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Friday, April 28, 2000

媒体非沙包!


在民主法治的国家里,本地传媒遭不平等对待的案件却屡见不鲜,这不只是对新闻自由度的干预,也弑杀着新闻从业员的专业尊严,更引起阻吓新人加进这个服务行业的副作用,必须予以严历谴责与正视



「记者啊!我家孩子被老师打骂,你们帮我写报纸出来,去骂那间学校!」
「记者先生,XX发展公司在我家附近兴建,破坏大自然环境,你写新闻去告他!」
「记者小姐,XX议员以前说要协助我们申请廉价屋,还开口拿了一笔钱,你们帮我写新闻告发他骗走我的血汗钱!」

许多时候,为了替民讨回公道,为了仗义直言,为了揭露不平,人人都把媒体当着是最佳管道,希望媒体代他们出一口气。
往往伸张正义的记者在报导了这些新闻之後,就会接到当事人的‘反应’了。这些反应包括有:表达不满、抗议、向上司告状、施压、杯葛、起诉、恐吓、甚至各形式的伤害如暴力、言语、肢体及记者所属物。

本报一名新进的摄记前晚在进行采访任务时,不幸被群殴攻击,更被夺走相机。
这名才加入新闻行业两个月的新兵,初从校园出来,当然还没有经历社会百态,工作时遇上恶汉暴徒围攻,又相机器材被夺走,被吓得面青唇白。

老实说,他当时所采访的并不是一宗恐怖案件,也根本就不涉及任何难以启齿的家丑,而只是一场普通的车祸。当事人为何需要如此大动肝火,把身负采访责任的记者也一并拿来出气?

有人千方百计希望多多上报,也有人不择手段拒绝上报。由此可见,新闻业是一行最易产生冲突及矛盾的行业,更形成它本身的特殊性质。

在民主法治的国家里,本地传媒遭不平等对待的案件却屡见不鲜,这不只是对新闻自由度的干预,也弑杀着新闻从业员的专业尊严,更引起阻吓新人加进这个服务行业的副作用,必须予以严历谴责与正视!

起诉、恐吓、殴打、菲林被拆、相机器材被夺走、采访车被破坏等事件,在我们的四周常常发生。或许与西方国家相比,我国新闻业者的遭遇尚算是小巫见大巫,毕竟,我们的文化有异於西方,本地传媒的作风也极尽保守及具备高度的操守,时常都以保护当事人为大前提。

凭良心说,本地传媒向来都恰当地扮演份内的角色,除了传达讯息及成为人民的喉舌,更时时刻刻安份守己,照顾人情颜面,绝不像西方及港台的传媒般不择手段揭人私隐及挖爆黑幕。
无奈的是,报人接获书面或邮包或电话方式的恐吓,已不是新闻,除予报警备案之外,最多也只有轻叹滋事者的幼稚无聊与流氓主义。至於严重如生命威胁、殴打及夺走相机,则应予以严历谴责,并交由司法单位来执行制裁行动。

此外,本地媒体近年也成了律师界的「新宠」,许多大商贾及政治人物都陆续把茅头对准媒体,通过律师起诉报馆,动轧涉及百万零吉赔赏金的诉讼案,教人瞠目咋舌。
向来太过手下留情的大马传媒,不幸遇上种种不平的对待,似乎让人有一种无力的感觉,执笔的文人,总是处於弱势?

Monday, April 24, 2000

首长许子根接传召出庭为‘安华与苏玛的肛交案’供证

(槟城廿四日讯)槟州首席部长丹斯里许子根博士表示,最新消息他被通知没必要出庭供证。
首长在一篇文告中指出,无论如何,如果他还是需要出庭为‘安华与苏玛的肛交案’供证的话,他将会给予法庭全面的合作,以及遵守传票上的要求。

以下为槟州首席部长丹斯里许子根博士於本月21日发表的文告内容:
「我於昨日收到一张法庭传票,传召我今日(4月21日上午9时上吉隆坡高庭。
有关传票是於昨日下午3时40分交到我的私人秘书处,而我是在当天下午4时05分返抵办公室时接收到。
该案辩方律师加巴星在有关传票同时挟寄字条给我,表示传召我的目的是要求我准备有关拿督斯里安华依布拉欣分别两次於1993年2月19日至21日及1993年3月19日至21日官访槟州的记录与文件。
鉴於相关资料较为适合由州秘书署礼仪部的负责行政官员发表,我的律师与辩方律师洽商我是否有必要出庭。
今天早上,我被通知不出庭。
无论如何,如果仍需要我出庭的话,我将予法庭全面的合作,遵守传票上的要求。」

Sunday, April 23, 2000

康华丽堡建筑底下另有乾坤??


(槟城23日讯) 具有214年历史的康华丽堡,建筑底下另有乾坤?
国家博物馆及古物部代总监拜曼可若末指出,从过去的经验显示类似的古堡结构底下都会有一些历史文物建筑。
该部门刻正研究在康华丽堡进行考古挖掘的可能性,一旦进行,它将是该古堡有史以来第一 次的考古开凿挖掘工程,以期寻找更多有关该城堡早期发展的线索。
当局也希望藉着开凿工程,可以为康华丽堡取得更详尽的历史资料。
根据当局的研究,最有可能成为挖掘地点的是堡内现有的舞台。
在还末进行挖凿考古工程之前,该局在一个月前经已开始展开保留及防护工程,预料持续至十一月完成,耗资一百万零吉,这些工作包括清洗已残旧污脏的墙壁及修整古树。
目前,当局最急不容缓的工程是加强围墙的建筑安全,尤其是靠近停车场的那一面围墙正陷入近乎崩塌的危机。
他进一步说,该局正尝试使用最新的技术来保留古堡。
他也强调,该部门严格遵守国际古物保留的程序及准则,因为这座城堡极可能被提呈申请列入世界古物。
根据历史记载,当莱特上校於1786年登陆槟城,兴建了这座作防御的临时期城堡,并於19世纪先後数次扩建成为永久建筑。
康华丽堡於1991年被私营化管理,目前是州内著名的历史名胜及文娱表演的地点。


片:

1.历经两个世纪的苍桑康华丽堡现在的面貌残破不堪。
2.早期作防御用途的城堡目前只留冰冷的炮台。

Friday, April 21, 2000

又见“双林”

记忆中最初的“双林”印象记,是纵横中文影坛的林青霞与林凤娇两大影后。她俩是琼瑶电影王朝的绝代双娇,也是当年文艺电影的票房保证。如今俩人皆已嫁作人妇,从水银灯下的灿烂归於家庭生活的平凡幸福,双林影后的风光已随着时代而淡化。

本邦近年却接二连三爆发了另类双林事件。
早前热哄哄地闹了一阵子的槟州双林:被形容为带着夫家产业改嫁,从民政飞象过河到马华的双林州议员跳槽风波,如今仅剩馀波荡漾,不料国内政坛本周又闹出另一宗双林事件,教人措手不及!

此双林当然非彼双林!
先有“槟州双林”再来“马华双林” 。论重量,四林皆属体格高头马大身材健硕魁梧之将。论来头,槟州双林当然不及马华双林。後两者代表大马华人的政党的最高领导层任何的风吹草动可谓牵一发动全身啊!

一方送嫁一方迎娶,槟州双林与前後两党的恩恩怨怨已没有多少人有兴趣去理会。
目前举国华社关注的是马华双林失和事件将会演变成什么样的结局?

其实在去年杪的全国大选前,当马华老二林亚礼公开声明不再在其文冬国会选区寻求蝉联及成为候选人之後,政坛已谣传他与马华老大林良实不咬弦的消息,不过当时没有人对此加以留意。
直到最近一次的会议上林亚礼公开与总会长林良实意见分歧,双方坚持不下,关系僵化,引起马华党内上下的恐慌。

尽管如此,林良实仍以他一贯的淡定作风表示有信心与老二亚礼之间的关系将会改善,歧见也会消除。他认为俩人的失和并不严重,只是一般政党内常见的问题,也如同夫妻或兄弟之间的失和,通过协商精神最终将获得解决。

曾经有人戏言:大马政坛华裔政治力量似乎都被掌控在林姓宗亲的手里。我想,这倒无妨,最重要的是这些林氏宗亲们都以和为贵,为大马华裔的权益至上为重。

我们的周围接二连三发生了双林事件,大家若听到双林,可记得要追问清楚,究竟是指哪一位林先生啊

Friday, April 14, 2000

厅里厅外的YB

我们不要一个在外头抢尽风头、在议会厅内却不见人影的YB。或是若有人影也好,却是不断摇头钓鱼或发白日梦或胡言乱语者。尊敬的议员们,请珍惜机会,在议会厅内用行动来回馈人民所投予您的那一票!


我国国会下议院近来数度发生与会人数不足法定人数而被逼暂停会议的阶段,本周更是本季国会开会以来的第五次了。
在本届总数193名国会议员之中,我国的国会法定开会人数是至少26人。与其他国家的国会比较,这已是一个极低的数目。但是,难以想像的是,本季国会已第五次发生少於26人的记录,讲来实在太不像话。

为了克服议员严重缺席的问题,国阵後座议员俱乐部主席拿督卡玛鲁汀曾发出监督出席率指南,被林吉祥讥为有失国阵光采,类似国阵议员根本就没资格当候选人。
最丢脸的是,国阵议员缺席率始终没有改善,劳动到首相拿督斯里马哈迪医生忍无可忍,於二月中谕令其内阁成员包括正副部长政务次长及国阵後座议员均不得无故缺席。
尽管情况当时即刻获得好转,出席率回升至最高的88巴仙,然而,至今又怠慢下来。正所谓本性难移,看来故态复萌的国阵後座议员们始终没有彻底服从全国主席的谕令。

这一届的国会议员们都是在去年十一月全国大选中被民所托的。甫走马上任的第一季会议,应该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照理是有一大番理论雄才带进议会去争取。奇怿的是,椅子还未坐温,就已偷起懒来了,连最基本的议员职责也遗忘,这岂不是太辜负了当初选民的神圣选票?

根据统计,缺席的议员多都是蝉联连任的旧人。反观新面孔议员们都还新鲜感十足,出席率几乎都是一百分的。但愿他们皆能保持这种热度,那就是该区人民之幸也

不知大家有否发觉,近年的国州议员们都十分亲民,与人民打成一片,任何场合常常笑脸盈盈地出现在人民左右。可是,究竟他们这种亲民方式,是否能与议员的基本职责并驾齐驱,不会忘了议员的首要任务其实是进入议会厅内争辩及立法?
或许是华基政党的“服务牌”打得太响亮,太深入民心,让我们的华裔选民们纷纷以为议员就是他们的免费及义务佣人。举凡有任何大小事都要求议员代劳,包括载送医院看病、带往验眼配镜、签证各项申请表格等等,教议员们疲於奔命,又不敢得罪拒绝或违命,真是有苦不敢言。

另一方面,我们也常在报章上看到一些议员‘指天划地’。前天指路上大洞,昨天指街灯未亮,今天指垃圾没有倒,明天去探望孤儿老妇,後天分发书包红包,大後天不知又会往哪里....
这种天天见报的YB,说穿了就是要维持本身的曝光率,深怕选民忘了他有履行议员任务。至於新闻见报之後,诺言有没有实践,则留给前往采访及报导的记者去应接人民的追问吧!
我们不要一个在外头抢尽风头、在议会厅内却不见人影的YB。或是若有人影也好,却是不断摇头钓鱼或发白日梦或胡言乱语者。
尊敬的议员们,国会厅及州立法议会厅才是您们发挥才能、为民请命、争取民主权益及立法的地方,也只有像这您们这群受托於人的高官雅仕,才有资格进入这神圣的厅堂。那么,就请珍惜这个机会,在厅内用行动来回馈人民所投予您的那一票!

Friday, April 7, 2000

我们不要“卡慌”!


从种种的提款卡被盗提及信用卡被盗签的事件,揭露电子卡其实还有许多的弊病,金融业投资提升电子卡与密码系统的操作与保安,已是刻不容缓的当务之急。
电子商务世界肯定已是即将到来的趋势,银行更应该作出全面的检讨,以克服未来所可能衍生出现的电子系统问题。



槟州在短短五天之内已有250宗盗提案,涉及失盗的存款高达50万零吉。这只是有向警方报案的宗数,还没有包括未去查询户头(户口)的存户在内,预料数目每日都在骤增中。
在这些失窃的无头公案中,涉及的款数可能是用以紧急救命的医药费,或是儿女教育费,或是家庭开炊费,或是组织团体的众人之财,或是留待不时之需的备用储蓄。
提款卡被盗提不是新鲜事,但这麽多宗集体受盗,却还是国内第一遭。

其实,不论是哪一种卡,但凡持卡人向来都有一种恐惧,忧心忡忡,不知什麽时候轮到自己做了受害者。牵涉到钱财的大事,有谁不慌不乱?
发生了盗提案,在这一刻,存户除了力保冷静,还能采取什麽更有效的方法去维护本身的权益? 挤提或关闭户口或更换密码都只是防范功夫,是否能带来些什麽具体的保障?
有鉴於事态的严重性,财政部昨日谕令中央银行及警方紧密配合,展开彻底调查。是否有人为的疏忽,或是有不法集团在幕後进行策划及操控。

然而,从过去的例子,我们发现往往这类案件的调查结果总是不了了之,成了无头公案。毕竟,电子机器只可以记录支款,却无法记录领款者是不是存户本身。况且,在存户开户头时与银行方面所签署的协议书中,对银行有利,对存户没有任何具体的保障。

在猖獗的盗提案的风波中,究竟是银行系统本身出了问题,还是银行职员的人为因素?
不论是哪一项,最终最吃力不讨好的,相信还是银行本身。因为在短期内,银行可能必须赔上所有的失款,以挽回存户的信心。
在长远来说,银行信誉的受损,是难以在短期内恢复的,旧存户可能会退离,新存户也心生犹豫。
存款受盗的存户当然会心有不甘,暴跳如雷,这种感受与反应大家可以理解。但是,若把他们的个人损失与银行的损失来比较,银行确实面对更大的打击与考验。

自动提款卡的推出,本来就是为了方便存户及减轻银行的人力运作量,除了最普遍的支款用途之外,也设有查询结存,转账,存等等的交易服务,是朝向电子金融的一个前奏。
智慧卡的即将推出,是不是能够较全面的保障持卡人的系统安全?
曾经,千年虫是所有全球金融界最极力克服的危机,当我们平安度过了2000年1月2日及2月29日之後,在未来的日子,金融界更不该忽视这个没有暴发固定日期的盗提危机。

电子商务世界肯定已是即将到来的趋势,在这方面,银行更应该作出全面的检讨,以克服未来所可能衍生出现的电子系统问题,漏洞及缺陷。
从种种的提款卡被盗提及信用卡被盗签的事件,揭露电子卡其实还有许多的弊病,金融业投资提升电子卡与密码系统的操作与保安,已是刻不容缓的当务之急。

Sunday, April 2, 2000

和事佬

每一件事情的发生,由於立场有异,看待事情的角度与客观度又不同,总会有人赞同有人反对,只视乎其程度的强弱。一旦意见相左时,就形成争执。
争执很多种,每一分钟发生在世界每一角落,大者如国与国之战、政党之间的争权夺利、党内的派系斗争、小至社团、同事、友好之间的失和。
争执也可分为有形与无形,核武、菌毒、恶言相对等,既使没有视人命如草根,也都造成一定程度上的伤害与破坏。
每回发生争夺战时,常常会见到有一方出来讲和。
这个人的背景可说是虚虚实实,他很可能是由其中一方委派出来代言的,有可能是整个事件的幕後黑手,也有可能的确只是个单纯的和事佬。
就如在一场职位争夺战之中,俩名候选人之中,一方背後有人撑腰,另一方背後也有集团主使。


许多时候,我们看见两个人争执或冷战,你以为这俩人之间发生了不和或误解,也可能为其中一方打抱不平。
其实,在这个时候,有人在背後偷笑呢。因为,整件事情都是由他一手制造出来的,这种人擅於在A君的耳边讲一些话,再在B君的身边扮一下仗义直言者。於是,A君及B君都相信他了,互生憎恨,他却才来假惺惺地扮演调解人,双方还以为他才是最好的朋友呢。
悲哀的是,A君B君伤了精神又伤感情,最後才发觉原来自己做了这麽久的傻瓜,白白被人从中点火,然後再让他隔岸观火。
然而,不经一事,不长一智,学会带眼识人,总好过一而再三受到这类人士的摆布。

Saturday, April 1, 2000

愚人?娱人!疑人?益人!

如果每个人都可以将“愚人”的意图换作为“娱人”娱己的风趣,再把“疑人”的迷惑转为“益人”的举动,社会就显得单纯而充满爱心了。


未到4月1日愚人节这一天,已听到一些人在盘算策划着要如何又如何地去戏弄他人,言下之意,似乎认为期待了一整年,若不好好利用这一天去整蛊人家,岂不荒度之意。

愚人这回事,我从小至今都不曾干过。
愚人者也好,被愚者也好,压根儿皆十分抗拒与反感。
总觉得,人皆有尊严,如果是仗着这一天可以将人愚弄,逞一时之快,看着他人一脸的失措与尴尬,本身又获得了什麽好处?
我相信,任何一位有设身处地为旁人着想的有识之士,都绝不会把本身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上。
将心比心,如果那个在大庭广众出尽洋像及受整蛊的人是你,你又会否在满腹怒火之际,想到这一天是“整蛊免疫日”而勉强露出无奈的苦笑?
而且,如果戏弄者太不识时务及缺乏同理心,一些交情也可能因为玩笑的过火而起了变化,老羞成怒,反目成仇都有份。

失去个人颜面尚算事小,肇起祸来可就事大。消防局,医院及警方,往往成了无聊者开玩笑的目标。
这些机构都是紧急施救的,万一真的不幸被你的一个玩笑而误了重要的大事,人命关天,肇祸者是否还可以心安理得? 他会否一辈子受到良心的责备与惩罚?

损人不利己的行为,何苦来哉? 反之,如果可以从愚人的意图改为娱人,效果却可以大大地不同。生活在紧张的步伐中,适度及有水准的笑话,不仅可以放松心情,还可以拉近彼此的距离与关系。
真亦假时假作真,假亦真时真作假。许多时候,社会的虚虚实实,不得不令你产生千百个疑问。在面对每个戴面具的人物时,我们应否真的需要去“疑”人?
不疑,可能上当受伤的将是我们;疑,人间的现实却又太教人心寒。

教育部官员擅自在未知会上司(正副教育部长)的情况之下,发布国内私人学院禁止接受统考文凭为入学资格的禁令,一时震惊华社。虽然有关官员的这项发布经於第二天由正副部长加以否认及表示不知情,然而,对广大的华文教育社群而言,这不只是一个愚人的玩笑这麽简单,而是一项值得疑人的问号。
大冢对於华文教育的发展及前景抱着战战兢兢的心态,我们的华教,不知在什麽时候会再接获另一颗炸弹?

受屋租统制法令(废除)所影响的租户卢陈一老一盲,被马华林李两州议员告之房屋部已批准让两位迁租到利华律的政府廉价屋一单位。不过,房屋部官员随後否认有对林李州议员作出这份承诺,只表示会依照申请者的资格来作决定。此外,自救会也要求那位答应将缴付一年租金的隐名埋姓慈善家出面,否则,租金到时将向谁追讨?
但愿这些努力都不是让他俩一场欢喜一场空的娱事,也希望他俩不会白白做了前路茫茫的愚人,而是真正感受到社会温暖的受益人。

总觉得,如果每个人都可以将“愚人”的意图换作为“娱人”娱己的风趣,再把“疑人”的迷惑转为“益人”的举动,社会就显得单纯而充满爱心了。
不论是愚人、娱人、疑人或益人,何妨在这一天,就且卸下你平时严肃的面孔,让平淡的生活,感染上无伤大雅的幽默情趣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