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Friday, August 11, 2000

(上) 21世纪航空业的未来发展趋势-----祝你一路逆风!


撰文:黄幼君

在朝向新世纪的时代,我们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把国际机场从市区搬迁至郊区,已成为航空业迎接下世纪的发展趋势;尽管它是那么的路途遥远。##

(上)21世纪航空业的未来发展趋势-----祝你一路逆风!
--------------------------------------------------------

我们送亲友上机时,临别依依,叮咛绵绵,但绝不会开口说:「祝你一路逆风」。
出远门的人都爱听好话「一路顺风」,但是,“顺”风只适用於古时的海上航行。事实上,根据航空学的理论,逆风更有助於航机的飞行,因为它具有抬升机身的作用。

1998年7月6日启用的香港赤 角国际新机场,就采用了逆风天文气象台的设计,单是这座新型的现代化机场气象系统,就耗资总值3亿港元(相等於现时马币1.5亿令吉)。
过去的旧机场大都座落在闹市中心点,没有充足的地点设置气象仪,其他各方面的发展也有诸多限制,难以发挥,尤其是跑道的长度与宽度都受到很大的局限。
与此同时,随着国际友好关系的加强、跨国贸易额的急速增长,以及各国都在积极促销旅游业,进一步使搭客量与货运量直线上涨。
种种先进器材的需要及人口密集的撤离,造成机场必须另谋他处搬迁。
就以大马的梳邦机场来说,它在35年前被兴建时,每年搭客只有40万人次。到了1998年,搭客量高达1百60万人次,超越其负荷量的4千巴仙。
有鉴於此,在策划新机场时,绝对不能以未来的30年或40年的目标来预测,而是把目标放得更长更远,更前瞻至下个世纪的搭客人次及货运吞吐量的增幅。
毕竟,搬迁机场并不像搬家那么简单方便呀!

国际机场协会(IATA)的航空专家经已在数年前作出预测,到了公元2010年时,全球超越半数的飞行交通都会集中在新崛起的亚洲区域。
这也意味着,10年後,亚洲的天空或可能发生“交通拥挤”的现象。因此,亚洲的大小国家於近年纷纷投下巨资,大力改善及提升他们的机场水平,以期可以应付未来的航空需求。
在亚洲,大马的吉隆坡国际机场(KLIA)於1998年6月27日从梳邦迁移至远郊的雪邦(6月30日启用),耗资105亿令吉。一周後,香港的国际机场也於7月6日从闹市中的启德搬到离岛赤 角的填海地,工程所需的费用是700亿港元,约相等於350亿令吉。

在竞争剧烈的航空年代,行李托运的顺畅、闸口的距离、转机的便利、飞行的准时与稳畅、机场环境的防震功能,机场的智能式隔热体,机场大楼的电脑化空调、紧急设备的完善等等,都是设置机场地位的最首要硬体条件。
除此之外,设计美观,让人犹如置身未来太空世界,也是各国际新机场的新形象新面貌。
通常,机场大厦的玻璃纤维围墙皆采用透明效能比一般建筑物高出数倍温度与光线的质地,保留大自然的环保概念,带给搭客无比的舒适感觉及投予巨大的信心之外,也实践节约能源的目标。
地勤服务水准的提升、机场宾馆、24小时机场操作、机舱空服员的态度、乘客的安全,更是机场管理层所不容忽视的。
启德机场所运用的80年代航空设备,在迁往赤 角之後,光荣地结束历史任务。目前沿用的雷达系统,将在下世纪首十年过渡,至人造卫星导航、通讯及传送数码资料。
这不只是本区域的航空枢纽,更象征着它所扮演的带领未来世纪的全球经济及金融活动中心点,集航通、通讯、美观等於一体。

在朝向新世纪的时代,我们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把国际机场从市区搬迁至郊区,已成为航空业迎接下世纪的发展趋势;尽管它是那么的路途遥远。##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