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Thursday, January 22, 2009

又有同业受害了

《陆庭谕又亲女记者》,又有同业受害了,我再次气愤难平!
报界的女记之间
其实早已广传深知陆老的过份热情举动,虽然他鲜少来槟,也曾有本地女记中招,除了臭骂他一番,只好哑忍,自叹倒霉。
没有证据时,吃了暗亏也没有人相信,搞不好被指为博宣传出位; 有图为证了,却被说成是恶意设陷迫害

老实说,我很同意萧宏隆说的,很多女记者遇到这情况,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有谁会为了换取一则新闻而不择手段,让自己身、心、灵受创?还要抱受社会的舆论的压力?至少,我相信在本地的传媒界里是没有。


《风采》第
501期的专访内容,标题大剌剌打出《陆庭谕又亲女记者》前往采访的两名女记者不仅遭亲吻,手背也遭咬,身体多次遭到碰触,引起华社一阵喧哗,但由于报道太过详尽,照片又太清楚,引起大家怀疑是否记者构陷陆庭谕



《风采》杂志采访主任萧宏隆今日回应,当初采访的目的,就是要替他平反,让他下台。所以,当初《风采》编采团队拟定这个专访时,也完全没设想过陆庭谕会再公然做出这些举动。
“陆庭谕前后亲吻《风采》女记三次,他们都傻掉了,只有恰巧一次,摄影记者把相机放在腿上,震惊之馀也刚好按下了快门。照片明显看得出来没开闪光灯。

《风采》同人担心报警后又会遭华社人士认为迫害老人家,因而作罢,这就是我们一般人,包括众多受害者的善良心态。可是,往往我们的善良,反而被他人利用来作为欺负我们的武器!

http://www.e-sabah.com/viewthread.php?action=printable&tid=34338


陆庭谕长子陆华宗的声明所说,《风采》记者刻意隐藏身份,假借尊孔的校友师生情谊前来探望的理由,以达到采访的议程。而风采方面却声明他们多次致电及上门要求采访,当天更是陆老回电所给的时间。
姑且勿论谁是谁非,以上言论是不是意味:因为事发时来访的是尊孔校友,所以陆老可以合理化地亲吻
尊孔校友??


深表怜悯心的公众,强力抨击该杂志连仅有的狭小生活空间也不留给一位年届八旬、自我沉淀、自我慎独、并需要治疗的老人。

然而,萧宏隆指出:“媒体今天把他塑造成有病,如果是真的(有病),他面对尖锐问题不会避开的。但是他很巧妙的避开我们的问题,例如笑啊!或者说‘很有趣’、‘很有趣’。”

我在想,他的病,其实不是身体的病痛,他还健壮及孔武有力哪!他是心理病,他的意念及肢体行为已经超越一般人的正常动作范围了。



新闻准则也好、伦理道德也好、集团设陷也好、赶尽杀绝也好、设圈套引君入瓮也好、商业利益也好、刺激销量也好,各方激烈争论声中,我没有资格在此谈论此事件背后的动机。

然而,要四个年轻记者同时说谎并不容易,更何况真相是不能长期瞒骗的。陆老 “情不自禁”“性骚扰女记者” 确确实实是发生过的事实


身为报界女同业,我只想说:公众谅解陆老师的同时,也应该体恤女记者们为讲真相而面对的二度伤害、甚至三度或更久的伤害,更应该为这群曾先后被陆老“疼爱”过的女记者们,给予怎样的心灵辅导?!




1 comment:

testing said...

或许《风采》的记者们真的要给一个下台阶让陆老下台,
或许让两位女记者负责采访陆老是个巧合,
但是呢这些记者在采访之前没有做足功课吗?
他们不知道既然陆老已经有了“前科”,
那么就应该为这个任务加上一些防范措施吗?
被人吻了,
不会一手推开吗?
我不是女生我不知道,
但是我觉得一个女生被强吻,
本能反应应该是立即推开+离开吧?
另外两位男记者,
在面对同事被骚扰,
本能反应不是应该出手阻止吗?
为什么是很镇定地拍照?
而且照片还蛮清晰地说...

陆老做出这种事情固然不对,
但是单看记者们不寻常的反应,
就可以知道他们是自动送上门的,
那么吃亏了,
是不是应该由自己负责?
为何我觉得这些记者好像都被同业包庇呢?
陆老应该被关怀,
而不是被批评!
这是我所坚持的...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