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Saturday, July 29, 2000

灾难见人性

平时的日子,没有人愿意被称为“灾黎”这般大吉利是的称号。可是,当有一些利益摆在眼前时,即刻涌现许多来历不明的“幽灵灾黎”,企图享尽“灾黎的特权”。


患难可以见真情,灾难也见证了人性。
八条路网寮一场焰天大火,火魔在夜光中张牙舞爪,烧毁了数百户家园的欢笑,激起了社会人士的慈悲爱心。各方在检讨木屋区的环境及防火设备之余,更窥视了不少的人性。
在这场大火不幸发生之後,坊间即时流传着各式各样的流言,无论其真实性有多少,传进耳里,始终让人心里不舒服,
纳闷不已。
起初是指称消拯员趁火打劫,在那十万火急的当儿,不但没有履行救火的神圣任务,反而进入着火的木屋内,打开厨柜企图偷走居民的贵重物件,不巧被居民发现,将该名消拯员痛打一番。
再者,有人言之凿凿,指州政府命令消拯队放慢速度,故意拖延救火的时间,让一把火烧光所有的木屋,夷平该区,以期让路来兴建日落洞高速大道。
此两大救火延误的传言经过报章的宣染,引发众愤,槟州首席部长丹斯里许子根博士与消拯局总监怒不可竭,除了予以否认之外,更疾呼若持有证据应挺身而出,作出指证,而不是不断在外散播无根据的谣言。
直到今天,仍不见有哪一位灾民针对上述两项指责而作出正式举报。没有根据之说,不攻自破。

当州秘书宣布州政府将动用「州元首慈善基金」拨款每户500令吉时,登记工作一时如潮而来。混水摸鱼之辈,企图分一杯羹,使州政府不得不仔细重新鉴定登灾黎名单的真伪,连累众人皆无法在第一时间内取得援助金。
平时的日子,没有人愿意被称为“灾黎”这般大吉利是的称号。可是,当有一些利益摆在眼前时,即刻涌现许多来历不明的“幽灵灾黎”。

真假灾黎实在难以分辩,他们不只混入登记申请援助金,更盯上救灾中心,享有免费的每日三餐供应,以及衣服住宿的便利。在救灾中心内,骗吃又骗住,衣物任你选,享尽“灾黎的特权”。
这种坐享其成的欺骗作风,教人不禁要开声谩骂一番,他们大大地连累了逼切需要援助的真正灾黎,甚至一度造成食物荒。
此外,火灾过後,救灾赈灾的行动此起彼落,社会上的众多善心人真不少,救济品及赈灾金纷至沓来。
从过去的经验,在许多的赈救行动过後,发现有些灾黎其实并没有分获任何赈灾金或救济品。在这方面,筹办单位的号召力与信誉是十分重要的,否则的话,拿着灾黎的名称来筹款或募捐,最後没有让需要者受惠,良心又会否受到谴责呢?

Friday, July 21, 2000

上网购药自医?

网上购药牵涉的何止是买卖交易那么简单。我国医学界都不鼓励网上购药的活动,主要是因为本地人的医学意识与用药常识都太过贫乏。如果网上药剂公司都是合法的注册公司,适度的网上购药的确可带来一定程度上的医药资讯与便利。


从孩提时代开始,我们就时常听到家长的叮咛,没病不可吃药。毕竟,谁希望生病服药?
尽管这句话一直陪伴着每一个人成长,可是,发现部份长大之後的成人,却偏偏对某一些药物情有独钟,有事没事都喜欢吞服一些药物。
其实,药物之所以不可以胡乱服食,当然是因为它也适得其反地具备了同等的杀伤力。
由於药物本身的特殊性,一般人都不可随时随地购买任何药物。在这方面,我国的医药法令的确是严格监视及管制。

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药物有其正确的医疗性及娱乐性二大作用。
卫生部禁止随意出售咳嗽药,因为药物内含有微量的麻醉剂,避免让瘾君子买来豪饮当醉。玛非大麻其实都是用作为医疗上的止痛药,却被大量食用,成为害人不浅的毒品。

我们时常都在强调资讯时代的来临,种种先进的科技渐渐改变了我们旧有的生活方式。如果还无法掌握上网的技能,唯恐落在他人之後了。
网上购物也已不是新鲜事,但是网上购药牵涉的何止是买卖交易那么简单。
欧美先进国兴起网上购药的潮流,越来越多的网上药剂公司设立,从传统的门售形式转往网络空间。由於方便快捷,购买者也保有绝对的私隐,网上购药掀起另一片服药的新气象。

我国医学界都不鼓励网上购药的活动,主要是因为本地人的医学意识与用药常识都太过贫乏,网上购药自医将引起一定的疑虑与争论。
人云亦云,断章取义,足以形容本地人的用药态度。他们往往在一知半解的情况之下,又一心急於用药,於是,非正途的药物知识就先入为主地被奉成金科玉津。
如果病人没有定时接受门诊,在没有医生的指导及随後的观察之下,病人盲服药物的後果可想而知。许多的药物副作用及并发症,并不是在短时间内即刻显现,而是潜伏在人体内慢慢繁衍,无声无息地破坏身体的机能,待被发现时已晚了。
此外,政府禁止一些药物的出售及使用,当然有它的理由。如果病人逃越法律的界限,轻易地从网上购得这些禁药,後果虽自负,也未免太过重了。
网际网络本来就是一个虚拟的世界,如何在虚中求实,就得视上网者的个人良知、智慧与判断能力。

如果网上药剂公司都是合法的、正当的注册公司,那么,适度的网上购药的确带来一定程度上的医药资讯与便利。
再如果进入这些医药网站可以取得正确的医药知识,那绝对是值得鼓励及推动的。上网浏览者可以透过有关药剂网页,得知某种药物的种类、背景、用途、售价及副作用,提高公众对医学的认识,做个详细的比较之後才来决定。
此外,对於一些必须长期服用药物的病人,他们既已熟悉某种药物,就可以通过上网直接订购,免除了定期求医取药的舟车劳顿,更可以以较廉宜的直售价格来取得药源。

网上医疗目前仍处於争论性的阶段,通过冰冷的电脑配备,医生与病人的接触、沟通及诊断会否有误? 如今再掀起网上购药的潮流,势必为医疗界带来一股的冲击与考验。##

Thursday, July 13, 2000

知识产权的身价

在扑灭盗版政策的行动中,如果单是靠着法律赋权执法人员四处取缔,是否能全面杜绝盗版货? 若是正版价格与翻版的相距不远,又是一般人可以负担的合理售价,在这样的市场,试问还有谁愿意问津盗版货?

许多时候,还未在我国上画的电影,街边的档口已抢先一步摆售其翻版录影光碟。消费人总是说:只需以廉宜的价钱就可预睹热话影片,谁不趋之若鹜?
难怪乎身受其害的港台歌星影星,较早时不惜多次在街头请愿,除了吁请执法当局严正捉拿盗版商之外,更要求观众听众们别‘帮衬’盗版货,真是用心良苦。

无可否认,这是一个抄袭的世界。自古有言:「天下文章一大抄」,只看你是否抄得够高明而又不露痕迹。所有的名句都被前人说过了,所有的大事也被前人创史了,说得坦率些,我们只不过是在延续抄袭的传统及加以改良而已!
你能说考试不是抄的一种吗?它只不过换了个形式而已。学生将课文背得滚瓜烂熟之後,进入考场原文照写在试卷上。写得越像课本的原文,分数也越高,这不是另一种抄袭吗?
盗版延申自抄袭,然而,盗版比抄袭严重多了。非法盗用原版来牟利,应该罪加一等,因为这已盗去了他人的专有版权,行为与偷窃没有差别了。
本报日前的一篇特别报导揭露,我国的地下光碟制造商平均每日可生产高达4千万片的盗版光碟,分别由国内逾一百条光碟生产线制造。由此可见,盗版光碟在我国的普及与猖獗程度已到了十分严重的地步。
虽然光碟生产线所需的资本高达美金8百万元,不过,鉴於回本又快又容易,盗版光碟制造业已成了一门抢手的地下生意。

随着国会於於本月10日通过光碟法案之後,本地的所有光碟制造商都必须向贸消部及国际贸工部申请执照以合法化,俾对付及检举地下光碟制造商。
此外,内阁较早时也立法管制制造光碟的化学原料的进口及买卖,以直接打击这些地下光碟制造厂的操作,并整顿该行业的合法性,也从而协助拥有合法准证的授权光碟制造厂商,挽回他们备受影响的业绩。
在实行扑灭盗版政策的行动中,如果单单是靠着法律赋权执法人员四处取缔,是否能全面杜绝盗版货? 抑或尚需衡量其事发原因及连带关系?

无可否认,正版软件及光碟的市价过高,是促使盗版活跃的主要原因。这一点,连我国贸消部长丹斯里慕尤汀都承认了。在中国,经营翻版生意是无法谋生的,因为该国的正版价格与翻版的不相上下,相距不远,又是一般人可以负担的合理售价。在这样的市场,试问还有谁愿意问津盗版货?

我国是个标榜着迈向电脑科技及推动资讯工艺的国家,如果版权费没有调整,对资本不丰厚的初入场小商家肯定负荷不起,成本的提高锐减了他们的市场竞争能力,更形成了国家进步的一大阻力。
如果版权费及正版货能够远离“奢侈品”的行列,成为普及化的消费品,那么,杜绝盗版的行动,或许就可进一步收效矣!

Friday, July 7, 2000

消费人的权力行得通吗?

如果说,7月是消费者恶梦的开始,相信也不会太过份。
还不是吗?从交通、日用品、食品、必要服务等等纷纷涨价的情况看来,每个人的每月开支节节上升;至於收入嘛,有哪一家老板顺应这场物价腾涨而体恤员工、给予调薪的?
自从州内的水费酝酿提高之後,国能开始向逾期缴交电费的用户实施1巴仙费用作为惩罚,举国人民怨声载道,许多团体领导人也表露不满及抗议。

有人解嘲说,看来只剩下空气是免费的。但是,我们周围的免费空气也越来越污浊,眼前虽可免费享用,将来可能用我们的健康来换取代价呢。
长途巴士、大道收费都不断起价,连马航也要求提高50巴仙的国内航线票价,怎不叫人咋舌?
若想迈步展开爱国之旅,就剩下火车可以乘搭了。否则的话,大家只好都困坐在家里。这些交通服务的猛涨,与推动国内旅游的努力背道而驰,真是一大讽刺。
更叫人吃不消的是,每天以巴士代步的上班族及学生们,竟然於本月开始必须缴付高达30巴仙的车资,有些甚至狂涨至60巴仙,教人无法接受。

虽然这些涨幅还不致於是闹到通货膨胀的严重地步,然而,这些物价的调整却已让消费者的肩膀百上加斤。
其实,如果提高收费之後,消费者可以得到更佳的服务,那又另当别论。可是,摆在眼前的事实是:各项增加收费的事项,都不见有什么素质的提升及改善。
於是,不满的、埋怨的、痛骂的、幸灾乐祸的、唉叹的各种声音,同时升温了起来。
这个时候,大家不约而同地说,这就是大选的後遗症了。

全国大选後,千禧年的新政府才组成半年,人民就开始面对物价昂升的苦境,难免让众人将两者扯在一起谈论的。
是巧合也好,是蓄意也好;总之,消费者必须无奈地接用这样的价格,除非你不使用。
借用我国贸消部最常说的一句话:「欲对付漫天开价的奸商,我们可以行使及发挥消费人的至高权力,那就是不买或不使用这些货物或服务」。
哗,原来消费人有着这么大的权力! 但是,别高兴得太快,你又如何去运用这个自由市场所赋予的至高权力呢?
大家都知道,所谓的“消费人权力”几乎是形同虚设的。
因为有关货物或服务都是你我必须‘光顾’的。试问有多少人可以自供水源? 有多少人可以不使用国能的电流供应? 有多少人可以不拨电话不上网? 又有多少人可以足不出门户?

“消费人权力”充其量只能让我们自我安慰一番,唯有在一些情况之下,“消费人权力”才得以发挥。

军火匪驳火事件虽是国家大事及热门话题,但是眼前发生的物价飞腾却是老百姓们最切身又影响深远的,政府在快速解决军火匪事件之後,会否回头考虑人民的忧患?

否则的话,在这个自由交易的商贸之市场,“消费人权力”只能算是英雄少有用武之地,虚有其“权”了。
这一连串的涨价风,莫非应验了反对党大选前的预言?

Saturday, July 1, 2000

智慧的声音

林良实向来掌握说话艺术,他的「智慧的声音」这番话,也可称为妙论。问题出在於,怎样才算是「智慧的声音」? 议员们的声音,都是智慧之声吗?这真是个伤脑筋又见仁见智的问题。谁才有资格鉴评议员们的发言是属於“智慧”或是“吵闹”?


州内臣民期待了半年的州立法议会,本周‘终於’召开,不料‘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短短四天内宣告无限期休会。
由於时间短促,所有议员被限定发言时间最长为25分钟。部份州议员们为了无法畅所欲言而发出怨声,更疾厉抨击州政府,认为州政府剥夺了他们的发言权利。他们被选民委托,身负重任,议会又只半年才召开一次,如何有效将累积的选区问题带进州立法议会厅内寻求解决呢?
有鉴於此,除了辩论主要的课题之外,身为议会厅内最多‘人口’的马华代议士,也捉紧机会向以民政党为主导的州政府开抢炮轰。对马华十一名州议员来说,屡次要求增加官职不遂而撇在心里头长达半年的闷气,25分钟怎么够用来发泄?
他们比反对党更强烈的批判政府内存在的弊病,在州议会内成了声量最响亮的反对声音。无可否认,在反对党人少声弱的局势下,马华後座议员经成功扮演了有效的制衡作用。
不料,马华众议员的这些激进反应,被槟州副首席部长拿督希尔米形容为“吵吵闹闹”,促请他们停止这种作风,免得影响槟州国阵的团结精神。

马华全国总会长拿督斯里林良实医生在吉隆坡很‘巧妙’地开声了。他说,任何议员都可以在议会厅内发言,只要他们所发出的是智慧的声音及提供建设性意见予政府。
林良实向来深深掌握说话艺术,他的这番话,也可称为妙论了。

因为问题出在於,怎样才算是「智慧的声音」? 谁才有资格鉴评议员们的发言是属於“智慧”或是“吵闹”?
我们知道,除了哑子,人人都会发出声音。但是,为什么有些人的声音是智慧的传送、美妙的化身;有些人的声音却是肤浅得难以入耳呢?这就视乎个人的修养与内涵了。

常言道:「忠言逆耳」,真教人遗憾的是,此话绝对没有错。越忠诚坦率的声音,越少人有兴趣及耐心去聆听;往往普罗大众喜欢听的,是那些缺乏人文修养的煽动性言论。於是,社会上才有哗众取宠、掩人耳目之辈,不断地在散播着没有智慧的声音来妖言惑众。

议员们的声音,都是智慧之声吗?这真是个伤脑筋又见仁见智的问题。像这群马华州议员在州立法议会内的表现及言论,反应都是叫好却不卖座,算是智慧之声吗?

听君一席话,胜读万卷书。智慧的声音,理应人人爱听;每回有什么名人名咀主讲专题,既使是需要付钱,大家也不惜买票争着入场。
就说红透全球华人地区的著名作家暨主持人苦苓吧!在本报的协办之下,他於今日风尘仆仆到来槟城主讲一场『没结婚,算你好运』的讲座,风趣而又带有启发性的讲题内容,听众反应热烈,座无虚席。
每每听了智慧的声音,整个人如沐春风,这些话语不断地在耳畔萦绕回响,久久不能忘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