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Saturday, August 8, 1998

黎明前的黑暗

离开韩国返马後的第三天,就传来该国发生有史以来最严重水灾及土崩的恶讯,我的心为之一震,不禁担忧起一群远在异国的朋友。

还记得,最後两天在汉城时,豪雨倾盆,当地朋友说“你看,连韩国的天也想留住你的脚步呢!”
全球气候已变幻难测,韩国今年经历了最为潮湿的夏天,也不是当地人所熟悉的夏天气候。
白天,猛烈的阳光照得皮肤又黑又红得发痒,夜晚,气温又冷得让我难以置信这是夏天的季节。

从新闻上所见,数天前我曾路过的街道,现已成了湍急的大河....
繁华的首都汉城,近2百人失踪,活埋或丧生,生死不明,且数额不断增长中....
北部两座卫星市,也被泥海淹没,通讯系统全告切断....
金浦(KIMPO)国际机场更是盖上数尺厚泥浆,747客机失控滑出跑道....
拯救灾患的工程艰巨浩大......
对於这片刚离开的国土,我的感触特别深。
想起我在那儿两周日夜相处的朋友,除了韩国友胞之外,还有十多位在大会结束後逗留下来游玩的各国朋友,他们是否都平安无恙?心中十分难过。

这次赴韩出席联合国文教科机构(UNESCO)主办的世界青年工作营,走访韩国大都小镇及岸外离岛,发现该国基本建设都十分完善及先进。

88奥运会一直是韩民的骄傲,因为她是第一个获主办权的亚洲国家。区域经济风暴也让她首当其冲,去年接受了国际货币基金局(IMF)的援助,万物通膨三倍,失业失学率高涨。

韩人民族尊严向来极为强烈,自从IMF入主经济命膊之後,已元气大伤,这场天灾的洗礼,真是雪上加霜。

回头一看,槟州人是幸运的,这儿没有狂潮洪水冲走人命财物,也没有经济崩塌的煎熬。槟州人的日子虽比往日缩紧一些,淹水问题也悬而未解,但,我们依然可以苦中作乐,没有惨绝人缳的悲剧发生,是不是该欣慰、感恩与珍惜呢?

寄福我亲爱的世界青年工作营的各国营友们,为你们祈祷,希望黑暗过後,就是黎明!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