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Wednesday, February 26, 1997

另一种的人财两失

谈起惠惠的生命历程,让人动容得落泪。

君君虽然与她并不十分熟络,对她的际遇,也寄予无限的同情。

中学时期,惠惠就与邻校的立恋爱了。小两口毕业以後,立在一家工厂任职主管,惠惠则在一间商行担任书记,平淡而温馨。

君君在想,如果当初他俩满足於安定的生活,人财两失的悲剧或许是可以避免的。

那时,为了将来有更美好丰裕的日子,立与惠惠商量了之後,决定「比翼双飞」到台湾赚取一笔钱,返马後结婚及开创自己的事业。
初到台湾跳飞机时,立在建筑工场挑梁,惠惠在纺织厂车衣,生活虽挤迫,他俩苦中作乐,相依为命,经过考验的感情一日千里。
在台湾两年,俩人省吃俭用,果然存了一笔钜大的积蓄。就在他俩准备收拾背襄回国时,立在台北一场雨夜交通意外中丧生了。
孤身的惠惠,面对骤变,在异地为立的身後事奔波。

惠惠返马时,闻讯的旧同学们都赶着去接机,当然不是衣锦还乡的盛况,而是一个憔悴的女人,抱着一瓮的骨灰,哭丧着脸回来,令在场者无不心酸同掬一把泪。

比翼双飞去,断羽单身返,惠惠虽已博得成家立业的本钱,却失去了至爱与人生的目标。
爱郎不在了,空有一笔共同奋斗而来钱财,更叫人断肠啊!

休养了几个月,惠惠抹干眼泪,决定重新生活。她利用与立同甘共苦存下的这一笔血泪钱,
投资经营小型生意,半年後,却因为欠缺经验不善管理而血本无归。

可怜的惠惠,郎财两失,对人生抱持着灰色的黯淡,没了希望。

她的梦、她的未来,煞那间都已溶化在浩瀚的泪海中,慢慢沉落海底。
幸好,在她面对人生重重打击时,家人都一直是她心灵支持的力量,推动她,扶持她,使她不致於在失去了爱情及财资後,一无所有。

今天的惠惠,在一家工厂任职,过着当初她不想过的平淡生活。
心,却再也掀不起任何的涟漪....。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