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Tuesday, October 13, 2009

如果生命只剩下數小時……

(作者按:前一個星期看了非常感人的副刊專題(關於死亡), 眼淚不聽使喚的往下流。因為與家人在8月上旬經歷了失去至親的痛。親身體驗宗教以及臨終關懷的神奇力量,希望能與更多的人分享我們的經歷。)

大舅年幼喪父,是我的母親一手帶大的。當年家母17歲,大舅10歲。因此,我們與大舅一家人從小一起長大,感情深厚。

今年7月,大舅因咳嗽,身體日漸消瘦。看了兩次外診都說是普通的傷風咳嗽。後來去醫院照X光, 獲知得了肺炎,沒什麼大礙。只是必須留院隔離治療。在醫院住了一星期,病情未見好轉。接回家休養,大舅開始呼吸困難,醫生說過一陣就好。我們不放心,再到 馬大醫院。醫生初步診斷不是肺炎而是末期肺癌!當天,醫生對我、二表妹及三表妹鄭重地宣佈說病人的情況危急,可能過不了當晚。我們都嚇呆了。怎麼可能?我 的大舅才56歲,他不抽煙、不喝酒……怎麼會是他?況且我的大舅當時只是呼吸有點困難,身體沒多大的疼痛,人還是很清醒的。

當時,我的腦海一片空白,全身顫抖。我不斷詢問醫生說我想找其他醫生診斷。醫生說我大舅的情況 已很危急,待會兒會轉入加護病房。病人沒有這樣的時間。再加上他的主診醫生是癌症權威,家屬沒必要這麼做。醫生勸我們做好心理準備及盡量完成病人的心願。 天啊!我看看手錶,當時是下午3點45分。如果真的如醫生所推斷的今晚,那麼大舅的生命就只剩下區區的幾個小時……

要大舅沒有遺憾地離開這個世界

我進去病房跟大舅說了幾句話後,飛奔去停車場。強忍的淚水已經不聽使喚決堤了。感恩的是,我在 3年前曾上過星洲日報與慈悲關懷服務會主辦的安寧照顧培訓課程。我不斷提醒自己要冷靜,要盡力讓大舅沒有遺憾地離開這個世界。一回到家,我只敢告訴家母及親人們有關大舅病情危急,並沒透露病人可能過不了當晚。當時,家母幾乎哭昏。當天晚上,大多數的至親都趕到醫院去見大舅。

我沒有去醫院,我把安寧照顧培訓課程的講義重新複習一遍。豆大般的淚珠滴在講義上。原來,真正 面對親人即將死亡的時刻,才讓我真正看懂死亡。我不斷祈求菩薩多給我們一點時間,那怕只是一天而已。我發願要盡力讓大舅沒有遺憾地離開這個世界;要盡力讓 在生的至親們沒有遺憾,只有這樣才能把彼此的傷痛減到最低。如果大舅當晚就走,他的家人及至親的心靈創傷難以撫平。我把手機放在身邊,一整晚沒合上眼睛。 好不容易等到天亮了,我的手機沒響。大舅還活,真好!

不久,手機響了。是表妹的來電。我忐忑不安地接聽。只聽到我的小弟說大舅的電腦斷層掃描報告出 來了,大舅的癌細胞已擴散全身,他的壽命證實只剩下一兩天而已。當時表妹們已完全崩潰了,只會哭泣無法言語!我急忙趕到醫院去,趕緊約了慈悲關懷服務會的 護士給於表妹們輔導。當時,只有我和幾個弟弟接受了大舅即將離世的事實。其他親人始終不相信,他們盼望奇跡。果汁、草藥、偏方、神丹、神明等等;只要能給 予一線希望的,大家都願意一一嘗試。

親人不忍大舅在死亡邊緣掙扎

眼看身邊的親人們接近崩潰的樣子,我決定帶動親人們持素發願。帶領親人們念阿彌陀佛。期盼佛陀慈悲撫平傷痛;希望菩薩慈悲接引大舅往生極樂淨土。很神奇地,親人們都能接受我的建議;雖然平時他們都只是拜拜神明,沒正式接觸佛法。

我開始在病床旁陪大舅談天,帶領舅母、表妹們、家母、阿姨及舅舅們向大舅懺悔、告別。我也引導 大舅說出內心最放不下的人、事、物;最痛恨的人;一生最快樂的事;最感激的人等等。當他說到最感激的人是他大姐(也就是我母親)及他的兄弟姐妹時,在旁的家母已泣不成聲。但我知道,這句話給家母最大的安慰。談起一生最快樂的事,大舅說他一生中,最欣慰女兒們有好的工作及好歸屬。他的女兒們都已淚流滿面。當 他說起最痛恨的人時,我勸大舅原諒他,大舅竟也點頭答應。我吩咐大舅如果他覺得很辛苦時,看見一道光時要念阿彌陀佛,跟菩薩向前走別回頭,他用微弱的聲音 說好。我們在旁一起助念。大舅又平安地渡過一天。

第三天,我們開始討論後事;聯絡後事的負責人。我們也在病床前陪大舅一起回憶過去的種種時光以 及在一起的美好回憶。當天,大舅曾經歷好幾次的痛苦掙扎,雙眼翻白,手腳開始冰冷。當時二表妹及家母幾乎昏厥。看大舅在死亡邊緣掙扎,我們的內心溢血,痛 不欲生。當天晚上,我的四弟開始咆哮,他不要在旁陪伴大舅了。他不忍心看大舅那種苦苦求生,痛苦掙扎的表情。他說如果大舅就那樣在他面前斷氣,足以令他痛苦 一輩子。我聽後,大哭一場。

留下一生中最美好的回憶

隔天一早,我決定到修成林幫大舅還冤親債主,求地藏王菩薩加持保佑。讓我大舅的病快快好起來。 如果不能好的話,只求讓他安祥地離開。我們開始在病床前播放地藏經。說也奇怪,從那一刻起,大舅已沒出現痛苦掙扎的情況了。醫生說病人隨時會走。大舅的家屬已同意不做插管急救治療,不想大舅再受無謂的苦。我的妹妹哭說不要大舅今天走,因為今天是她的生日。她不要每一年都過心碎的生日。

第五天下午,大舅已昏迷。我獲知大舅跟他的大女兒有一點點過節,苦勸他的大女兒到他的床前懺 悔、道別。初時,她不肯。後來被我說動了。大表妹在病床前陪伴、助念。當晚,所有親人趕到醫院陪大舅,惟獨我沒去。我必須留在家裡看顧我那兩個幼小的孩 子。臨睡前,我把手機放在身旁,心中默念不想半夜被電話驚醒。過後,我沉沉睡去。當我醒來時,以為天已亮,心想大舅又挨過一天了。拿起手機一看,才凌晨1 點27分。恰巧電話屏幕出示大弟的來電,大弟說大舅在所有親人的陪伴下安祥地走了。往生的時間是1點25分。啊,真不可思議呀!我趕緊播電聯絡後事負責 人。口念阿彌陀佛。

大舅在8月5日往生了。離世前最後的那段日子,前後不到6天。但那短短的6天是我們這一生最美好以及珍貴的回憶。大舅的葬禮採用簡單莊嚴的佛教儀式。雖然大舅沒有奇跡般存活下來,但大舅在病的當兒和在他走後,我們家裡發生了太多的奇跡。家父及家母 希望當他們有一天必須離開時能像大舅一樣,有機會和的人做最後的告別是何等的幸福啊!

我們大多數的至親都持素49天;小舅成功戒掉了三十幾年的煙癮;我們可以毫無避忌地談論死亡;樂觀看待死亡;更珍惜家人;還有寫下了這篇文章替全家人療傷等等。難道這不是奇跡嗎?

大舅,願您安息。我們永遠懷念您……

星洲日報/副刊‧作者:陳美婷‧2009.10.13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