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Tuesday, October 21, 1997

难道纯情已无价?


淑淑是个活泼聪明的女孩,口齿伶俐,交游广阔,相交满天下。

她的衣着也紧紧追随时代的潮流,由於长得高窕苗条,无论短裙长裤露肩露脐,都像个活动模特儿,备受欢迎。
但是,人不可貌相,大家单看她打扮入时的外表,会以为她是个开放的新时代女性。
原来,淑淑的思想,正如她的名字一般,娴淑端庄大方。

生长在一个保守的家庭,从小慈祥的妈妈就向她灌输传统的东方观念,淑淑知道,尽管如何与人交往密切,也总是有一个限度尺寸的。
所以,好动的她出外旅行、露营、或在朋友家过夜、或狂欢夜归,妈妈对淑淑是绝对放心的。
围绕在淑淑身边的异性不少,她也与他们保持适当的距离,一边交往,一边观察,直到她认识了泽,两颗心深深地互相吸引,爱得如痴如醉。
她以为,泽会因为爱她而尊重她,不会强硬侵犯她的身体。
淑淑告诉君君,她一定要把贞操留在新婚之夜,献给至爱的丈夫泽,作为她送给丈夫的最佳结婚礼物。
可是,拍拖相恋的日子一久,泽的要求也越来越多,每次耳鬓斯磨温存之际,泽满腔热情与冲劲,为了不想扫兴,她也退让了许多,唯仍坚持守着最後防线。
不得其门而入的泽,或许是年壮气盛,竟传出在外头胡来的风流砋事。
当淑淑质问他时,泽竟当面直认不讳,他爱上了一个能够与他灵性交流的失婚异族妇人。
曾经山盟海誓今生相爱不移,变了心的泽,狠狠地对淑淑说,彼此之间无性生活的男女关系,只能算是兄妹而已,更要求淑淑以後别再痴缠骚扰他。

淑淑崩溃了,辛辛苦苦坚守的原则,深厚纯真的爱,不只没有被体会尊重,反而输给一个失婚的异族妇人。
万念俱灰之下,不甘心的淑淑一度想要与泽同归於尽,实行「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阻止心爱的泽飞到别个女人的身边。

至爱结婚了,新娘当然已不再是淑淑,既然泽已放弃「最佳结婚礼物」,她又何苦守候?她开始放纵自己,与身边的众男人流连在烟酒色中,完全失去了当年的清纯。

看着淑淑,君君不禁感叹,这年头,难道纯情已无价?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