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Friday, July 7, 2000

消费人的权力行得通吗?

如果说,7月是消费者恶梦的开始,相信也不会太过份。
还不是吗?从交通、日用品、食品、必要服务等等纷纷涨价的情况看来,每个人的每月开支节节上升;至於收入嘛,有哪一家老板顺应这场物价腾涨而体恤员工、给予调薪的?
自从州内的水费酝酿提高之後,国能开始向逾期缴交电费的用户实施1巴仙费用作为惩罚,举国人民怨声载道,许多团体领导人也表露不满及抗议。

有人解嘲说,看来只剩下空气是免费的。但是,我们周围的免费空气也越来越污浊,眼前虽可免费享用,将来可能用我们的健康来换取代价呢。
长途巴士、大道收费都不断起价,连马航也要求提高50巴仙的国内航线票价,怎不叫人咋舌?
若想迈步展开爱国之旅,就剩下火车可以乘搭了。否则的话,大家只好都困坐在家里。这些交通服务的猛涨,与推动国内旅游的努力背道而驰,真是一大讽刺。
更叫人吃不消的是,每天以巴士代步的上班族及学生们,竟然於本月开始必须缴付高达30巴仙的车资,有些甚至狂涨至60巴仙,教人无法接受。

虽然这些涨幅还不致於是闹到通货膨胀的严重地步,然而,这些物价的调整却已让消费者的肩膀百上加斤。
其实,如果提高收费之後,消费者可以得到更佳的服务,那又另当别论。可是,摆在眼前的事实是:各项增加收费的事项,都不见有什么素质的提升及改善。
於是,不满的、埋怨的、痛骂的、幸灾乐祸的、唉叹的各种声音,同时升温了起来。
这个时候,大家不约而同地说,这就是大选的後遗症了。

全国大选後,千禧年的新政府才组成半年,人民就开始面对物价昂升的苦境,难免让众人将两者扯在一起谈论的。
是巧合也好,是蓄意也好;总之,消费者必须无奈地接用这样的价格,除非你不使用。
借用我国贸消部最常说的一句话:「欲对付漫天开价的奸商,我们可以行使及发挥消费人的至高权力,那就是不买或不使用这些货物或服务」。
哗,原来消费人有着这么大的权力! 但是,别高兴得太快,你又如何去运用这个自由市场所赋予的至高权力呢?
大家都知道,所谓的“消费人权力”几乎是形同虚设的。
因为有关货物或服务都是你我必须‘光顾’的。试问有多少人可以自供水源? 有多少人可以不使用国能的电流供应? 有多少人可以不拨电话不上网? 又有多少人可以足不出门户?

“消费人权力”充其量只能让我们自我安慰一番,唯有在一些情况之下,“消费人权力”才得以发挥。

军火匪驳火事件虽是国家大事及热门话题,但是眼前发生的物价飞腾却是老百姓们最切身又影响深远的,政府在快速解决军火匪事件之後,会否回头考虑人民的忧患?

否则的话,在这个自由交易的商贸之市场,“消费人权力”只能算是英雄少有用武之地,虚有其“权”了。
这一连串的涨价风,莫非应验了反对党大选前的预言?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