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Thursday, June 26, 1997

左眼皮跳之谜


我本不是个迷信的人,最近接二连三发生了不顺意的事,不得不叫我半信半疑。

左眼皮跳了整两个星期,都还不能「恢复正常」。传说这是不祥的预兆,婆婆把祖传秘方传
授,要我一边拉左眼皮,口里一边念:“好事来,坏事去”。

不论真假,我也悄悄照办,虽不敢苛望好事快些来,只祈求坏事快些止.....

最初,是我的车在停车场内无辜被撞,虽然有关轿车只是「轻吻」两下我的车门,竟然留下
严重凹扁,大概是普腾花蝴蝶的车门太过脆弱吧。

接下来,一对情侣闹捌扭,我莫明其妙地被女方形容成「第三者」,原来,男主角对我的好
,竟然构成对她的一种心理威胁与不安,我只好挥别这段单纯友情。

数日前采访一名盛气凌人的女主人,指示各报记者刊登她的玉照芳名,还要冲洗一套照片送
她,那种不可一世的呼喝态度,教人受不了。

然而,最教我心烦意乱又伤神的,还是家里近日发生的事。家中成员遇上人生考验与难题,
在这多事之秋,我只能默默为他们祈祷,但愿一切能平安顺利度过。

还有许许多多的不如意发生,包括工作上冤气、身体健康状态不佳、与一位好朋友发生口角
、车侧镜意外破裂、甚至感情上拿捏欠妥,唉,左眼皮仍在跳.......

越写越迷信,找个医生问问眼跳的事吧,至少可以对症下药。

医生说,那是因为睡眠不足,眼睛过度消耗疲累的关系,充足休息就没事了。

可是,该是两只眼睛同时疲倦的吧!我又不是独眼龙,或只用一边眼,为何右眼又不跳呢?

的确,自从5位资深同事於半个月前赴香江采访回归盛典之後,这些日子以来,槟城总社人
手短缺,日做夜做。人丁单薄的季节,总有永远都做不完的工,像是具行尸走肉了。

采访时遇到相熟的朋友,一眼就发觉我无比的倦容。情绪激昂时,甚至几度失控落泪。唉,
心力交瘁,夜不成眠,怎不教我失魂?

眼皮猛跳时,该不会有人误以为我这憔悴的女人在放电吧!

真想拿个长假,好好调养,来个休息,让一切不如意随风而去。

不知哪一位读者有良方提供,让我的左眼皮早日恢复正常,以期重拾平淡怡情的日子。

好事何时来,坏事何时止,只希望在人生的得失之间,让我继续以稳健步伐成长。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