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Saturday, December 28, 1996

谁又是谁的手中玩物

她是本邦一名富豪之後代,可惜的是,不是名门正室之後。
妈妈是富豪的第四姨太太,从小到大,爸爸偶尔会出现在家里,但与她见面的时候很少,父女俩谈话的次数更是寥寥屈指可记。

安安在一场上流的豪门宴会中告诉君君,年幼时的她,曾经不只一次无意间瞄到妈妈向年老的爸爸撒娇伸手讨钱的委曲,也看过爸爸发怒打骂妈妈的情景,心灵留下了难以抹灭的阴影。

少女时代,爸爸去世,妈妈和她孤苦无依地在家里痛哭,又没有被认可的名份前往丧家拜祭,幸好,爸爸生前已作好安排,把部份财产放在她的名下。

安安对男人存有特别的不满,她恨男人把妈妈的一生糟蹋了,让她的成长历程涂上污点。

她22岁那年草率地嫁人,嫁给一位远房亲戚介绍的打金匠。可是,当她的独生女5岁时,她以一笔不菲的钱「打发」了这个只爱她的钱财的丈夫。

离婚至今,安安从来没有一份正当稳定的职业。可是,对金钱,她自有一套利赚利的方法,经济状况十分充裕,生活方式也极之奢侈挥霍。

她把独生女送往国外求学,转身周旋在名流社会中,打扮入时,君君亲眼看着她手持大姐大电话大炒股票,财源滚滚而来。

夜晚,单身的她,以浓妆沫艳出现在夜店,握著麦克风高唱流行摇滚乐,买酒邀请在场男士们一起狂欢共饮,尽情忘我。

每隔两周,她就会前往云顶赌场试试手运,有时自己飞车而去,有时乘搭飞机来回。
有时,安安更会邀约不同的男伴,相偕到云顶深山浓雾处浪漫一番。

她对君君表示,男人是手中的玩物,是可以用金钱来控制的傀儡,只有这样才可以平伏那不平衡的成长心态。

她坦承说,眼前的生活方式的确委糜不振,可是,只有当她用钱使唤男人时,她心里才会顺服满意。

安安从不避讳她的身世,正室的儿女们也奈她不何,少有交往,感叹家族怎麽衍生出这样的後代。

自由飞翔、无拘无束的安安,思想观念及生活方式或许不是一般人所能接受的,可是,她自得其乐,逍遥其中,怎是我们旁人所能发言的呢?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