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Monday, December 22, 2008

转载:華教名人 性騷擾

婷:

隔了這么久才上來,主要是因為發生了一些事,我的心情還沒有平復到可以冷靜地陳述這件事,只好暫時在日記中沉寂。事隔至今一個月了,我想我是時候,將事件的始末寫出來,讓更多人知道,同時也作為這事的一個記錄。接下來,我將陳述我遭華教名人 性騷擾 的過程。

11
19日,我被派去駐守第十屆國際書香日,在綠野仙蹤的書展採訪。接近午時,我正在報館的柜臺整理稿件,截稿時間剛過,我仍有充裕的時間準備下一篇報導。也因為這樣,我注意到在我左前方的華教斗士肖像區,聚集了大約三到五人在拍照,原來著名的 華教斗士陸庭諭 本人正站在那里與他們合照。

三座銅像,沈慕羽、林連玉及陸庭諭,三名在華教人士心目中崇高無比的靈魂人物。其中,作古的作古,歸隱的歸隱,只剩下後者,活生生地站在自己的肖像前。難怪吸引了人們趨前合照。

可恨的,我也是其中一個。

不管我事后如何的懊惱悔恨,當時的我,就這樣一派天真無知地,與另一名男同事趨前,要求合照。

合照了以后,該老頭輕描淡寫地把他的學生,我的男同事打發掉以後,轉過頭來,對我展開了極度誠懇的微笑,緊緊地握住我的手。

我當時有點受寵若驚,初次見面,他實在出乎意料地 熱情,他握著我的手,從那一刻開始就沒有放開過。該老頭一臉誠懇,開始跟我談華教奮斗史,東馬的華教有多么坎坷,他個人的抗爭史,一直沒有放手,大概聊了10分鐘,我們身邊的人慢慢地越走越遠,終於剩下我與他了。

這時,他的左手搭上了我的肩膀,很大力地拍呀拍呀,外人一定覺得這是友好的表現,但是那只手並沒有離開我的身體,它貼著我的身體,從肩膀滑到了背,再下滑到腰,前后兩次。

再笨的人這時候也應該察覺到不對勁了。儘管他仍然一臉誠懇(該死的)的表情,我推說要回去報館柜臺工作了,但是他好像沒聽見那般,仍然摟著我不放。 以一名年過 80的老人來說,該老頭手勁出奇地大,就算要掙脫也得費一些力氣。雖然我感覺很不舒服,但是我的理智告訴我,不可能,對方那么老(80歲),又 德高望重(華教斗士),怎么可能那么不堪?

陸老頭在我的右邊,他的手還緊緊地摟著我的肩膀,突然間,他話說到一半,傾身向我的左邊靠攏,我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聽見很大聲的一聲 —— 我被親吻了!

我當場呆住了。

我聽見他的聲音說,喚他一聲 爸爸,他就放我走,他說他有很多亁女兒,要我也做其中一個 ……

我的確被嚇呆了,所以不記得到底我究竟是如何掙脫離開,回到報館柜臺的。

自我懂事以後,所有的父執輩都不會隨便碰我,包括我的父親。

但是現在我居然被一個 80歲老頭又摟又抱又吻……

一時之間,反應原本就遲鈍的我,完全消化不到這個事實。

我。被。輕。薄。了。

甚至可以說,我被性騷擾了!天啊!對方是備受華教界敬重的陸庭諭!

我當時還不敢肯定,就告訴了柜臺內的男攝影記者,他直接就說,是你想太多了吧?人家都那么老了!

我當場詞窮,雖然肖像區是人來人往的地方,但是聰明的老頭挑了無人的時候這么做,我的確沒有證據。

因為這件事,我花了整個下午在反復思考,究竟我是不是像男記者說的 想太多 ,反應太過。

但是我真的感覺極度的不舒服,若他不是老人家,我早一個耳光刮過去了,怎容他如此放肆!

我的腦袋渾沌一片,混亂,但是強烈的委屈感讓我內心越來越難受。

整個下午,我跑了三次洗手間去洗臉,用紙巾不知道搓拭了多少次臉頰,尤其是左臉接近嘴角的那個部位,也就是被親吻的地方,早已被我擦到破皮…… 可是,我還是覺得我的臉很髒,很髒,好像永遠都洗不干凈似的……

一直到下午4點多,我把這件事告訴了同在書展駐守的女記者,她稍稍嚇了一跳,然后就恢復冷靜,跟我說其實她聽說過關於這個老頭的事,因為她其他的同行也曾經中招,所以,她不意外。

她的話頓時讓我獲得解脫的感覺——

原來,不是我想太多 ;原來,他真的是個病態老頭,而且還是慣犯!

我立刻通過msn告訴了人在報館的同事翠璇,她義憤之極,直接就把這件事寫在了部落格裡——

http://britneychang01.blog.friendster.com/2008/11/%E5%8E%9F%E4%BE%86%EF%BC%8C%E8%A1%A3%E5%86%A0%E7%A6%BD%E7%8D%B8%E4%B9%83/

消息,開始在同事間傳遞開來。

我可愛的同事們都願意相信我,因為她們懂我,她們知道我雖有時很大頭,但卻絕對不是捏造故事的人。

部門同事雪芬告訴我,她以前在黃巧力(本地著名紀錄片導演)工作室時,曾聽去採訪陸庭諭的女同事申訴說 被抱著親了一下

看來,我不是第一個,當然也不會是最后一個。

一思至此,我內心仿佛被點燃了熊熊火焰。我一通電話撥給兩位主任,向他們匯報這件事。見慣大風大浪的他們聽出了我的憤怒。

直屬上司A主任說,聽起來很難采取行動,他既沒有碰觸我的敏感部位(如胸、屁股),加上沒有人證、物證,這個啞巴虧我吃定了。往往這種事情只有當事人才知道,只要當事人覺得不舒服,就可以構成性騷擾。

資歷較深的 B主任說,他的事跡在報館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很多同事都曾經中招,但是這種籠罩著華教光環、被拱到神臺上的人 實在很難去動他 ……

一時之間,幾乎報館的高層都知道了這件事。我也陸續聽見資深的他們匯報該名老頭的非禮輝煌史——

20
多年前南強華小,10多年前尊孔獨中,都曾經發生過非禮學生事件,最後,都是不了了之。

這些年來,到底有多少非禮事件,都被完美地隱藏在他的華教光環之下?

他知道我是記者卻還敢這么做,這不是肆無忌憚是甚麼?

就因為他知道媒體、華社人士都不會,也不敢揭發他,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地重犯。

加上他的德高望重,屢屢出席公開場合的活躍程度,像我一樣無知,自己送上門要求合照的女生肯定大有人在。他今年80歲,假設他還可以再活十年好了(以他雙手的力道來看,我想 20年都不成問題),在大家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時候,又會有多少個受害者出現?

也許有人會說,人家是熱情呀,你也太保守了!之類的鬼話,但是,天知道就連被全世界公認最熱情的法國人和拉丁裔人,他們對剛見面的朋友也只是碰臉頰,嘴里發出類似親吻的聲音,來表示親切,他們的嘴唇並不會直接碰觸女生的臉頰。

西方尚且如此,何況我們東方人,而且是一個知書識禮、深懂中華文化的老人?

除了性騷擾,我還能如何解讀自己被一個不認識的老頭親吻的遭遇?事發之后連續三個晚上,我一直從噩夢中驚醒,腦海裡一直揮不掉無恥老頭親吻我的畫面……

我的感受相信沒有人可以理解,知我甚深的你,可能也無法明白我事後回想時,想刮自己幾個耳光的那種懊惱之極的感覺。因為,我必須承認在這件事上,我 的遲鈍佔了很大部分的原因。如今回想,抓破頭也想不明白,當時為什么拒絕去相信自己不舒服的感覺,可能我沒有防備,也有可能是因為,我並沒有自己想象中那 么勇敢。換作其他人,早就逃得遠遠的了。同事 A說她被老頭上下掃背;同事 B說合照的時候被他緊緊地摟著不放,只有我傻傻的,才會被他進一步地侵犯。

將來,無論在甚麼場合遇上無恥老頭,我都會退避三舍,不僅僅是預防舊事重演,也是為了避免自己一氣之下喪失理智做出傷害老朽的事情來。奉勸各位女士,千萬別讓他有機會碰你身體的任何部分,就連握手也避免,否則就會沒完沒了的了。

這件事是一個血淋淋的教訓。小時候我們讀的寓言故事,到了最後不是都有會有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 ……” 的一段話嗎?那么,這事件傳達的教訓則是—— 人知面不知心;還有,防人之心不可無。這些,我會銘記。從此以後,無論是老的、少的、美麗的、英俊的、殘障的、看似無害的,只要是不熟悉的人,我都會告訴 自己要保持安全距離,肢體及心靈上的,無一例外。



女生申诉遭性骚扰
陆庭谕说无心伤害



为性骚扰事件道歉及辞二职务
陆庭谕宣布停止出席公开活动









2 comments:

ky_sky said...

道歉呈辞又有何用?伤害已经造成……
而且这不是第一个受害者,之前已有槟岛女记者中招了。

Wen Haw said...

事情发展到今天,大众忽略了一个重点。

最重要的证据在那里?我们也不能听片面之词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