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Saturday, January 29, 2000

「年」难为了荷包

劫案率突高是每逢新年的趋势,显示了社会中仍有一大群「没钱过不了新年」的人。如果「年」是需要金钱来点缀,那岂不是失去了其「一年之始,万象更新」的意义?



年关将近,罪案频传,匪徒当街掠夺抢劫的事件屡屡发生,尤其是手无搏矱之力的女流,更成为匪徒行劫的对象。
近半个月来,手头上处理的行劫新闻多不胜数,对於社会治安与风气不禁产生了不安,同时也劝勉同胞们出入小心,避免成为匪徒的下一个目标。

女市议员在夜深时刻独自步行前往取车时,在路旁遭到洗劫。一名社会女活跃分子也在练完太极拳之後,在路旁被匪徒看上,夺走皮包,还将她推落地面,撞伤头部,在医院深切治疗部接受施救。
此外,超市及购物广场的停车场也成了劫匪的天堂,趁着大家钱袋满满地前往狂购时,先下手行劫。富商太太在晨运时也险些被匪徒强行拉上四轮驱动车,更有女驾驶者把车停靠在自家门前时,突车门被开,匪徒夺走皮袋钱财。
常言道,破财消灾,若失去钱财可保住性命体肤还好,最怕是一些丧尽天良的劫匪,在掠走财物之後,还杀人灭口,或将受害人捆绑、推跌撞伤,令人闻之愤怒。

劫案率突高是每逢新年的趋势,显示了社会中仍有一大群「没钱过不了新年」的人士。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些干下罪行的劫匪,大概也是在无计可施之下,才狠狠地向别人的财物打主意。
我相信,没有人愿意使用不义之财来过年的,他们在走投无路之馀,才出此下策。可能他的家中捉襟见肘了、可能他的孩子们嗷嗷待哺、可能他失业了、可能公司没发花红、可能他的孩子需要一笔开学费及购书费、可能他没钱为家庭张罗新年贺礼、可能他的小女儿已经几年没有一件新衣了......

每逢到了年关时节,耳边总是萦绕着唉声叹气,莫非「年」真是教荷包如此难为?
进一步深思,如果「年」是需要金钱来点缀,那岂不是失去了其「一年之始,万象更新」的意义?

Thursday, January 27, 2000

双林成为马华永久党员

(槟城2000年1月27日讯)双林的党藉为马华永久党员!
本报查悉,一般上,入党的党员皆缴付2零吉的普通党员费,而双林却是一次过付了100零吉,取得永久党员藉。
据了解,根马华的惯例,凡是「YB」(国州议员)级的党员,其党藉都是永久党员。而一般党员的入党程序,只需经过中委会议的批准。
双林的入党申请表格於日前提呈,经过马华会长理事会闭门讨论之後,议决接纳。

-------------------------------------------------------------------------

(槟城2000年1月27日讯)双林加盟马华终成事实,不只「国阵精神」起了变化,马华党内也进一步卧虎藏龙!
在本届大选中再度取得漂亮成绩的马华,基层盠现的势力与压力日愈膨胀,除了要求更多的官职分配之外,也伺机待发,纷纷谋算在党内更上一层楼。
事实上,马华早已在多年前伸张触角,深入华社各团体,也与州内主要华团保持紧密的合作关,为重夺槟州政权而?下「天罗地网」,巩固势力。
尽管马华表明接纳双林?非旨在争夺槟州政权,但难免是在为来届大选铺路,尤其是在下届选区划分之後,所增加出来的2国6州议席。
据悉,马华民政早已在放眼一旦选区划分之後,争取获得更多的选区代表权。
尤其是此番双林带着民政的六拜与柑仔园两个州议席跳槽,在下一届大选时,有关两个议席又属哪一个政党,相信在未来的数年仍会有一番不眠不休的争执。
毕竟,国阵各成员党皆希望增加自己的代表权,一旦胜利,在各项官职的分配要求上,争取的声音可以更响亮一点。

另一方面,马华当初在民政家变时,力邀双林过档,意图明确。如今在争取官位失败之後依然接纳双林,显示其领导层具有怀侠道义之风。

不过,在进入马华之後,双林今後会否获得善待?抑或是步许岳金等人的後尘、不得志?。
正所谓瘦田无人耕,耕开有人争,马华已从昔日的病猫日渐壮大,党内的派系再度现形,惟情况仍未恶化。如果领导层在现阶段没有好好运用政治智慧来化解,未来也是一片危机,难保不会重蹈民政党的覆辙。
马华接纳了双林,也该以民政的是次教训为警惕,确保党内情绪平稳,切勿因小失大!


(槟城2000年1月20日讯)双林即将告别「国阵独立议员」的尴尬身份,加盟马华已成定局,只待首相休假返马後点头同意!
据悉,一旦国阵全国主席马哈迪从国外度假返国,双林及马华即将把此事再度请示首相。
如果首相没有异议,预料双林将在农新年期间,加入马华的「大团圆」阵容之内。
从近期的演变,双林加盟马华绝对是有?可寻的。双林於退出民政党的两天後,即公开表态将加入马华,也几乎在各公开场合都与马华党要“共同进退”,站在同一阵线,双方压根儿就是「郎有情来妹有意」。
尤其是在槟州立法议会召开本届首度会议时,双林与众马华议员表现比反对党更为激烈,同一鼻孔出气,把茅头猛指向民政党的首席部长许子根及行政议员纪碧真与丁福南。

双林的发言人林武灿也强烈暗示他俩的近期入党动向,表示俩人的支持者皆认为他俩应该加入马华,绝不重返民政。
此外,自从双林於去年12月2日州政府尚未组成的紧要时刻宣?退出民政党以来,马华也不怕触犯国阵精神,大开门户,从不避忌地公开欢迎双林的加入,更加强了双林的意愿。
无论如何,在这之前,双林加盟马华的动向不只没有受到国阵的祝福,还加以反对。副首相阿都拉及民政党全国主席林敬益皆先後一再声明国阵成员党之间不允许类似情况发生,?力劝他们重归民政老家。

不过,副首相的心腹槟州议长耶哈也哈密却於两周前突然打破沉默,表明槟州议会不承认这俩位国阵独立议员的身份,也等於双林非得加入其中一个政党不可。
如果双林加入马华属实,马华以其最强盛的阵容,将成为槟州立法议会内的「大哥」,即11名代议士,顺序排列是巫统10位,民政8位,国大党1位。反对党方面是行动党、公正党及回教党各一位。
无论如何,悉,随着州联委会主席拿督石清霖的辞退官职之後,槟州马华内部也蕴酿两股势力的增长,双方互扯後腿的事件频传,萌生新一代的危机。双林的入党,会否进一步恶化两派日渐紧张的关?抑或可以化解眼前小危机,步向大团结?

Saturday, January 22, 2000

千禧婴的争议

如果婴儿甫出娘胎即可以言语,我猜想,这一刻他们可能会说:「别争了,是不是千禧婴,真的那麽重要吗?我只想健康正常又快乐地长大!」


世纪末是个多灾多难的时代,天灾人祸接二连三发生,千禧年的降临为人间带来了新希望,尤其是在高喊倒数声过後,一系列的「千禧记录」留下了历史的见证。
人们暂时忘却千年虫的挑战,力求创下千禧记录而花招百出,有千禧婚礼、千禧婴儿、千禧飞行、千禧千人宴、千禧合约、千禧会议等等的千禧庆典。

在我国一片闹哄哄迎接千禧之馀,竟也发生了千禧婴的争议。毕竟,创下千禧婴记录是比其他的千禧记录来得困难,因为早在10个月以前就必须作足功夫,又需靠着天时人和的因素来配合。难怪,尽管2000年1月1日已过了3个星期,内的千禧父母及院方仍然没有放弃为宝宝的「千禧地位」而努力争取。有些家长说,这麽难得的记录也要与人分享,那就非争不可了。

迈入2千年的第一天,我国各政府及私人医院共有4百馀位千禧婴诞生,其中来自槟城的饶文仲与林少君夫妇,於2千年0时0分01秒诞下女婴饶欣怡,堪称为我国第一位千禧儿,为槟州创下第一的记录。
不过,位於吉隆坡中央医院、丁加奴勿苏医院及沙巴山打根医院,也同时在午夜12时01分接生了千禧婴。其中首都的一名巫裔男婴更抢先领走了价值18零吉的奖金及奖品。

有了这场我国首名千禧婴之争,婴儿的出生时间也成了备受医学界及公众争议的课题。
针对「谁才是第一位千禧婴」的核定课题,国内外医学界专业人士先後发表了意见,皆咸认婴儿的出生时间是无法以秒来计算的,因而并不可能在这十分短暂的时间里,断定谁才是第一。

根据世界产科的标准出生时间计算法,婴儿的出生时间是指胎儿从母体中完整地脱离出来的那一刻,是以分钟来计算,无法精算到秒计。
因此,国外的产科专科医生更质疑这宗槟州千禧婴的准确性,认为世界各国的先进产房也无法确定婴儿的出生秒时。

此外,一般人把哇哇哭声当着是生命的开始,也是个错误的观点。
其实,如果各界能够放开「千禧婴」的名堂,这群与一般婴儿无异的小宝宝,一样需要大家的呵护关爱陪伴他们成长,而不是一再争议谁才是千禧第一的地位。

我绝对相信婴儿的父母并没有强求自己的孩子是否是千禧婴,只要宝宝平安健康,天下的父母已乐开怀了。
如果婴儿甫出娘胎即可以言语,我猜想,这一刻他们可能会说:「别争了,是不是千禧婴,真的那麽重要吗?我只想健康正常又快乐地长大!」

行人天桥底下有乾坤

(槟城2000年1月21日讯)行人天桥底下有乾坤,害得女性止步?!

顾名思义,行人天桥是为了方便行人,尤其是在这车水马龙、马路如虎口的时代,肩负着让行人安全过路的使命。
在亚依淡商务学校前,市政局刚兴建了一座美观的新式玻璃纤维防癵行人天桥,一旦正式启用,肯定将为附近的行人带来便利。
据查,该处除了是相当稠密的住宅区之外,附近更有4间小学、回教堂及童军与圣约翰救伤队的会所,时常有行人冒着危险过路搭车。
该天桥虽然尚未正式启用,由於工程已完毕,行人早已先行使用。附近居民陈小姐告诉本报说,走着走着,当她把头往下望时,可真将她吓了一大跳。

原来,这座新的行人天桥梯级之间有很大的空隙,站在梯下纳凉的人,只要稍微抬头,就可轻而易举地一览无遗「景色」,而正在走梯级的小姐太太们,还不知道自己早已春光乍泄了!

此外,她也说,由於天桥下就是巴士车站,等巴士车的人,总是喜欢在桥下纳荫,教女性们不敢使用天桥。
同时,由於该天桥接近州回教堂的红绿灯,每逢上下班时间及红灯停车时,长龙阵的车辆都排到桥底下,更让走在天桥上的女性担心她们无意间成了桥上风光的表演者。

另一方面,由於该天桥两旁都是铁枝围杆,也制造机会成了变相的舞台,走在桥上的人,像此外,由於该天桥两旁都是由铁枝围阑杆,像是个道路上的舞台,走在桥上的人稍有失仪态,可就公开让来来往往的路人观赏。

如果天桥的兴建只能让男性使用,女性望而止步,岂不成了美中不足的憾事?


片:
1.行人天桥梯级之间有很大的空隙,站在梯下纳凉的人,只要稍微抬头,就可轻而易举地一览无遗「梯上春光」。
2.天桥下就是巴士车站,等巴士车的人,总是喜欢在桥下纳荫。
3.天桥两旁都是由铁枝围阑杆,像是个道路上的公开舞。

Saturday, January 15, 2000

姐姐妹妹站起来

无论是从女性的同理心角度、或是以新闻从业员的职业观点,这都是一则让人震惊、难过及哗然的新闻。
堂堂一名出入国会大厦的反对党女议员,也遭到性骚扰的纠缠,更教我们广大的姐姐妹妹们,深深感到安全与尊严面对身心双重威胁。



在竞选时被对手以站蹲论而名躁一时的国会议员郭素沁,公开揭露被性骚扰的始末,并谴责警方没有对此案严加处理。
无论是从女性的同理心角度、或是以新闻从业员的职业观点,这都是一则让人震惊、难过及哗然的新闻。
堂堂一名出入国会大厦的反对党女议员,也遭到性骚扰的纠缠,更教我们广大的姐姐妹妹们,深深感到安全与尊严面对身心双重威胁。
郭素沁国会议员勇敢地站出来揭发「神密人」的性骚扰举止与言论,姑且不谈是否有政治宣传的味道,一个难以否认的
事实是,她也传达着让姐妹醒觉的教育讯息,遇到类似的无癴之徒时,应该出来捍卫女性同胞们的切身利益。

随着女性在职场上的活跃,社交圈子的扩大,无论是单身或已婚、或是教育程度的高低,都似乎逃不过种种的性扰骚与侵犯。
女性的基本人权受到挑战与欺凌,如果歪风继续恶化,女性将处在疑虑、恐惧、不安的环境里。社会不应再抱持着看热闹的心态,大家应该深思检讨性骚扰的背後因素及如何制止它的猖獗。

在这一个年代,性骚扰的出发点已不再只是单一地从「性」出发,背後还带着政治、仇恨、升迁、利诱、或私人恩怨等等动机的复杂因素。
有人无辜遭受性骚扰,另一方面,却也有人以性来达到个人目的。美国总统克林顿、章孝严的实例,「性」成了政治舞台上的最有效直接的手段,这些名人尝了“先甜後苦”的滋味,
除了本身必须承担後果,更是对太太家庭的极大不尊不敬。
然而,最可悲的是,也有部份女性涉及参与性骚扰或性丑闻的幕後策划,一些更为风流男性包庇恶行,转而非议归咎女性受害者。这种同性自相残杀的行为,徒让男人得意偷笑,真是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我国政府也已於去年8月推出「防范及杜绝工作地点性骚扰的准则」,并考虑立法对付涉及性骚扰的男女违法者。
教人无奈的是,除了靠着本身的智慧坚持自爱自律,女性们能否避过性骚扰,始终还略嫌欲拒乏力。
毕竟,处於被动的立场时,暗箭难防,且又防不胜防,不幸遇上性骚扰的女性也该自强,从阴影中走出来,重振人生的积极价值观。

寄语姐姐妹妹们,站起来正视本身的安危,还我女性尊严!

Thursday, January 13, 2000

陈锦华接纪律信

(槟城十二日讯)随着拿督陈锦华接获民政党发出纪律信之後,另一位在名单之内的白顺安,至今仍在「等」着党的行动。
白顺安受本报询及时表示,他还没有接收到纪律信,因而尚无法决定要采取什麽行动来回应「解释为何不被开除党藉」的纪律行动。
他说,从报上阅读党总秘书的文告之後,他获悉自己竟是被党采取纪律行动的4名人士之一,感到很惊讶。
「我承认,在反对当权派事件的数次新闻发?会上,我都有出席,有数百人之多,但我又没有发言.....」
他表示日前有接到总部的电话,叫他去总部一趟。「我已知道他们是要发信给我,为什麽我要去? 我在等着他们寄来给我!」


另一方面,拿督陈锦华已证实於日前接获有关纪律信,他要求党举行一项公开听证会,否则,他将通过新闻发布会大爆民政党内幕。
他说,如果党领导层公正廉洁,没有任何不可告人的事,就应该召开公证会,特别是允许传媒们出席聆听及报导。
他也说,有关纪律信的内容过於简单,指他在一些场合公开发表破坏党的言论,要求他作出解释为何不应被开除的理由。「谢宽泰应该把文中所指的何种场合及言论作出详细的说明,以便我作答。」

Saturday, January 8, 2000

没有定律的高层次游戏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民政党内不满情绪的升温,由初时的掩盖、含蓄、含糊、不置可否、默认、分派、公开对峙、谴责、破口大骂、挑战到退党及纪律行动,这白热化的决裂进度,教关心者、效忠者及爱党者都无奈地叹三声!
以一个局外人的角度看,套句歌词说,人生本来就是一处戏,恩恩怨怨又何必太在意?毕竟,离合本无常,更何况政治也只是一场高层次的游戏,没有绝对,更没有永恒。



民政党危机覆水难收,两派决裂一日比一日恶化!
继双林於大选後闪电退党事件之後,党元老拿督林维雄及倪福来局绅也於日前先後宣布退党,昨日总秘书更发出纪律信予拿督陈锦华及白顺安,要求作出解释为何不应被开除党藉。
民政地震一波接一波,引爆力虽强大,唯槟州政府已组织成形,因而未见其影响力的深远,毕竟这是党内的不满情绪所选择的宣癢方法,党外人士隔岸观火者居多,幸灾乐祸者也不少。

过去多年的采访生活,亲眼见到民政两派的关系由融洽演变至翻脸无情,以至现今的退党及纪律行动,心中不无感慨万千的。
当然,在这过程中,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不满情绪的升温,也由初时的掩盖、含蓄、含糊、不置可否、默认、分派、公开对峙、谴责、破口大骂、挑战到退党及纪律行动,这白热化的决裂进度,教关心者、效忠者及爱党者都无奈地叹三声!
以一个局外人的角度看,套句歌词说,人生本来就是一处戏,恩恩怨怨又何必太在意?毕竟,离合本无常,更何况政治也只是一场高层次的?戏,没有绝对,更没有永恒。

凭心而论,民政党的作风是各国阵成员党之中,最为民主的。每一届的党选过後,失利的方也从不会被排挤在外,反而仍被主流所接纳,一番良性竞争之後再度团结於其「三角旗帜」之下。反观其他成员党,每次的党选过後,失守的一派都是兵败如山倒,从此在政坛消失得无影无踪,即使有东山再起,也难有所作为矣。

这回,民政党领导层之所以作出如斯清理门户的重手之举,料想他们已忍无可忍。正如被挑战派千支茅头所指的槟州主席丹斯里许子根博士所言,有关人士近月来的毁党举动,包括在筹组政府的最紧要关头有策划性地“闹情绪”,皆已超越民政党的宽容度了。

纵观民政党近年来所爆发的大大小小地震,说实在的,皆出自一辙,环绕着同样的人物与恩怨情仇,只是馀波震幅之差别而已。

党内纷争闹得多了,新鲜感尽失,不免让党员心生反感失望及离心,也同时腾出极大的空间让外人有机可乘,助人之长,灭己之短,这是当权派不可不慎的。

如果当权派无法即时摆平这场风波,重振威信,或许将影响往後的领导,使民政党江河日下。因此,当权派应该重视党内的不平情绪,予以妥当处理。唯有靠着政治智慧,化解党内的矛盾,免除了内忧,才有能力面对外患,为社群服务、争取更大更平等的权益及展开长远的政治斗争。

姑且不论谁是谁非,相信随着这场清理门户式的纪律行动,是一次划清双方关系的时刻,从此,所有的恩恩怨怨就此按下休止符。至少,在未来数年内,民政党可以平静地重建其势力与团结。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