党职党藉的事件始末,让他们知道事件真相。
控方不认为首相在昨早巫统大会上的演词,会含有任何的藐视成份。
总检察长也说,辩方在本案审讯的这个时候作出申请,?不是正确的时刻及正确的地点。如果辩方及被告安华真的认为受到影响,他们可以向高庭提出正式申请。


承审本肛交案的高庭法官拿督阿里芬在聆毕双造的陈词之後,谕令辩方的口头申请被驳回。
不过,法官允许辩方再向高庭作正式的入禀申请。
法官说,在现阶段,他尚未阅读首相於昨早的演词,因而无法评定首相有否藐视本庭。不过,鉴於这事件发生在本案以外,如果辩方坚持申请,律师们可以正式向高庭入禀,让高庭作出裁决。
他表示不希望本案被辩方的申请而打断,造成一再拖延。

Saturday, June 19, 1999

前全国总警长面对连环盘问处惊不变

(吉隆坡十八日讯)前全国总警长敦韩聂尼极力否认安华在1993年时曾经规劝他勿加入云顶集团董事部的说法。
敦韩聂尼奥玛今早被控方传召成为本案第3名证人,经过高级副检察司拿督阿都干尼的问话之後,由安华的代表律师克里斯多福费南多进行盘问。
他坚决否认安华曾经规劝他说,以一名回教徒及前全国总警长的身份,不论薪酬有多高,也不应加入一以赌业为主的公司董事部。
他於1993年10月离开警界後,成为云顶集团的董事部副主席,同时也身任其他数家公司的董事,包括有宾纳亮、第2通道、阿马控股、阿马金融、PROLINK、PARKMAY及GENERAL 控股。

这位前全国总警长今日在庭内,以控方证人的身份,面对律师的连环盘问时,果然有其猛将之风,处惊不变,说话铿锵有声,对律师尖锐的问题十分小心翼翼。


(吉隆坡十八日讯)前全国总警长敦韩聂夫奥玛告诉高庭,警方政治部在93年已查出安华涉及与两名男士有不当的亲密关。
他说,身为全国总警长,当时他有将此事向首相报告,并强调其严重性,而首相却没有作出什麽反应。
本案第三名控方证人敦韩聂夫说,他曾在93年10月9日清早8时半,在当时的政治部总监拿督祖基菲阿都拉曼的陪同下,前往首相署与拿督斯里马哈迪医生见面约5至10分钟。
他说,他俩会见首相的目的主要是传达政治部的一项调查发现,即当时的我国财政部长拿督斯里安华(本案首被告),涉及与两人有不当的亲密关。
当证人供证至此时,辩方两名律师克里斯多福及卡巴星先後起身反对,认为此项证词已远越本案的范围,而且是证人的听闻而已,同时也与本案无关。法官认为,控方将传召祖基菲总监上庭供证,也收集政治部的调查报告,就不可能只是听闻的供词。经过一轮争辩,法官最後颁布辩方反对无效。
证人敦韩聂夫继续供证说:「我对首相补充说,其中一人涉及安华亲密关系的人是外藉人士,来自巴基斯坦,同时也持有美国的永久居留证。我担心财政部长安华可能会因此遭到威胁。」
他对高庭说,首相对此并没有什麽反应,经他再强调政治部拥有凿实的证据後,首相仍是没有反麽。
「对我来说,这已足够。如果首相能够采取行动阻止任何可能发生的威胁,我就满意。过後,我离开首相署。」
受高级副检察司拿督阿都干尼的询问时,他表示,亲密关系是指超越一般朋友的关系,及拥有性成份的关系。

另一方面,前总警长表示,他自1981年或1982年通过羽球队就认识一位名叫拿督安德鲁梁伟健(译音)的人,後者是佐汉控股公司的董事。
证人告诉法庭,从首相署回来後约2天,拿督梁到他的办公室表示安华有意接见他(证人),谈及有关我曾传达予首相的事件。当天下午,拿督梁再致电约定证人,於隔早进行清晨祈祷过後,到安华的家去。
敦韩聂夫说:「隔天,我依时到安华位於白沙罗岭的住宅,拿督梁出来开门让我进去,说安华正在楼上,将要下来,我与梁坐在客厅沙发上盻谈。不久後,安华下楼,我请梁走开,我向安华请安。」
证人续说,安华坐在我的旁边,问我「很多官员知道这件事吗?」,他没有提是什麽官员,我捉到他的意思是指我的警察部队。我说「不多,政治部的原则是“必要的才知道”。」
安华也问我是不是勒索或威胁,我说「嘿,你又不是商家,做什麽勒索。你在搞这样做什麽,你应该停止!」
这时,早餐备好了,我们与拿督梁走去共用早餐。
证人表示,安华对这件事并没有什麽反应,也没有对他加以否认。



(吉隆坡十九日讯)前总警长敦韩聂夫退休时的月薪2万零吉,目前身任多家公司董事的每月收入有10万零吉!
安华及苏玛涉及肛交案的控方第三名证人敦韩聂夫,今日在此间高庭被辩方律师卡巴星的“逼供”下,亲口说出自己在警界总警长时的收入及目前的收入的巨大差别。
在律师形容他持有许多股票及经已转为企业界的响人物时,证人说:我不知道。

这两名我国司法界的强人,一个是前全国总警长,另一个是著名律师兼国会议员,今日在高庭内又再过招,一来一往,尖锐的问题、深沉的回答、加上本案承审法官拿督阿里芬的巧言,教人好气又好笑。
以下为两人精彩及充满火药味的现场对答录
律:你在98年9月23日向报界发言时,是谁安排叫你向传媒发言的?
证:没有人,记者们都在我的办公室。
律:为什麽他们来找你?包括电视台、报章?
证:我不知。
律:我现在说,你是知道本案将要上庭的。
证:我不知。
律:你刚才说,从8岁开始,你不曾说谎?
证:对。
律:我现在不说你在说谎,但我说你没说真话!
证:不。
律:我提醒你,这是一项非常严重的罪行,在案件将带上庭时发表意见....
证:我知道。
律:这将会被监禁7年。你本身也是一名律师。
律:你在首相发言(98年9月22日)的隔天,也发表有关安华行为不检的谈话,你在回应首相的谈话吗?
证:「是」或「不是」都非最恰当的答案。我?没有读过首相究竟说了些什麽。我由传媒告之的,而我也被警官们问话後才知道首相在一天之前曾向传媒提起我於93年向他报告有关安华涉及不当亲密关的事。
律:你不知道?新海峡时报於98年9月23日封面大篇幅报导,标题「安华将被控上庭」。
证:我没有看报纸。
律:我的天,国家发生那麽大件事,你却没有看报纸。(众笑)
证:我那时已不是全国总警长。
律:哦,只有总警长才阅读新海峡时报?(庭内哗笑)
证:(不悦)我不认为我有阅读该新闻。
律:你是一个专业人士,一名律师,别误导本庭及向法庭说谎!
法官:他已回答你的问题了,继续下一个问题。
律:谁叫记者们到你的办公室的?
证:我不知,当我从办公室走出来时,他们已在,我还问秘书为什麽。
卡巴星质疑韩聂夫的答案,後者以凶煞的眼神怒视律师说:这是真的。
律:证人不必这麽注视着我,这是不对的。你应该在作答时面朝法官大人。
法官:卡巴,当我在记录时,你停止讲话!


此外,每逢卡巴星在滔滔不绝时,本案承审法官拿督阿里芬也不甘示弱,俩人针锋相对,对白让人发笑。
法官:卡巴,你听着,每次在你发问问题後,你就静下来让证人回答,别一直说个不停。
卡巴:但是,法官您每次都在协助把答案放进证人的咀巴内。您不应该领导证人,这是很严重的,我不希望从控方或法官那儿得到答案,应该回答的是证人。
法官:安静,我没有提供答案予证人。别多说了。
卡巴:我们俩人都应该安静,让他(韩聂夫)回答吧。

可是,不久後.....
律:谁委任你当上云顶董事部的副主席?
法官:这是董事部的决定呀!(稍停)鷝,我这并不算是提供答案吧。
律:法官大人,您应该停止无谓的说话。他(韩聂夫)是个很精明的证人,他会跟随您的答案,然後让您将自己的答案纪录在案的。我希望法官别再助证人给答案!让证人自己回答。

证:我不知谁委任我。我是被丹斯里林梧桐献议加入云顶董事部的。
律:为什麽他献议你,而不是其他人?
证:那你自己去问林梧桐!


(吉隆坡十九日讯)警方政治部的「必要者知道」原则是,只让有必要知道的人士知道。
本案控方第三证人前全国总警长敦韩聂夫受辩方律师克里斯多福律师盘问时说,前任政治部

总监拿督祖基菲把安华涉及与男性有不当亲密关系的报告,交予当时身任全国总警长的他。

证人说,只有祖基菲一人告诉他此事,?相信?没有其他人知道这回事,因为在政治部内是以「必要者知道」的原则。他进一步解释说,这个意思是说,在工作上,别告诉任何在与该事件无关的人士知道。


Saturday, June 12, 1999

法官发威

(吉隆坡十一日讯)卡巴星律师今日上午与法官拿督阿里芬一来一往,庭内气氛数度高昂。

开庭时,辩方代表卡巴星及苏莱曼向高庭申请展延审讯,法官阿里芬却似乎情绪不佳,竟然扯高声线说:别再展延了,我已经给予你们一天,我不会再批展延了。如果你们每天来到法庭要求展延,用意何在?

尽管苏莱曼一再要解释,但法官还是不断发威,卡巴星加入战围,还提高声量说话,?要求法官撤消本身听审本案。
法官十分不悦,指卡巴星喊叫。「我没有叫喊,我只是加重语气来强调我的意思。」
卡巴星认为,即然法官已在本案未开审之前,心里预先作了判决,就应该撤除本身再聆审本案。
法官回应说:在现阶段,我无意退出聆审。

较早时,在开庭前法官也通过庭警通知大家,庭内人士皆不获东张西望、悄声细语、饮食、阅读、上厕等等动作,如果被发现有上述行为,均被视为不专心、对本案没有兴趣,被促离开,不得再入内。

阿里芬法官说,我在这儿听审,并不是为任何人,我刚才也祝拉惹阿兹一路顺风,我也同样
祝安华一切顺利。我已经老了,比你们都老,可能我看起来像50岁,不过我已超过了。

Wednesday, June 9, 1999

我国面积最大的庭室


(吉隆坡八日讯)安华肛交案今日搬迁到联邦法院内的最大间庭室,以便有足够的空间容纳本案的庞大人阵。
本案昨日开审时是在第1刑事高庭,不过,法官却发现庭内一片拥挤,除了7人检控团,也有安华的10人律师团、代表苏玛的加巴星律师三父子、阿兹敏的代表律师、通译员,真是寸步难行,摩肩擦掌,没有一丝多馀的空间。
法庭小小的後半部公众席也坐满了国内外传媒、两名被告安华及苏玛的家属、置勤的警员及狱卒,座无虚席,动弹不得。
今日搬来这间堪称我国面积最大的庭室之後,才见松弛,而且又装有播音系统,传媒才听清楚控辩及法官的对话。

言论自由的现时性胜利

(吉隆坡八日讯)承审肛交案的高庭法官今日中午撤消较早时另一高庭法官的谕令,传媒、律师及公众皆可自由发言或报导本案的审讯过程。
拿督阿里芬今午在休庭前,宣?撤消高庭法官拿督阿都华合於今年5月4日颁的谕令,即禁止传媒报导本案的评论或律师的访问。
他说,他不认为有必要发出上述谕令来禁止律师王记者或公众针对本案的进程发表谈话或报导。
不过,阿里芬法官提醒大家,包括律师、公众人士及国内外传媒,如果他们的谈话或报导是有轻视意图,就必须负起全责及准备面对後果。
同时,阿里芬法官也说,传媒必紧记,他们是可以在法律范围内,自由报导本案的审讯过程。
安华及苏玛被控矱癚阿兹占的肛交案原定本盷一开审,唯出现一些枝节的法律技术性问题,至今都未能如期开审。

阿都华合法官於5月4日的谕令有3道,即在审讯上述3大肛交案期间,无论个人或团体皆须遵守以下条令:
(1)禁止任何律师、个人或团体,直接或通过律师,针对安华案和苏玛案的审讯,向外发表任何评论、声明或接受访问,
(2)除了有关证或陈词的确实报导,传媒不刊登或记者不得报导任何有关案件审讯的评论、访问或声明,违例者将不得入庭采访。
(3)在有必要时将发出进一步命令。


(吉隆坡八日讯)加巴星律师今日形容他成功向法官取得撤消律师发言或传媒报导的禁令,是我国自由言论的现时性胜利。
他今日中午在高庭撤消有关禁令之後,在门外对记者表示对该肛交案的进程至今都还满意,认为承审本案的高庭法官拿督阿里芬颁?撤消令是「做得对」,虽然加巴星本身也略感惊奇法官作出如此决定。
他对记者说,本案法官之所以撤消上述禁令,也显示了他同意我们的看法,即这是项不符合宪法的禁令。
加巴星说没有任何法官有权力实施如此的禁令,阿都华合法官是不应发出这项没有意思的禁令的。

较早时,加巴星在高庭内向本案承审法官阿里芬提出申请时说,他曾於今年6月5日,即法官阿都华合颁?禁令的隔天,即刻提呈申请,不过被阿都华合回拒。而安华的首席律师拉惹阿兹也为此禁令提出上诉。
加巴星说:「阿都华合敢於颁?禁令,却不敢聆听我的申请!」
由於阿都华合法官没有将加巴星的申请记录在案,控方也没有获得这项申请的副本。
加巴星再度於今日在本庭内作出口头申请,以期本案法官阿里芬可以重审这项禁令。



吉隆坡八日讯)法官今日发威!
「我不要庭内有任何声音!」
「庭警,谁讲话,就赶他出去!」
今日中午当高庭听审是否要撤消阿都华合的禁令时,法官拿督阿里芬正低头细读加巴星提呈的申请撤消书,耳际边传来一阵细语声,他立刻大发雷霆。
不料,这原来是加巴星向身旁的同僚对谈的声音,因为当时加巴星站立,而又刚好咀边有一枝麦克风,而不小心让法官听到了....
负责承审本案的阿里芬法官,在本案昨日开审时,实施更为严格的法庭条规,举凡进入法庭的人士,包括国内外媒体、安华家属、大使馆代表及公众人士,都必须换取特制的法庭证?在胸前。

同时,当法庭进行半途,如果有人要离席,不论是否紧急要事,都不可再进来。
这项禁令对於记者最辛苦,因为大清早7时开始排队在外,过3关获入庭时已逾9时,等了数小时,除了肚饿,当然也很自然地想进厕所解决。
此外,记者通常都在审讯半途出来用电话传报最新的庭内进展回去予总社,这项禁令就让记者们在庭内动弹不得,因为只要一出去,就不能再进来了。


(吉隆坡八日讯)随着阿都华合法官的禁令今日中午被拿督阿里芬法官撤消之後,拿督斯里旺阿兹莎母女深感高兴。
安华长女奴鲁依莎今日说,阿里芬的决定让人雀跃。
「我们深信,有关禁令是不公道及不符合宪法的。我们也希望传媒们都能一样公正。」

言论自由的现时性胜利

(吉隆坡八日讯)承审肛交案的高庭法官今日中午撤消较早时另一高庭法官的谕令,传媒、律师及公众皆可自由发言或报导本案的审讯过程。
拿督阿里芬今午在休庭前,宣?撤消高庭法官拿督阿都华合於今年5月4日颁的谕令,即禁止传媒报导本案的评论或律师的访问。
他说,他不认为有必要发出上述谕令来禁止律师王记者或公众针对本案的进程发表谈话或报导。
不过,阿里芬法官提醒大家,包括律师、公众人士及国内外传媒,如果他们的谈话或报导是有轻视意图,就必须负起全责及准备面对後果。
同时,阿里芬法官也说,传媒必紧记,他们是可以在法律范围内,自由报导本案的审讯过程。
安华及苏玛被控矱癚阿兹占的肛交案原定本盷一开审,唯出现一些枝节的法律技术性问题,至今都未能如期开审。

阿都华合法官於5月4日的谕令有3道,即在审讯上述3大肛交案期间,无论个人或团体皆须遵守以下条令:
(1)禁止任何律师、个人或团体,直接或通过律师,针对安华案和苏玛案的审讯,向外发表任何评论、声明或接受访问,
(2)除了有关证或陈词的确实报导,传媒不刊登或记者不得报导任何有关案件审讯的评论、访问或声明,违例者将不得入庭采访。
(3)在有必要时将发出进一步命令。


(吉隆坡八日讯)加巴星律师今日形容他成功向法官取得撤消律师发言或传媒报导的禁令,是我国自由言论的现时性胜利。
他今日中午在高庭撤消有关禁令之後,在门外对记者表示对该肛交案的进程至今都还满意,认为承审本案的高庭法官拿督阿里芬颁?撤消令是「做得对」,虽然加巴星本身也略感惊奇法官作出如此决定。
他对记者说,本案法官之所以撤消上述禁令,也显示了他同意我们的看法,即这是项不符合宪法的禁令。
加巴星说没有任何法官有权力实施如此的禁令,阿都华合法官是不应发出这项没有意思的禁令的。


较早时,加巴星在高庭内向本案承审法官阿里芬提出申请时说,他曾於今年6月5日,即法官阿都华合颁?禁令的隔天,即刻提呈申请,不过被阿都华合回拒。而安华的首席律师拉惹阿兹也为此禁令提出上诉。
加巴星说:「阿都华合敢於颁?禁令,却不敢聆听我的申请!」
由於阿都华合法官没有将加巴星的申请记录在案,控方也没有获得这项申请的副本。
加巴星再度於今日在本庭内作出口头申请,以期本案法官阿里芬可以重审这项禁令。

Wednesday, June 2, 1999

民政三国时代,纷争一发难收

评论——黄幼君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1999年伊始,民政党正式迈入三国战乱时代!
盛传已久的“民政党出现反主帮派”之说,各造之前的一再否认,仍敌不过汹盠的浪潮,如今一发难收,料将有一段时日的连续集上演。
自从上届党选过後,以槟州为基地的民政,内讧分裂频传,传媒也数度报导内情。但是,在团结的大前提下,领导层及各派人马表面上仍然维持和气一团,甚至党全国主席林敬益也加以否认分裂之说。

无可否认,许子根接掌槟州联委会以来,恰逢国家及政府遇上种种不利事件,多事之秋造成祸根深埋,不满领导层的情绪逐渐滋生,进一步扩张成为反领导层的各门派系。
这些派系之分,早已有?可寻,随着陈锦华抛下这一轮引爆力极威的「民政炸弹」之後,较前的「七人帮」演变成白热化的「三国鼎立」,即当权派、元老派及挑战派,当然更有一群立场未明的见机行事者。

以许子根为首的当权派,阵容鼎盛,中坚支持者多为学术份子,有槟岛市政局主席丁福南医生、行政议员江真诚博士、拿督纪碧真及夫婿庄森培医生、邓章耀、谢宽泰硕士以及属下的律师团等,也包括对政治没有雄心壮志的幕後智囊杜乾焕博士。
陈锦华公然促请首席部长下台之言论,或许让许子根因祸得福,较早时党内酝酿的不满情绪,竟霎时转化成对他的支持。对陈锦华及元老派来说,或许是始料不及的反效果。
许子根向来以温文儒雅著称,对於反对党的攻击性言论都沉默处之。这回他也沉不住气了,「沉默不代表我是病猫」,给予反击。

元老派此番挟着强劲反风吹击民政党,试图土重来力跨许子根的当权派。该阵营由前主席
拿督陈锦华局绅为首,拍挡有前首长敦林苍佑、拿督林维雄、倪福来、丹斯里陈国平等,为叱咤政商界的闻人。
不过,随着陈锦华言论大胆地促请许子根下台之後,较早时也归纳在其阵营内的前议长拿督黄炎光、前行政议员梁道生、范清渊等,竟然在另一边厢召开新闻发布会,力表支持当权派及林敬益的领导,即刻在坊间成为热门话题,相信将有另一轮的爆发力。
此外,盛传有一庞大财团企图推翻许子根之说也甚嚣尘上,说有关财团的多项发展大计,均被州政府以保护古矦为理由,驳回其申请,因而与身为首席部长的许子根结下更深的仇怨。

另一股不容忽视的挑战势力,主要是来自威省,即元老派的吴清德副部长、徒弟赖秋福州议员及忠坚支持者。
吴清德的党龄资深,在威省盘根已久,拥有很强盛的支持力量。他在党内浮沉多年,先後曾有辉煌及失意的时候,就因为胜在沉得住气,在历届的数次党争中仍屹立不倒,没有被排侪出外。
上月新任副首相阿都拉巴达威於威北甲抛底老家的开斋开放日上,吴清德并没有与民政党的拜年团一起,反而另率大型旅行巴士,浩浩荡荡地组团抵达,在场者一见即知是民政党另一派系对外公开展示势力的第一步棋子。

卧虎藏龙,伺机待发的吴清德,在陈锦华促请许子根下的事件上,当各媒体数度向他询问发表意见时,吴清德也机智地拒绝表明立场。

尽管早前所传说的七人帮,已演变成三大主流的派系。不过,由於仍有部份党要立场未明朗,将来的可能局势或许有更精采的发展及意想不到的改变。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