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Monday, March 15, 1999

输家赢家





去年开始采访安华渎职案以来,与同事轮流奔波於槟隆之间,我的感触很深刻。

回到槟州,周围的朋友不断追问本案的案情发展,
「你在庭内,一定看到很多,快说啦!」、「安华变得怎样了?」、「你看,本案的结局会是怎样?」、「谁会赢呢?」......
可以报导的,已即时在本报详实报导;不可以报导的,请恕我尊重高庭的谕令。

更何况,本案的最终赢家输家是谁,实在轮不到记者来下定论。
不过,姑且不论谁是赢家,开审数月以来,我想,现阶段的输家该是负责采访的传媒人员了吧。

为了让读者群众获得最快的高庭审讯现场传真,国内外媒体动员不少,众采访记者的假期被取消、旅行计划无限期押後、甚至连怀孕生子也没有时间。

沉长的聆审时间,首当其冲的就是记者的胃。律师、法官及安华家属都可以在休庭时进餐,反观记者却得趁休庭时报导庭讯,以便赶得及在5时出街的晚报中让读者取得最新案情进展。

从清早6时30分顶到下午4时左右,「神仙肚」也奈不住,我的胃病在首都高庭的这段日子恶化,呕吐、肚胀、呼吸困难....

为安华案而身心疲累团团转的人,当然不只是传媒,还有律师、工作人员、警察部队、军队,连安华夫人也时常在庭内闭目“钓鱼”.....

本案开审期间,高庭附近人潮拥挤,曾发生过数宗失窃案,本报记者林春萍的皮包在高庭门外被扒掉,他乡工作又失窃的心情多不好受。

由於审讯时间难以估计,驾车停泊在庭外的记者,平均一星期会中一次“牛内乾”,庆幸报馆体恤员工辛劳,代还罚票。
在庭外守候的摄记,遇到重要人物出现时,总是以最快速度争抢好方位摄取好镜头。他们往往兼顾得了昂贵的摄影器材,就顾不得自身的安全,偶有受伤擦伤的事件。

本报摄记吴俊雄的眼镜,也在奔跑推挤时折断成2截。
女记者的流行吊带鞋,也因为在庭内被人群踩落,走路恣态变成“半跛半拐”。

曲折的法律诉讼程序,漫长的审讯,把赶时间下稿出版的记者弄得精神紧张,压力激增,体重下跌,内分泌失调,一大把年轻还冒出痘痘呢。

当然,可以进入高庭采访及见证这一场近乎跨世纪的官司案,对於新闻记者来说应该是一项见识、一项学习、一项磨练、一项荣幸、一项挑战。
或许,这难得的经验,该算是最好的收获吧!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