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Wednesday, December 15, 1999

一波三折的槟州行政议会

本报紧急评论:黄幼君

难产终究要“产”,一波三折的槟州行政议会,今日终告诞生,国阵各成员党之间的分配比例并没有改变,4321依然是「民政的执着」及「马华的痛心」。
在面对重重阻力与压力之下,获得首相委以第三度连任的槟州首席部长丹斯里许子根博士,宣布其州行政议会阵容。
纵观阵容显示,许子根依然拥有充份的权势去委任他的州内阁,包括为民政党保住了极具争论性的3个席位,让爱将丁福南入阁及保留杜乾焕与纪碧真。
对於槟州马华上下早前恫言「若不获委以副首长及增一行政议员,即将集体退出槟州政府」的论调,许子根?没有“为之所动”,态度坚决,不理马华的诉求而果断行事。
许子根的这一个动向,在他的个人政途上可谓跨前一大步,因为他终於摆脱柔弱书生形象,不受任何压力所影响,作出政治领袖应有的果敢决定。
在很大程度上,这也显示许子根的政治生命力已达致一定水准的成熟与稳定,他的信心来自人民的委皏、基层的支持及国阵高层领袖的信任。

实际上,槟州首席部长这个宝座从不间断地受到挑战,不过,与往届极大的不同的是,本届行政议会的阻力却是来自同样的华基政党马华,而不是传统的阻力巫统。反之,巫统在马华力争副首长时,更是全力站在民政党的身边,力抗马华的诉求,而副首相阿都拉也亲抵槟城作许子根的後盾。
槟州是全马唯一保有华裔首长的州属,华裔之所以享有这独一无二的首长,只因槟州华裔同胞人口的众多,以及州内华人强大的团结力量。
翻阅过去的槟州政史,朝野大大小小的党争及国阵成员党之间的明争暗斗,几乎每一次都因为争夺这一个职位而起。
槟州内阁是国内各州於上月29日大选之後,最後一个组成的州行政议会,反映出这半个月来州内国阵成员党之间的争夺战已一发难收。
无论如何,从新阵容的分配比例及人选方面,这是一个兼容并蓄的好队伍,也反映出许子根力求组织一个稳定及有素质的政府。


另一方面,在马华来说,新阵容中没有获得额外的增加,何止是失望,党内上下皆感到悲愤和无奈,尤其是州主席石清霖的挂挂冠求去,教人惋惜,只好寄望两位代表郭家骅及骆福汉延续马华的斗争与理念。
马华是在本届大选再次横扫9席全胜之後,党内上下的情绪高涨,要求获分配以相等的官职。
从最初胸有成竹地对首长宝座信心充足、到退而求其次地要求副首长职位、到撕破脸皮地反目成仇公开骂战、到破斧沉舟恫言退出槟州政府、到最後州主席的“引咎退位”,槟州马华已不是昔日的吴下阿蒙。
无可否认,於30年前「曾经拥有」首席部长的马华,进一步想要「天长地久」是合乎情理的。他们经过长久的努力,从零到全胜、从低调到公开、从沉默到破口大骂,甚至闹出“退出槟州政府”的论调,全都基於一种功劳应被认定的心态。毕竟在过去两届大选中马华为槟州国阵立下的汗马功绩,争取获得更公平的对待是一种对党的肯定及对基层的交待。
政治观察家认为,如果没有藉着双林退出民政的风波,马华也不致於这麽“大动作”争取及一无所获,反而可能会在安份平静中获得分配增加一些官职。
马华必须检讨的是,在要求增加官职的争论上,加入了双林的敏感因素,以民政为首的槟州国阵又岂会顺势被削弱?
演变至此,双林退党所制造出来的这个时机,对马华眼前及长远来说,是祸是福?是契机或是危机?马华不得不重新探讨。
虽然马华最终无法争取得到增加任何议席,但是,基层党员及支持者们看见领袖们的果敢,相信会集体化悲愤为力量,秉持着马华的宗旨,继续共同为华裔争取更多的权益。
石清霖在行政议会上的引退,也是继早前盛传他逐步退隐江湖的第一步伐。随着他退居後座议员之後,本世纪末可谓是槟州马华的一个转捩点,究竟这一个大转变,将使马华朝向更团结一致、抑或是新一代领导层纷争的萌芽?

诚如石清霖所言,这是一个新旧面孔参半的行政议会阵容,他也祝福这个阵容能够领航槟州跨入下世纪。
从阵容上看来,中庸温和的拿督希尔米医生顺利登上副首席部长的宝座,以他在州政府内的丰富经验,以及与许子根的良好合作关,相信正副舵手之间将没有问题存在。
巫统的阿都拉昔与阿沙哈、马华郭家骅及国大党拉惹巴迪皆获得续任,而直落斗哇区女州议员惹哈拉律师则与丁福南及马华的骆福汉一同晋升进入州行政议会,一展拳脚。
槟州人民深切希望争执风波已过,州行政议会的各成员党代表人材济济,希望大家抛开成见,并肩带领槟州创下更高峰,才不负人民所托。


(槟城十五日讯)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挂冠求去的石清霖,今日在州行政议会办公室收拾细软。
虽然带领槟州马华在上届及本届大选中取得9州全胜的骄人记录,不过,在基层膨胀的压力下,无法为马华争取额外的副首长及州行政议员官职,身为槟州马华主席的拿督石清霖医生,“引咎辞职”,拒绝再出任州行政议员。
无官一身轻,拿督石清霖医生今日在其特别助理黄泉益市议员及秘书的协助下,收拾办公室内的文件及个人用具。
离开了多年的州行政议席,石清霖这一刻真的如释重负?抑或是心情沉重?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