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Friday, June 23, 2000

改选风

又是一场跨世纪的改选季节。选举是民主制度下的最神圣过程;『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人各有志,这也说明了社会的各种心态。


继全国大选之后,又是一场跨世纪的改选季节。
各主要政党及团体都先后纷纷地举行了会员大会及改选;有些顺利移交职权、有些无风无浪地再度连任、一些则闹得满城风雨,甚至搬进法庭对簿公堂,举国皆知。
以政党而言,国阵的主要成员党也在风波中度过,虽然挑战风四面扬起,最终仍是有惊无险,当权派都获得继续领导,没有改朝换代的大变天。
巫统老大老二进一步巩固地位,副主席则由三位黑马胜出。马华及民政这两大华基政党的长兄在挑战声中依然稳坐权席。国大党尽管也面对部份党员挑战,当权派依然紧操职权。行动党的灵魂人物林吉祥终於坐上第一把交椅,带领该党跨世纪。

在社团组织方面,也出现了许多的新旧交替时刻,一场接一场的会员大会及改选相继举行。
正所谓『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人各有志,这也说明了社会的各种心态。
有的团体领导权无人问津,有些却龙争虎斗,好不热闹。於是,候选人、当权派、挑战派、竞选宣言、团队、章程讨论、特大、菜单、合法性、投票权、疑点、等等专用名词都天天见报了。
曾经有一位掌舵某社团多届的主席向我诉苦,“不是我赖着不走,而是没有人要接掌这一个没有盈利的组织呀。我万般推卸,多希望有人愿意来坐。”
这种青黄不接的现象在现今的血缘及地缘性华团组织最为显著。众所周知,类似团体绝对是劳心劳力的付出,而又没有任何回酬的义务与责任。难怪往往只见一群‘ 老头儿’一届又一届地“不劳而获”支撑下去,要退要让却没有人愿意接,说来真是华社的悲哀!
业缘性组织就少有类似情况。因为存在着利害关系,每逢改选,势必你争我斗,法宝尽出,教人眼花撩乱。

选举是民主制度下的最神圣过程,通过众人投选时所赋予的权力,出来领导群众。有竞争才有进步,如果每个大小组织都可以通过正常健康的民主选举,遴选出贤能,何其幸也!

一旦新届理事会接掌之后,华社最习惯把卸任会长委以顾问职位,大有安慰安抚之意。然而,这些身份尴尬的顾问们,是应该要顾要问? 还是不顾不问?
最为欣赏那些由西方国家创立的团体所实施的职权制度。我们何不仿效狮子会、青商会、扶轮社等组织,每届理事,尤其是最高权利的会长职,都不可连任超过两届,以免权力集中於一人身上。
此外,卸任会长(past president)也可以自由再被纳入新届理事会的阵容之内,大家不分上下及来头背景,继续为团体作出贡献。这种群体合作的概念,才不会乖离团体的最初成立宗旨及民主意义。#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