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Saturday, April 1, 2000

愚人?娱人!疑人?益人!

如果每个人都可以将“愚人”的意图换作为“娱人”娱己的风趣,再把“疑人”的迷惑转为“益人”的举动,社会就显得单纯而充满爱心了。


未到4月1日愚人节这一天,已听到一些人在盘算策划着要如何又如何地去戏弄他人,言下之意,似乎认为期待了一整年,若不好好利用这一天去整蛊人家,岂不荒度之意。

愚人这回事,我从小至今都不曾干过。
愚人者也好,被愚者也好,压根儿皆十分抗拒与反感。
总觉得,人皆有尊严,如果是仗着这一天可以将人愚弄,逞一时之快,看着他人一脸的失措与尴尬,本身又获得了什麽好处?
我相信,任何一位有设身处地为旁人着想的有识之士,都绝不会把本身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上。
将心比心,如果那个在大庭广众出尽洋像及受整蛊的人是你,你又会否在满腹怒火之际,想到这一天是“整蛊免疫日”而勉强露出无奈的苦笑?
而且,如果戏弄者太不识时务及缺乏同理心,一些交情也可能因为玩笑的过火而起了变化,老羞成怒,反目成仇都有份。

失去个人颜面尚算事小,肇起祸来可就事大。消防局,医院及警方,往往成了无聊者开玩笑的目标。
这些机构都是紧急施救的,万一真的不幸被你的一个玩笑而误了重要的大事,人命关天,肇祸者是否还可以心安理得? 他会否一辈子受到良心的责备与惩罚?

损人不利己的行为,何苦来哉? 反之,如果可以从愚人的意图改为娱人,效果却可以大大地不同。生活在紧张的步伐中,适度及有水准的笑话,不仅可以放松心情,还可以拉近彼此的距离与关系。
真亦假时假作真,假亦真时真作假。许多时候,社会的虚虚实实,不得不令你产生千百个疑问。在面对每个戴面具的人物时,我们应否真的需要去“疑”人?
不疑,可能上当受伤的将是我们;疑,人间的现实却又太教人心寒。

教育部官员擅自在未知会上司(正副教育部长)的情况之下,发布国内私人学院禁止接受统考文凭为入学资格的禁令,一时震惊华社。虽然有关官员的这项发布经於第二天由正副部长加以否认及表示不知情,然而,对广大的华文教育社群而言,这不只是一个愚人的玩笑这麽简单,而是一项值得疑人的问号。
大冢对於华文教育的发展及前景抱着战战兢兢的心态,我们的华教,不知在什麽时候会再接获另一颗炸弹?

受屋租统制法令(废除)所影响的租户卢陈一老一盲,被马华林李两州议员告之房屋部已批准让两位迁租到利华律的政府廉价屋一单位。不过,房屋部官员随後否认有对林李州议员作出这份承诺,只表示会依照申请者的资格来作决定。此外,自救会也要求那位答应将缴付一年租金的隐名埋姓慈善家出面,否则,租金到时将向谁追讨?
但愿这些努力都不是让他俩一场欢喜一场空的娱事,也希望他俩不会白白做了前路茫茫的愚人,而是真正感受到社会温暖的受益人。

总觉得,如果每个人都可以将“愚人”的意图换作为“娱人”娱己的风趣,再把“疑人”的迷惑转为“益人”的举动,社会就显得单纯而充满爱心了。
不论是愚人、娱人、疑人或益人,何妨在这一天,就且卸下你平时严肃的面孔,让平淡的生活,感染上无伤大雅的幽默情趣吧!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