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Monday, December 20, 1999

大选後的辞与退

辞职之风一波接一波!
第10届大选甫结束,除了闹得举国热哄哄的双林退党事件之外,接二连三也在一些州属发生辞职风云,教人对政坛的变幻目不暇及,屏息观之。
其实,当某个团体组织内发生个人思变求去时,往往有多种途径供他参考,一般人所选择的方式是辞职或退出。
选择辞职的,尚有为自己馀留一道後路,以便在适当时机土重来,再战江湖。而选择退出的,多已心灰意冷,离意坚决。
换句话说,辞职之後,本身与原有的组织还是剪不断、理还乱。退出的,却是从此划明界线,不再纠缠不清。

一般上,在政治领域里,萌兴辞职念头的理由有千百种,包括:内部失和、派系之斗、基层施压、高层命令、利害关以及牵涉个人的官司缠身、意兴阑珊、健康不佳、引咎谢罪、家庭问题等等。
本届大选之後,先後辞官的就有玻州的罗运福州议员及森美兰州的华合行政议员。他俩的辞官理由虽各不相同,前者因不满未受委为州行政议员,後者则因官司缠身。俩人立场也?,不能将之相提?论,不过,相信俩人的?官求去都不是出於本身的意愿。
毕竟能够获得党的器重而被推举为候选人、经过一番的龙争虎斗之後才胜利得来的官位,任谁都不会这麽轻松潇?地挥别。
除了以上的辞官事件,退辞党职的事件也在大选过後发生。领航行动党妇女组多年的全国主席温凤玉毅然交出棒子,而本届大选惨败之後,行动党全国主席曾敏兴及槟州主席加巴星也不约而同辞职,大有引咎谢罪之意。
在我国无数的辞职风波史上,以林吉祥最为传奇。每隔一段时日,他都会萌生辞意。他屡次呈辞,也屡次被党所挽留。本届大选过後,更是戏剧化地在辞却全国秘书长职位後,即被委为全国主席。
另一方面,在双林宣?退出民政党及引爆马华民政一系列斗争白热化的事件上,管在疾呼双林辞官补选之声四起,然而,双林至今坚持立场只退党不辞官,看来他俩的「退而不辞」似乎为各造留下空间,日後肯定仍会有很多的馀波荡漾。
此外,年前的前甲州首长拉欣淡米仄及前雪州大臣莫哈末泰益,他俩在党官场上的几番起落及辞职复职,也属另一类传奇。还有当年的李金狮、陈群川、李霖泰等人的辞退,都教人回忆他们各自的人生际遇。
若是本有离心,则挽留也免。就如这回辞拒回到州行政议会的槟州马华主席石清霖,?不见党开声劝挽。石清霖退官而不辞党职,以完成党内的任务与使命,更显其高风亮节。

始终觉得,辞职,并非是政途上的终站,可能柳暗花明又一村。
政治没有绝对,有人从吒咤风云变成无人问津、有人从琅当入狱到东山再起,有人从寂寂无闻到老妇童子皆识、有人从前呼後拥到让人视若不见。起起落落,又岂在於一霎那的辞退动作?
「不堪舆论的压力而呈辞」常常是大官政客们的最佳理由。
难道舆论的确具有这股神奇的力量,可以将某某人拉下台吗?那,又是谁赋予舆论这枝魔笔?在背後推波助阑,通过媒体放消息、制造喧杂假象或压抑膨胀的势力?
如果只是为了争一时之气而辞职,始终非良策,何妨退一步海阔天空,伺时机再出发,卷土重来,再战风云!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