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Saturday, May 3, 1997

对他负责任


每次都听到男人拍胸膛说,我是个负责任的好男人。
第一次,君君听到一位女人说,我必须对他负责任,而且,语气是那般无奈。

彩彩是一名独立的事业女性,却必须对男友煌负责,让人惊讶。
家居砂劳越美里的彩彩,被公司派到槟城分行工作,由於一时之间寻觅不到适合地方落脚,暂时住进了多年笔友煌在槟城的家。
这一小住,竟让彩彩永远都踏不出煌的家门。

自从彩入住後,煌家发生了多次风波及家变,父母先後去世,独生子的煌,举目无亲,顿失依靠。
彩不忍这时刻搬离,就负起了小当家的任务,协助娇生惯养的煌找份工作,也照顾他的衣食住行。
不知什麽时候,他们的纸上友情也复杂起来,莫明其妙地演变成相依为命的感情,彩彩更从客房搬进了煌的睡房,由笔友变同居男女再发展成同床男女。

可是,相处的日子久了,俩人的思想格格不入,口角频生,感情十分不稳定,彩彩也明白,
对煌的这一份感情可不是心中所要的爱情,可是却始终不忍心离开他。
因为,除了受不了外界揶揄她的同居关系之外,心软的彩彩更是放心不下依赖性强的煌。
从叫醒起床、早餐、上班衣着到晚餐上床,洗衣抹地等等,彩彩俨然一位妻子般照顾他。一旦离开了,谁来接替这些任务?

因为责任,让彩彩的婚姻以无奈作为开始。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