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Wednesday, January 7, 2009

悼念资深摄影记者林丰隆 Lim Hong Leong















这个新旧交替的年关时刻,一位老同学的父亲去逝了,昨晚忽然在Facebook 上看到一位来自英文星报 The Star 的资深摄影记者林丰隆 Lim Hong Leong 也病入膏盲。心情很沉,迟迟无法入眠....

今早来到公司即刻打听了HL的病情,原来医生已束手无策,他本身也於两天前向太太表示要回天家了,因此,家属同意於昨晚凌晨12时除下他的生命助延器 (Life Support System),随时都会吞下最后一口气。

HL 是我初出茅芦当上小记者时,其中一位甚为提携我的senior之一。
像我这样没有方向感、又还没有交通工具的女记,出门采访都需要依靠别人。HL就是其中一位最常接送我搭他的顺风车的同行。
虽然各自不同报馆,他也可以从他的STAR 办公室来光华接我,现在想来,感动不已。

有时候,我的迷你相机拍不到重要镜头,只要向他索取,他都会义不容辞,马上冲洗一张给我(90年代还没有使用数码相机),好让我可以向上司交差、平安过关。

采访期间, 他更捕捉了我一些生动自然的照片......

自从我转换部门之后,见面的机会少了。偶尔遇上,都会有老友重逢的喜悦。
这一年来,HL也学习上网,玩起 Facebook 来了。於是,我们常常会在FB 里网上交流。
http://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565752624#/profile.php?id=565752624


这天中午时分赶往医院见HL,虽然生命助延器已拆除了一夜,他的心跳及呼吸仍很有规律。我默默站在他床沿,对他说了些感谢的话,并为他祈福。
如果他还可以恢复,希望他早日脱离危境,如果他的时间到了,希望他脱离苦痛,回到上帝怀里。(他是虔诚基督教徒)。


从ICU出来,向他的太太谈话了解病况,原来他是因为被庸医无良医院所累
HL 是B肝带菌者,於08年12月7日因连续一星期的夜间腹部胀气不适,前往一间私人医院检查。他马上被留院下来,并驻院三星期,每天进行各种检验,始终查不出病因。那个时间候,他已经皮肤变黄,尿液污浊。
我一听,马上就知道是他的肝病毒发作了。可是,院方竟然无法查出病因,也没有给予治疗,每天都是进行检验抽血, 甚至让他进行洗肾。
直到他的肺积水导致无法平躺及呼吸,他太太要求转院,也多番波折。
终於HL被转入一家有肝肠胃专科的医院,可惜为时已晚,肝病毒已入侵全身,体内器官皆告损坏,无法操作,并陷入昏迷。
在ICU里的HL, 全身黑黄,医生说因为病毒在全身散布,已毒到表皮了, 医护人员已束手无策, 目前只是等待分秒的时间。

我的泪不禁落下,又伤心又自责又生气,抱着憔悴的HL的太太,给她鼓励及安慰,俩人都失声哭了。

回想起2002年尾我的妈咪也同样的病情。妈咪也是B 肝带菌者,病毒爆发,住在医院4个月,全身发黄,肺积水,靠氧气维生3个月,甚至血压跌到30,昏迷不醒,医生叫我作好准备,恐怕无法挨到天亮.......... 兄弟姐妹都半夜冲回来......
















想起那段血泪交逼的日子,正是我产后的满月时。每天奔波在初生婴儿及妈妈之间,身心俱累。我才初为人母,体验到身为母亲的伟大与奉献,现在正是我回馈时,我不禁向天要求,让妈妈健康,让我有机会反哺妈咪的养育之恩。
感谢天的聆听,奇迹发生在妈咪身上。她竟然清醒回来。经过一年多的细心调养,如今,妈妈又是一个完全健康的人,在家含饴弄孙, 间中还出了几趟远门旅行。














妈咪奇迹重生,我也希望HL 可以度过这一大关,继续在工作岗位上并肩作战。



2009-1-8 接到消息,HL 已在今日凌晨5时吞下最后一口气。
心里酸痛,好好的一个人,正值壮年,就这样离去了。
许多HL生前的友好都纷纷留言在他 的Facebook 个人主页上.........
他所任职的英文星报 The Star ,也特别撰文介绍他短暂而有意义的一生,纪念他为周围的人带来了许多的欢笑。
http://thestar.com.my/news/story.asp?file=/2009/1/9/nation/2959806&sec=nation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44795637556&ref=nf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