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Tuesday, July 15, 1997

报到,情人


萍萍与男友辉的关系,就像一名司令官与军人般,男友的每个行踪都必须向她报到,听从她的指示。
她每天上下班,要辉准时载送,开OT,一定要他在公司大门口等候数小时。
萍萍随时一通电话,就要辉即刻出现在她的面前,替她办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然後扬扬得意向朋友炫耀她有一个服贴听话的男友。
她更要求辉每天晚上必须定时报告隔日行踪,再由她批准,犹如女秘书每早向老板一一呈报生活时间表般。

有一次,男友来不及告会她,就与一群老同学相聚在酒廊。恰好让萍萍知道,一哭二闹三上吊,吵着叫家人驱车突击「捉」人,辉在男性朋友面前,颜面尽失,头都抬不起来。
辉的一举一动,都必须获得萍萍的首肯,否则,辉接下来一个星期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在群体活动时,如果辉与其他女人谈多两句话,萍萍立即使出脸色,甚至责骂别人勾引专属她的辉。此後,再也没有朋友敢约辉出来参与他们的活动了。

辉原本是个外向好动的男子,他要去健身,萍萍勉强批准,并跟随看候。可是,娇生惯养的她又怕流汗破坏了脸上的浓妆,只得在一旁抱着大水罐,发大小姐脾气,责怪辉闷坏她。
老板要辉陪客户应酬,萍萍也坚持跟从。可是,她整晚紧绷着脸蛋,把客户赶走了。

因为萍萍的强烈占有,辉完全失去了自己。他三番几次向萍提出分手,看到萍哭得竭斯底里要自杀,心又软了下来。

君君替她担心,如果萍萍还是维持这般贴身司令官的性子,总有一天,再多的泪水,都阻阑不了辉的去路。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