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Saturday, May 20, 2000

血的教训


病黎除了必须焦虑於自己的病情及昂贵的医疗费之外,如今更添多了一层的心理负担,深怕「输血染爱滋」的厄运分分钟降临在自己的身上。究竟在这之前,有没有发生过类似的疏忽? 有没有发生了却被某一方刻意隐瞒或掩盖? 输血恶梦,教人不寒而栗!


日得拉一名妇女因月经失血过多,到医院求诊时被输入二品特的血浆来补充。不料,在数天後接到院方的通知,怀疑有关输入她体内的血浆带有爱滋病毒,促她返回医院作进一步的检验,果然让她及至亲们晴天吡叻。染有爱滋病毒的血,竟已在她体内流动着!

换言之,这名妇女在接受输血时,被输入了有爱滋病毒的血,从此,她也成了爱滋友之一。
任谁也不甘心,一个亮丽的生命竟然因为人为的疏忽,而必须付上惨重的代价。她通过著名律师惹迪星向高庭入禀诉讼状,列明院方、卫生部及大马政府为答辩人,并索赏一亿零吉。

这宗震憾性的乌龙悲剧,引起医学界、法律界及公众的关注。
一般认为,既使这名妇女起诉胜利,获得一亿零吉的赔赏,也不能挽回已成事实的不幸。此外,有人计算,如果政府及卫生部败诉,为了这个疏忽,大马全体纳税人每人平均大约需要分担五零吉。公仆的失职,让纳税人来分担赔赏,这说得过去吗?

纵然不论诉讼的胜输,一亿零吉始终换不回一条健康的生命。
在往後的日子里,她将受尽肉体上的痛苦来对抗爱滋,亲人们也同样面对精神上的煎熬,全家生活素质下滑,这一切折磨岂是金钱所可以补赏的?

这宗疏忽事件,经也导致其他必须进行输血的人士产生恶梦连连。这些病黎除了必须焦虑於自己的病情及昂贵的医疗费之外,如今更添多了一层的心理负担,深怕「输血染爱滋」的厄运分分钟降临在自己的身上。

其实,近年的彻底提升医疗水准、改善服务态度及增添先进设备,加上经济风暴的间接影响,我国的政府医院才开始获得人民的信心。这一场发生在首相本身选区内的输血失误事件,再一次让政府医院失去其公信力,可谓功亏一溃。

有人说,肇祸的日得拉医院发现其疏忽之後,何不索性将错就错,保持缄默,免得承担如此重大的责任。
在这方面,我们必须对勇於认错的该院,有起码的欣慰,毕竟,他们在发现输血事件出差错之後,即刻通知当事人,并及时给予抗爱滋药丸。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他们还保有医务人员的医德,没有对失责之错加以隐瞒。否则的话,有关不幸的妇女可能会在接受输血之後,接二连三地失去抵抗力,身体健康每况愈下,却还病得‘莫明其妙’,更可能引来周围的闲言闲语。

此外,本案也延伸出了另一项疑问:究竟在本案之前,有没有发生过类似的疏忽?
有没有发生了而被某一方刻意隐瞒或掩盖? 想到这里,不禁让人不寒而栗。

卫生部在吸取了这次的教训之後,应该更严格规定所有的政府及私人医院、甚至私人药房的病房仪器及针药品,以及一切医疗程序,都符合卫生标准及清洁安全。否则的话,一纸ISO品质管制证书,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